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首长小心!”呼啦啦气喘吁吁的011号临时指挥长刚好冲了过来。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头就向兵哥扑去,他要救下徐右兵,可不能让他被车撞死了!

    上级发过来的照片他看的清楚无比,此人就是那个首相大人,要来华夏访问的首相大人。要救他,一定要救下他!011号临时指挥员此刻脑子里已经来不及考虑任何事情,他只要能够救下他,相信自己这帮人的罪责就会减轻。

    “添乱!”

    呼的一摆手,011号还没能冲过来,已经被兵哥一掌震飞。紧接着,兵哥一个马步站定,电光火石之间,再次双掌平推,就这样向迷彩小吉普推去。

    “我靠,他以为他是谁!能双臂撼动山脉吗?”

    “修真小说看多了吧,整一个脑残!”

    “嘘,别说话,你看!”

    啊!

    飞升了!

    ——不,是众人再次石化了!

    这可是一辆军用吉普车,并且是最新式的,类似于悍马一般的粗狂军吉。只是他比悍马小了一圈,但马力却强悍无比,油门踩到最大,速度十秒内可以达到一百,就这样直直撞上去的话,不要说是一个人,哪怕对面就是一辆轻卡,也会被瞬间撞飞!

    但,眼前的一切却完全颠覆了普通人对这辆军吉的概念。

    卧槽!

    先是前挡风呼啦啦的一声爆裂成了无数的碎片,紧接着巨大的前防撞梁弯曲变形,再接着就是车门防撞梁开始弯曲,a柱移位。

    轰轰轰——

    然而,车内的陈兵依然不为所动,此刻这家伙完全的疯狂了,他一边猛加油门,一边歇斯底里的咒骂着。

    “我要碾死你,碾死你就像是碾死个臭虫一般的容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老子从燕京塔台被贬到了这里。我就算是压死你,你有能耐我何!

    徐右兵,你太狂妄了,你抢走了我的一切,你身上的光环,掩埋了我们所有人所做的一切努力。是,你是狼牙,你是狼王,华夏的兵王,华夏之魂。可那又怎么样,要不是赵誉刚力挺你,要不是华夏狼牙特战队需要竖立一个狼王的英雄,那会轮到你这个臭虫一般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为所欲为!

    所以我要压死你!

    你这个完全没人性,不知道报恩的臭虫。你不仅仅不报答赵誉刚,反而是玷污了人家的孙女。可这也就罢了,但是你为什么要抢我的老婆?

    徐右兵,我一定要让你死。一定要!

    你抢了我的老婆,我但凡还是个男人,这口气我就忍不了,永远也忍不了!”

    啊!

    身后一排惊呼声!

    他竟然是兵王!

    华夏狼王!

    铁血兵王!

    啊!

    他竟然玷污了首长的孙女,还抢了陈兵的老婆。

    卧槽!

    这可能吗?

    后面百十来个士兵面面相觑,他们完全不相信陈兵所说的话。

    无奈,华夏狼王,在战士们的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铁血狼牙,那是所有士兵们的偶像。他,怎么能够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呢。

    不相信,肯定不相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兵哥仰头大笑!

    “你污蔑我!我何时玷污了赵誉刚首长的孙女,我与赵敏正大光明,更有许向东首长亲自为我们做媒。小子,你不要信口雌黄!”

    “我信口雌黄,我污蔑你!徐右兵,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你敢说,你没有和赵敏那个(荡)妇行苟且之事!你们敢说你们之间是清白的!你们!

    啊!”

    兵哥大怒,这小子真是找死,他竟敢在自己的面前当场辱骂赵敏。是,他说的是真的,自己和赵敏早就突破了实际上的恋爱关系,甚至是赵敏主动将自己拉进她的房间的。可那又怎么样,他与赵敏两小无猜,自从进狼牙特战队的那一天,徐右兵就认为赵敏是他以后的媳妇,这个任何人都不能改变!

    他们一起训练,一起战斗,甚至一起吃住,不是一家人,却胜似一家人。自己和赵敏即使发生了超出了情侣之间的关系,进入了实质性的阶段,可那又怎么样!

    猛地一加劲,兵哥竟然推着迷彩小吉普,生生的前进数步。本已经车型弯曲了的小吉普,顿时又向里被挤压进去了数分。很显然,就连发动机都移位了。足以可见,兵哥这恼怒的一推,威力不下万斤。

    此刻的迷彩小吉普,前防撞大梁早就被顶了进去,不仅仅是前防撞大梁,就连车门防撞梁和a柱也早已变形。发动机移位,造成了前车头顿时被挤进了驾驶室,方向盘移位,紧紧地顶在了陈兵的前胸,让他不得不疼的大吼出声。

    “两人相爱,情到深处自然浓!你不是男人吗,就算是我们突破了实质,那又如何!”

    “哈哈哈,好,说得好。你和赵敏那个(荡)妇爱怎么地就怎么地,这和我没关系。但是你为什么还要抢我的老婆,为什么?

    徐右兵,男*不可夺,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我和你不共戴天,你以为我死了吗!”陈兵脸部扭曲,整个面容都狰狞的变形了,他恨不得立刻碾死这个臭虫一般的家伙,自己不仅仅与他有着夺妻之恨,这家伙更是毁我前程,甚至是连带了整个陈家!

    今天,有你没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哈哈哈,我看你完全是昏了头了。你叫什么,我和你有夺妻之恨。小子,你也太抬举你自己了吧!

    大家都看看,他说我抢他老婆,但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我又何来抢他老婆一说!”兵哥实在感觉无奈,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家伙是谁自己都不认识,何来抢他媳妇一说。

    “你敢争辩!徐右兵,你不仅仅抢了我的未婚妻罗素素,你更是毁我前程!我就是陈兵,燕京塔台的指挥官!当初你和赵敏驾驶着海鹰,你做过什么!你敢否认吗?”

    “你是陈兵?燕京塔台的指挥官,原来当初是你!就在我身负重伤,敏儿驾驶战机要带我回80总院手术之时,竟然是你下达命令发射地对空*,要将我从高空炸下来?

    好你个王八蛋!我徐右兵为了祖国,为了人民出生如此,身负重伤,仅仅剩下了一口气,你不仅不为我导航,还要炸死我。我终于是找到你了!

    你们说,我该不该杀了他!”

    顷刻间,兵哥怒从心起。终于是想起来,想起来敏儿当时对自己的承诺,哪怕就是机撞塔台,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爬升,在一万八千英尺的距离,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化为连理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