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博雄猛然间惊醒,他非常不相信的看向老罗。老罗的狠辣是出了名的,身为一名总司令,要没有点狠辣的手段和宁愿破釜沉舟的霸气,那如何带兵!

    “老罗,你,你敢!”

    “叫唤个你娘那个头!老杨头,别在老子面前装这个大尾巴狼。你想什么呢,啊,想什么呢,亏我老罗这么多年以来还把你当兄弟!

    我呸!杨博雄,你看低了我姓罗的!”老罗头虎着脸转身就走。相交这么多年的战友,兄弟,知己,想不到在关键的时候会这么想自己。

    奶奶那个头的!

    老罗委屈啊!

    你家闺女死皮不要脸的黏上了人家的孙女婿,你是个什么感觉。此刻的老罗在这间办公室内是一分钟都不想呆了。不仅仅是丢人,更是被多年来的好兄弟误解。都这么大岁数了,眼看着黄土都要埋到脖子了。可到好,这帮人没一个在关键时刻能够理解自己的!

    心灰意冷!

    “你他娘的给老子站住!这里有谁发脾气的,还有你小子发脾气跺脚的。你甩脸子给谁看呢!我赵誉刚还没死呢!

    走,回家去,回家甩给你家老爷子看去,别在老子这里甩脸子!”

    赵誉刚哗啦一下一把就将自己大班台上的文件、本子还有墨水全都呼啦到了地上,老赵头是真生气了。

    那墨水还开着盖,丢溜溜的一下子被甩出来,直接洒了邓立华一身,而就站在邓立华旁边的魏长义是连动也不敢动一下,当然也跟着沾了不少便宜。

    娘哎!

    赵誉刚发火了,那能把天桶个窟窿。这两小子顿时就是噤若寒蝉。别说此刻还敢随便乱动一下,那就连大气都不敢喘。两人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就像个木头假人一样的纹丝不动。好像那墨水根本就没洒到两人笔挺的少将制服上一般的,挺如标枪。

    而就在此刻,远在三千公里之外的华夏海航空指中心内。陈兵那小子眼珠子都红了。

    虽然他很想一炮就轰了徐右兵,轰了那架专机。但他却需要找一个借口,一个理由非常充足的借口。甚至他知道,哪怕他的理由再充足,事后也会受到严厉的惩处,但是陈兵顾不上那些了,这家伙此刻的眼中只有仇恨。我轰了你又如何,反正身后有陈家罩着,大不了老子脱了这身衣服不穿,老子转业去地方。

    哼!徐右兵,你又能奈我何!到那时你已经死了,但老子却依旧还活着。只要我活着,就会过得比你好!

    滴滴滴,滴滴滴滴!

    “呼叫海航指挥中心,我是卡拉哈迪皇室专机,我请求在你们机场降落,我航空燃油已经到达警戒值。我请求降落?我是机长落素素,我的空勤编号为华夏空g0778,属于华北航空,请你们马上核实,我需要降落,十分钟之后!”

    忽的一把扯过来011号导航员的耳麦,陈兵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张嘴就问:“你说什么?”

    “重复,重复,我们的航空燃油已经到达警戒值,有可能是油箱泄露,我们最多还能坚持一个小时,已经不能抵达燕京,所以我决定在你们机场降落。”落素素紧皱着眉头,焦急的解释着。

    油表指示仪器迅速下降,情况很不正常。所以她必须做出降落的决定,尽管这里只是海航机场,但也必须降落,做进一步的检查。

    “不,我是说你的身份,你是谁?你重复一遍!”陈兵直接忽略了什么油箱泄漏不泄露的,麻痹的,你泄露和我有个毛线的关系,你就是现在一点油也没有了,掉海里又怎么样,难道我能拿个油桶飞到半空中为你再加上点燃油。呵呵!

    是,华夏是有空中加油机,但那可不是给你们用的,并且空中加油机,也不能对747加油。

    “重复,我是落素素。我是华夏华北航空公司的落素素!”落素素已经虎起了脸。自己已经报了名号,并且报了自己的空勤编号。只要他们输入内网一查,立刻就会显示出自己的身份。但明显他们没有,到现在都没有。这严重的违反规定,甚至一切都不对劲。但是为什么不对劲,落素素却一时很难说上来。

    难道说华夏有人不想让兵哥回来?或者说,兵哥此番的回归,会打乱很多人的计划?

    “素素,发生了什么,请打开驾驶舱,我们需要进去!”耳麦中传来了徐右兵严厉的声音,他已经醒了!

    呼!

    无奈直接按下了舱门,兵哥立刻走了进来,后面紧跟着一脸怒色的赵敏。两名副驾驶一看,急忙退出了驾驶室,徐右兵和赵敏立刻很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兵哥,我们被拒绝入境,并且我正联系他们需要在海航机场降落,因为我发现油箱出了问题,很可能是燃油泄漏。”

    “燃油泄漏?怪不得你们一直在空中兜圈子,这都兜了能有大半个小时了。他们为什么拒绝我们入境?”

    “暂时还不知道具体原因,他们的回复是他们没有接到上级的命令,所以不能私自放我们入境。并且也无法核实我们专机的身份,所以拒绝我们入境。敏儿姐姐,你电话联系的怎么样了,打通了吗?”落素素快速的解释着,并且焦急的看向了赵敏。

    而赵敏无奈的摇头,真是奇怪了,以前邓立华的电话一打就通,最不济办公室的电话也应该接通,可是到现在为止,她都打了不下二十多遍了,愣是无人接听。

    而魏长义的也是,本来落素素还不想打给魏长义的。因为只要打给了魏长义,他立刻就会告诉自己的爷爷。但实在是迫于无奈,赵敏最后还是拨了魏长义的电话,但依旧无人接听。

    “我怀疑他们正在开会。魏叔叔和邓叔叔的电话都无人接听,并且邓叔叔办公室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那就是联系不上了?素素,我们还能坚持多久?”徐右兵虎着脸,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还能坚持一个小时吧,不过这是最保守的估计。但如果渗漏加剧的话,很有可能我们只能坚持半个小时!”落素素为难的回复着,她知道,油箱出了问题,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本来这架皇室专机身上就有好几个弹孔,那都是高射机枪打的。这混蛋,当初拿这架皇室专机当战斗机用,不被人家当场砸下来那都是好的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