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嗷!傲啊!”又是几声狂叫,撕心裂肺。兵哥此刻身不由已的承受着几乎让他不能忍受的痛苦。

    其实这也怨不得别人,还得怨兵哥自己太信任身上的隐身衣了。这套通体连身的隐身衣虽然号称防水防弹,甚至防刀割。但那只是相对来说。可是这里的海蛇非常的诡异,咬合力巨大。

    本来一条两条也无所谓,但架不住密密麻麻的层出不穷。所以上百条蛇围住了兵哥,一通轮番猛咬下来,兵哥屁股最突出的部位还是中标了。

    甚至连续十几条蛇都咬中了同一个部位。尖尖的毒牙终于是破开了隐身衣,毫不犹豫的刺穿,扎进了兵哥的臀尖。

    “卧槽!老子的屁股!”兵哥晕乎乎的,甚至整个下身酸麻无力。继而又带着一种奇痒巨痛。一会一个变化,一会一种享受。这种享受的滋味可真不是普通人能够遭受的了得。所以即便是兵哥在服食了特殊的疗伤抗毒的红色药片之后,也忍不住大吼出声。

    药效还没有发挥作用,完全身不由己的吼声惊天彻底。少林狮子吼神功发泄,不仅仅震起来层层的巨浪,甚至震得山摇地动。

    恐怖的吼声就像是音波攻击一般的层层荡开,群蛇顿时就被震得四散溃逃。不仅如此,竟然有些小蛇当场就被震死。而没有死的疯狂的向四周爬去,那速度,就像是遇到了天谴一般的只恨自己没有长着四条腿,要不都能站起来跑。

    乍一睁眼,兵哥红红的双瞳瞪的就像个红铃铛一般的,当看到四下溃逃的毒蛇这丫的立刻开始哈哈大笑。

    “你妹的,老子还以为你们不怕死呢,没想到老子仅仅是一声吼,就能送你们上西天!那就再来!”

    “嗷呜——”

    巨大的啸音如同滚滚奔雷一般的向四周扩散。现场顿时再次震死了无数条小蛇。而有那体型巨大的,几米长的,还在不甘的躁动不安的大蛇也开始忍受不了这种疯狂的音波攻击,开始掉头向外蠕动爬行。

    “还不死,真能抗!那就再来!”兵哥恨恨的骂着,再次加大了吼声的力度。药效终于是在体内发挥了作用,甚至兵哥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突然间有使不完的力气。

    乖乖,当时自小腹中涌出来的那股力量,此刻完全变成了另一种力量,被兵哥疯狂的吼了出来。

    本来一下只能是吼几声的少林狮子吼神功,不想此刻竟然能够连着一连吼出来七八声!

    “奶奶的!都去死吧!”兵哥神情大震,突然间他想明白了。是蛇血,还有蛇毒。感情这两样东西对自己都是大补之物,不仅仅毒不死自己,还能增加功力。

    也对,早就听说蛇的年岁越长,那身上可全是宝,如果能够收集起来加以利用,那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补之药。

    蹭蹭蹭,几步走向了大蛇被炸得乱七八糟的前段节,兵哥快速的在一堆血肉模糊的蛇肉中寻找着。

    用手一扒拉,黏糊糊的全是大蛇腹腔内的血液和消化液。这些液体腥臭无比,甚至还带着一股子强酸的味道。但好在隐身衣具有抗酸碱功能,所以兵哥到是无惧。

    一阵翻找,突然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不用说,正是海伢子丢进了蛇嘴里的突击步枪。抓住了,猛地往外一拉。好家伙,那是连着步枪和蛇肠子一起拉了出来,足足能有十几米长。

    步枪是不能用了,上面全是胃酸。但这一拉之下,带出来一个绿油油的就像是个大皮球一般的猪泡一般的东西。

    “好家伙,终于是找到了,但怎么会这么大!”兵哥自言自语的,甚至一把抓住了这个猪泡状的绿色液体包乐的直嗨。

    “这可是蛇胆啊!这条蛇身上最值钱的宝贝东西!”完全不嫌脏的,兵哥伸手撸把了两下,立刻就将背后的背包脱了下来,随即在里面找出了军用水壶。咕隆隆将里面的水全倒了,用军刀将猪泡样的蛇胆挑了个口子,哗啦啦直接就往水壶里面灌。

    好东西,咕隆隆一直灌了一大壶,还剩一小点,兵哥毫不犹豫的对着嘴,直接开喝。

    噗!

    刚入口,奇苦无比,甚至苦的人直打哆嗦。好家伙,这种苦劲头,就算是世界上任何的药物也比不过它。但随即,在一阵哆嗦之后,突然兵哥双眼一阵明亮。而本来由于愤怒充血的双瞳,突然间恢复到了正常的黑亮之色。刹那间,兵哥看周围已经不带任何红红的色彩了,竟然完全恢复了本来山清水秀的模样。

    而只一会,就在兵哥再次奇怪这蛇胆功效快速之际。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屁股不仅仅是不疼了,反而是本来被撕咬的地方已经好了一般的,毫无感觉。

    举目四下看去,效果更甚,原本一双眼只能看到几公里以外的海面位置,可现在一抬头,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大海中间那波澜起伏的海浪,甚至还能透过海浪,看到海浪后面涌过来的浪头。

    “我靠,发了!嗷呜——!”又是一声厉吼,如虎是狼。兵哥只觉得自己的气息就像是源源不断的从心底里面发出,根本就无穷无尽,没完没了!

    嘎嘣一声,就在兵哥吼得起劲的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内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猛然间就好像自己打开了自己心脏内处的某个阻隔之物的一般,心扉猛然间敞亮了好多。更加是力大无比,血流加快。他甚至感觉自己浑身的血管好像也在突然间加粗了一般的,好像是为了要适应自己这样无休止的大喊。

    心脏突然变大了,血流也变大了。血氧浓度增加。全身都是使不完的劲!

    “敏儿,素素,我来了!”嗖!

    兵哥再次大喊,抬腿就向海岸跑去。好家伙,现在的兵哥哪还惧面前密密麻麻的毒蛇。甚至他就这样踩着无数条死蛇的尸体向海崖的方向奔去。

    那速度,完全就像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百米健将冲刺终点的一般,两条腿就像是风火轮一样的上下起伏。过沟过坎如履平地,两米多的壕沟和水洼,一纵身竟然直接跃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