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没有一身绝艺,他怎敢如此的自大。如不是他身为狼王,又怎么会身怀绝艺!铁血兵王,他们身上挂载的好东西太多了。并且各种都是最顶级的精品!

    瞬间,乱七八糟的想法一起涌到了011号临时指挥员的脑海之中。但顿时他便惊醒了,因为兵哥正看向了他!这刀子一般的目光,刹那间便能刺穿人的周身上下!

    “报,报告首长,我等奉命前来保护首长,迎接首长,我是塔台少校011号值班长,请首长指示!”

    “保护我?谁的命令?”兵哥冷冷的,不怒自威。

    “报告首长吗,是华夏空总罗建华中将的命令,并且将军已在来这里的途中,片刻就到!请指示!”

    “喔,立刻清理跑道,塔台引导747迫降!”兵哥沉沉的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他想不到,刚到华夏,他就要迎接一个最复杂的问题。一个他最不想面对,却又不能不立刻面对的问题!

    空总司令——罗建华,那正是落素素的父亲!也就是自己的又一个准岳父啊!

    “是,首长!不过首长,我现在要宣布一项命令!”011号临时指挥值班长有些胆怯的看向了陈兵,见陈兵微微颔首,这才斗着胆子转身,强势的面对着百十名机场守备士兵们吼道!

    “胡闹,简直就是乱弹琴!现在我宣布罗建华中将的命令!

    第一,陈兵违反指挥权力,并且私自动用武器与调动士兵,现在被依法免除所有职务,立刻羁押等待进一步的审讯!

    第二,所有人都有,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首长和马上降落747所有人员的安全,包括那架飞机!

    现在,立刻执行!清理跑道,迎接专机降落!”

    哗啦啦,军令如山倒。

    命令下达,跟随在一帮行政人员身后的几名塔台警卫们立刻如狼似虎般的冲了过来。上去两个人,一把就拧住了陈兵的胳膊,架起来拖着就向羁押室走去。

    俗话说落了难的凤凰不如鸡,先前这帮警卫们见了陈兵就像是见了猫一般的,想躲都来不及,可现在不一样了,你无权无势的,并且成了阶下囚,我们还怕你干啥。

    再说,我们执行的可是军令,就算你们家大势大,难不成还会为难我们几个小警卫吗?

    “等等,将他留下,就在这里!”兵哥突然转身,淡淡的拦住了羁押陈兵的几名警卫。说实话,他很佩服这个家伙。

    都说好汉一怒为红颜,他为了落素素,能够挺身走险,说明这家伙也算个汉子。再说,两人之间的底火,说白了究竟是因为什么,兵哥事后多少也明白了一点。所以他才毅然的接受了赵誉刚对自己的处理,毅然的离开了狼牙特战队,甚至带走了赵敏。

    那次陈兵发射*向自己射击,多有测试*性能的原因,其实完全属于实弹对射的实验。只是这家伙到现在还被蒙在骨子里。兵哥有心化解这个矛盾。所以他有必要留下这个家伙!

    只是现在,他不需要解释。让他留下来,那是因为兵哥并不想走出跑道之外。他再次回到华夏不是叙旧游玩的,并且事情紧急,耽误不得。所以,兵哥只想在这里,马上乘机而去。

    跑道在瞬间就被清理干净,除了一辆早已扭曲变形,甚至看起来就像是被一辆重卡撞过了的小吉普之外,其他的车辆尽管有些玻璃破碎,但其他地方都是好的。所以一声令下,立刻就开出了跑道之外。

    而百十名士兵迅速的在外界散开,投入警卫状态,他们此刻早已离开了中心位置,相距徐右兵能有百米开外。

    天空中,先是出现了数架战斗机的身影,近了,完全看清是执行任务归来的歼二十。他们迎着机场高空盘旋,紧跟着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甚至尾翼还不住的向外冒着浓烟,终于开始迫降。

    那正是伤痕累累的747皇家专机!

    不过尽管浓烟滚滚,但飞机开的很稳,近了,起落架顺利地打开。依照惯性滑行,轰然落地。巨大的冲击力带起来一阵飓风。747经过身前,虽然相隔百米的距离,但狂风依旧将人吹得睁不开眼睛。

    轰!

    气压舱门打开,巨大的充气气垫滑道直接从十几米高的舱门处铺垫开来,机内人员开始快速的向外滑出。

    第一个冲出来的就是落素素,她嚎叫着,大声的呼唤着徐右兵的名字,那一句句的兵哥哥,直叫的人心内发酸,惶惶然。

    “素素,你们还好吧,我在这里!”兵哥抬头招手,大步的向前迎去。

    “徐右兵!你吓死我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这个混蛋,你知道吗?素素都吓哭了,要不是我们一直死命的拉着,她绝对会跟着你跳下去!”赵敏一脸寒霜,上来对着徐右兵就是一脚。但踢到了一半,却又堪堪的急忙收回。因为落素素竟然一个飞扑,完全不顾一切的扑到了徐右兵的怀中,那满脸的泪痕,好像是受了无尽的委屈。

    呜呜呜呜呜!

    后面红白色涂装的消防车立刻开了过来,等待机组和随行人员全部安全的出舱之后,立刻开始向747进行灭火喷射。

    无尽的泡沫顿时覆盖了整个747,随后就是巨大的水柱。犹如滔天巨浪一般的,掩盖了这架尊贵的皇室专机。

    “落素素,真的是你,真的是你,素素,我是陈兵啊,我是!”

    美美的被徐右兵抱在了怀里的落素素,正在享受着这种难得的温馨时刻。突然,一句很不好的,非常不和谐的声音讨好般的传进了自己的耳中。诧异的转身,一个无比猥琐的男子,甚至前胸都是血的邋遢模样,就那样傻呆呆的站起来,向自己这边蹒跚而来。

    “素素,你不认识我了?你不认识我了吗?你还记得吗,当时在华北航空,我们见过一面的,我当时去航空学院找你,你忘记了吗,我还请你吃过一顿饭,只是你只吃了一个冰激凌!”

    陈兵快速的解释着,他甚至忘记了此刻他的前胸正火辣辣的痛,甚至连呼吸都很困难。但是一眼看到了落素素,他好像突然间就不痛了,并且说话语气出奇的利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