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嘶——

    现场鸦雀无声,突然间就连发动机也莫名的熄火了。

    只有陈兵在苦苦的支撑着,他现在已经被方向盘死死地抵在了座位上,几乎没有一丝可以移动的余地。甚至他相信,面前这个杀神,如果再加一把劲的话,那一定会顶碎自己的胸骨。

    但,那又如何!男子汉大丈夫,绝不能在情敌面前低头!我是陈兵!陈家大少,他还敢真杀了我不成!

    “徐右兵,你不要狂妄,你一定会死的,相信你死的会比我还惨!徐右兵,你就等待着接受我陈家排山倒海的怒火吧!”

    突然,陈兵动了,被紧紧的挤在了座位上,此刻他才感觉到了自己小砸炮的存在。屁股后面硌得慌,原来那把九二式,慌乱之中一把没抓住,竟然掉在了座位上面。

    艹!

    身子不能动,但手还能动。陈兵瞬间伸手向后,一把抓起了自己的九二式,抬起来对着徐右兵就是一枪!

    哐!

    “啊!噗!”

    一枪击出,陈兵死死地撑着自己的身子,他甚至咬着牙,面上露出了无比兴奋的模样。可那丝诡异的笑容在脸上还没等结束,顿时他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向自己的前胸袭来。

    嘭的一声炸响,紧接着迷彩小吉普内就弥漫出一股*的味道。

    气囊炸开,顿时便把陈兵震了个五迷三道。他是一口气没有喘上来,到是一口血猛地就喷了出来。

    那颗子弹不仅仅没能打中徐右兵,为他报仇雪恨。甚至兵哥再次加力,收掌成拳,一拳狠狠地砸在了防撞梁上。本已歪曲的防撞梁顿时再次向内弯曲,直接顶住了早已移位了的发动机,进而再次冲击方向盘,造成了气囊弹开。

    一口血猛地喷出,此刻的陈兵浑浑噩噩,早已没有了先前的霸气。这一气囊被顶的,没有当场晕了那完全是因为不是在高速行驶中。

    还好,还好,还留有一口气。

    “小子,出来!”看着陈兵这个熊样,徐右兵大踏步的转到前门,一把拉开了车门。紧接着强势的双手一搬,竟然就像是大力钳一般的,生生的搬开了早已移位的方向盘,随即他很不客气的拽下了死猪一般的陈兵,哐当一声便掼在了地上!

    “啊!”

    啪嗒——

    陈兵斜斜的就被掼在了坚硬的沥青地面上,毫无形象的瘫倒在地。

    这时后面的士兵们才发现,他们的指挥官原来这么惨。整个前胸一片血渍,甚至嘴角也挂着血渍。甚至呼吸间,就连鼻孔里都往外冒着血泡。

    “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吧!”

    兵哥傲然的看着瘫软在地的陈兵,此刻眼神中完全是蔑视和嘲笑。按照刚才的愤恨程度,兵哥真想一脚踢死这丫的。但兵哥留了一手,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提到了落素素。

    不管好与坏,不管真与假。这家伙既然提到了落素素,并且说出了落素素是他的未婚妻,那么最起码说明,他们陈家和罗家关系不错,甚至可以推测出为两代世交。

    如果不然,罗家绝不可能答应将落素素嫁给这个陈兵。所以,兵哥为了罗家考虑,为了以后罗家在陈家面前能有个说法,所以留了一手,而不是直接取了这小子的性命。

    相信这小子现在做的这一切,早已够他、还有他身后的陈家喝一壶的了。并且他实在是太差了,根本就不配成为自己的对手。修理这样的人,兵哥毫无兴趣。

    “你不要狂妄,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不要忘了,我的背后还有整个陈家。得罪了我陈兵,哪怕就是你现在一脚踢死我,我也不怕!呵呵,徐右兵,来吧!ome,杀了我!

    有胆子你就杀了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陈兵的嘴角不住地往外冒着血泡,脸色苍白。但依旧声嘶力竭的怒吼着,只是可怜的,此刻他的吼声就像猫一般的弱小。甚至断断续续的,完全没有了威慑的力量。但这家伙此刻依旧是强忍着,半个身子从地上撑起来,依旧绝不服输的挑衅着。

    他要寻死,并且要再次的激怒徐右兵。他知道,自己和他之间的实力相差的太大了,甚至完全没有可比性。狼王终究是华夏的狼王,虽然自己以前并不相信那么多夸张的传说。但,那只是因为自己没有亲眼看见过。

    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真正见识了兵哥的力量和神奇之后,此刻的陈兵反而是淡定了。

    不就是个死吗,自己死了才会造成更大的怒火。他相信,陈家是绝对不能接受自己死亡的下场的。如果自己现在要是再次惹怒了这个杀神,如果他真的一怒之下杀了自己,那他也绝对逃脱不了陈家的滔天震怒。

    爷爷不是吃素的,以爷爷对自己的疼爱。他绝对不会卖任何人的面子,绝对会为自己报仇雪恨。

    “哼,我弄不死你,那我完全可以一命换一命!徐右兵,你再强大又能怎么样,你真要是杀了我的话,那就得给我抵命。不管你身后站着的是谁,哪怕就是赵誉刚,他也保不了你。”

    兵哥眉头紧皱,一把将这家伙掼在了地上,难不成一下子将这傻熊的脑袋给摔坏了不成!

    艹!

    真是个奇葩!

    决定不理会这个家伙,兵哥转身看去。这时011号临时指挥员才缓过了神来。

    我的天哪,这是个什么人,刚才仅仅是一掌,就将自己拍飞了,那得多大的力气啊!

    不敢想,简直是不敢想。

    不过刚才听到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他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个人并不是卡拉哈迪的首相大人,他竟然是华夏的狼王!

    狼王啊!兵王之王,华夏的兵魂!

    怪不得他拥有着如此恐怖的身手,怪不得他能够从天而降,却又毫发无伤。如果他是狼王的话,那一切都可以解释通了。

    细细的打量着徐右兵,果不其然,在他的肩膀双侧挂有吊环,而腰间也有护锁。显而易见,他并不是就这样狂妄的纵身跃下了飞机,而是因为他挂着护锁,有着依托,所以才敢从天而降。

    但,哪怕就是这样,给一般的人也没有这种胆量。更可怕的是他在百米的高空中才打开了滑翔伞,并且还在密集的弹雨下弃伞降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