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迅速分析战情,情报说对方是一个不足十人的小分队。并且拥有武装。从传来的卫星画面上可以看到,不仅仅有突击步枪,还有*发射器和火箭筒。初步怀疑是一伙想要占据海岛的雇佣武装。但究竟为谁服务还不明白。所以兵哥决定速战速决,伞降在海岛东侧向西部潜行,突击消灭。

    虽然在伞降的过程中有可能会暴漏,但相隔甚远,步枪和gpr完全不能发挥有效作用。

    直升机摆好了战斗位置,首先干掉了这帮武装小分队的一膄快艇。既然是快艇,就说明他们先是乘坐一膄大船到达这里,事后大船离开他们通过快艇开到了海岛上,留在了这里。

    查找周围海域的大型船只,很明显是一艘及利亚号商船从这里驶过。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船只经过这处海域。

    而及利亚号商船却是奴属于马来的一膄马来籍的万吨巨轮。但背后却是被山姆国一家国际船运公司完全控股。所以说,不用分析,一定是山姆国人在此处投放的侦查小队。

    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占据此岛,在岛上建立观测点,以便随时掌握华夏国航母舰队的最新动态。

    好家伙,位于华夏舰队几百海里的位置都安置了观测点,一时间徐右兵禁不住慎重起来。山姆国来势汹汹,对华夏的昭然野心不拨自漏,必须要提起十二分的警惕。

    直升机在空中很轻松的就干掉了对方的快艇,一阵机炮如雨般的倾泻而下。小小的快艇瞬间被打成了筛子网,随即解体,猛然爆炸。

    敌人立刻发现了这一状况,他们嗷嗷叫着扑了上来。gpr瞬间开火,尾部带着橘红色火焰的肩抗式*升空,但是想要命中这架不知道任何来路,仅仅是军绿色涂装的直升机,下面这十几个人简直太小看直升机驾驶员的水平了。

    这架直升机顿时一个摆尾,在紧急左拐之后迅速逃脱。临走还不忘还击。又是一排机炮扫向这十几名武装分子,竟然当场打死两人。

    “靠,你小子给我们留点!说好了是为我们热身做准备的,结果你都给打死了,真是瞎搞!”不想张强立刻就不愿意了,一拉舷窗,端起自动步枪对着下面就是几个点射。怎可怜位置不佳,风速太大,明显就是放空炮。不仅仅他一个没打中,反而是引来驾驶员一个非常蔑视的眼神。

    “省省吧!立刻伞降!张强,多带点子弹!你小子节省点,别没等干正事,你就把子弹给老子消耗完了!”

    “放心吧老大,我这是校枪呢!真是瞎搞,就打两枪也算是浪费!”张强非常不服的狡辩着,却不想海伢子已经拉开了机舱门,刹那间一股狂风涌了进来,差一点没把张强给吹下直升机!

    “我靠,你娘的海伢子,你作死呢!你给我下去吧!”

    “啊!闹你妹啊!”

    噗通一声,海伢子双手提着一挺非常拉风的*机炮,刚想将一背包*背在背上,可还没来得及,就毫无准备的摔下了直升机。在一声惨叫之后,天空中绽开了一朵白色的伞花。紧随着张强哈哈大笑的纵身一跃,招呼也不打一个的抱起那一大包*就跳了下去。

    “我先来!兵哥,你在海航机场的跳伞可是惊呆了所有的人,这次我先跳。我对跳伞很熟悉!”落素素背上了伞包,非常从容的走到了舱门口,随即非常专业的跳了下去。

    紧接着兵哥一把抱住了赵敏,两人纵身一跃,紧紧相随!而半空中,没想到素素还没有打开降落伞,看到了这一幕,顿时怨的一声冷哼,一拉伞绳,降落伞顿时绽开,挡住了她的视线。

    眼不见心不烦!

    此刻那颗肩抗式*已在半空中自爆,但距离遥远,已与他们毫无影响。直升机迅速拉高,竟然没有再调头,直接大盘旋的回转。

    但不想,等兵哥落地的时间却是非常的诧异。他一直紧紧地抱着赵敏,甚至两人只用了一个降落伞包。但是落地之后兵哥迅速后悔了,太草率了,竟然没有发现张强海伢子还有素素的身影。

    快速的寻找,头顶都是遮天蔽日的大树。密密麻麻的,刚才在海岸,没有遮拦,还能看的清楚,但此刻降落地完全就是密林。而这处密林一看就历史久远,又天然而没有任何人管理。所以大树枝繁叶茂,枝杈林立。不仅仅完全挡住了视线。脚下更是密密麻麻的茅草,深达几尺。不要说找人,自己也被陷入了茅草中,根本就无路可寻。

    突然一声惊恐的大叫入耳,兵哥迅速回头。辨明方向和赵敏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仅仅跑了几十步,兵哥一附身,瞬间抽出了靴子中的m9军匕,伸手一扬,顿时一抹黝黑湛蓝的光刃便向一棵大树树冠的中间位置飞去。

    赵敏诧异的抬头,猛然一股鲜血扑头盖脸的浇了下来,还好,兵哥瞬间伸手一拉,再次将赵敏拉入了怀中。

    扑通一声异响,一个巨大的,简直能有大人胳膊粗细的大树杈便掉落在了赵敏的脚下,赵敏吓得猛然就像树杈踢去。但瞬间再次恐叫。

    “我的天啊!吓死我了,他竟然是活的!这树是活的!”

    “别出声!这是蟒蛇!我砍了它的脑袋。站着别动,我救素素!”

    一抬头,兵哥已经飞身抓住了一根树杈,紧接着胳膊探出,就像是长臂猿一般的几个起落,荡着树杈便腾到了半空中。一把抓住了半空中被吊在大树上的降落伞绳,随即将落素素揽在了怀中:

    “别害怕,我在!”

    “兵哥哥!吓死我了!”

    呼!

    素素死死地抱住了徐右兵,再也不肯撒手。兵哥轻轻地拍了拍素素的后背,直接用*割断了一股伞绳缠到了自己和素素的腰间,将两人绑住,顺势就往下荡去。

    “啊!”素素吓得闭上了眼睛再次大叫。这里离地面足足能有几十米的高度,万一要是摔下去那指定就摔成肉酱了。她可不想死,就算是要死,她也要先嫁给徐右兵!

    满脑子都是死亡的威胁和恐惧。素素被兵哥抱着,一刹那间满眼泪水。算了,死了就死了,还好被他抱着,能和他死在一起,不正是自己的奢望吗?刚才还在妒忌敏儿姐姐,还在想他为什么要抱着敏儿姐姐而不是自己。现在好了,想不到他竟然能够抱着自己一块去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