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猛然间陈兵一下子就想起了这个卡拉哈迪,想起了徐右兵。别人不知道,那是因为绝对的保密性。并且平常人的身份不足以知道什么是徐右兵,徐右兵是干什么的。但是陈兵对徐右兵这三个字,简直是太敏感了。

    他说这个弹丸般的小国家在自己的脑袋里怎么就这么的熟悉呢。但一刹那间却是怎么想都想不出来了。而现在明白了——

    尼玛的,原来竟然是他!

    就是那个把自己害成了今天这般惨烈程度的徐右兵。这个混蛋,他怎么也不死。对呀,他不是被踢出狼牙了吗,他不是一怒之下去了山姆国了吗。听说后来竟然成了雇佣军,自己带兵在卡拉哈迪组织了一个雇佣兵团,转而抛弃了赵敏,那个老赵家不成器的、不知道丢脸的闺女,一下子竟然傍上了一个黑鬼女王。

    哈哈哈,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谁也没钻进谁的肚皮里瞧一瞧。想当初老赵家那个没皮脸的小公主简直对他是死心塌地的好啊,甚至传出来还主动的献身。这下可好,人家不仅仅一脚把她踢了,还找了个黑鬼女王。

    老赵家的脸面,算是被这家伙完全当成了鞋底子踩了,那是不留任何情面。

    想赵誉刚那个老东西,那个老顽固,终究也有今天,陈兵顿时感觉自己的心中爽的简直就要乐翻天了。打脸啊,不用别人打你老赵的脸,你自己的宝贝孙女就把你老脸打的啪啪响。

    我让你不依不饶,非要处分我,一点情面也不讲。那是一撸到底啊!

    得了,今个也有我陈兵吐口浊气的一天。徐右兵,你落在我手上,看我不弄死你!老子今个要不生吞活剥了你,老子就不姓陈!原来老子惹不起你,那是因为你身边还有一个赵敏护着,你上面还有一个老赵头为你撑腰!

    可你现在仅仅是个雇佣兵的头子,就敢自称王室人员,还踏马的首相!呵呵,陈兵乐了。雇佣兵,那是绝对不允许进入华夏的,你要敢非法闯入的话,我这下可是有完全的理由轰了你!

    陈兵可是陈家第三代的佼佼者,并且几年前就成了领军人物,要不也不会当时主管华夏第一塔台——燕京机场塔台。可不想,只因为遇到了徐右兵和赵敏,差一点就引发了他们两个机撞塔台的严重惨案。

    但,就是那样,当时的一场空对地和地对空的惨烈对抗打击,也让陈兵丢够了脸。甚至连带着,让他把自己陈家的脸面,一并都丢光了。

    而那时候,自己的父亲正与杨博旭争夺一名中将实职。可不想,就因为自己的失误,不仅仅让父亲失去了那次的争夺机会,还把他自身的一次美好姻缘给葬送了。

    当时陈家可是华夏军界名望十足的大家庭,可以说一门三代全在军中任职,而两代都是将军,就是他这个空军中校,离晋升大校也仅仅只有一步之遥。

    所以陈家决定于罗家联姻。罗家更是华夏军中的雄鹰,罗老将军那是开国元勋,其子罗司令正担任华夏空军司令。他有一女,名叫罗素素,但自小脾气挺拗,而且非常的自强。自打高中毕业后便自行参军,完全没和家里商量,自己就投身进入了部队中,甚至和家里的关系并不好。

    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听说罗素素长的非常美,那简直可以说与京城的第一美女赵敏不相上下。所以得到了这个消息,陈兵立刻就急了,当时就央求着自己的爷爷亲自到罗家提亲。陈兵想的是,我娶不到京城第一美女,赵誉刚家的宝贝孙女,但我娶了罗素素没问题吧。

    怎么说也是门当户对,更是要比不知羞耻的赵敏要好上几百倍。哼,你赵敏再美又如何,名誉早就被徐右兵给糟蹋尽了。但是罗素素可不同,虽然有点拗,可是大家族出身的娇娇女,谁又能没点拗脾气呢。

    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而又觉得门当户对,所以陈老爷子一听自己的宝贝大孙子竟然想成亲,选择的还是自己老战友罗老司令家的宝贝孙女。当时就乐的合不上嘴里。

    老啦,老啦,又退居二线。最想的就是抱个重孙子。但,更想的是怎么维持住老陈家永远不倒的威势和声望。想不到啊,孙子都替自己考虑到了,如果陈家和罗家联姻的话,恐怕就是当时身为副总长的赵誉刚,都将不得不再次思量一下陈罗两家的重要性。

    所以为了能够促进这桩婚事,为了能够一次性求婚成功。陈老将军也是完全放下了脸皮,完全放下了身段,亲自赶到罗老将军的小楼内,天天与之下棋聊天,天天陪着老罗打牌喝小酒。那不仅仅是要重新拾起两人老战友之间的感情,更重要的是要抱得孙媳妇归啊!

    再一次的感情投入,终于得没有白费。不想,再一次恰当的时机。老陈头提起了这件事,而老罗头竟然非常慎重的答应了!

    得了,成了!

    成了!老罗头亲口答应的事!陈家立刻送上说亲四大件。

    两条特(供)中华、两**三十年窖藏茅台、两斤上好的武夷山大红袍、一刀五层五花肉。

    但不想,就要等着与人家美女罗素素见面的时候了。突然陈兵出事了!并且是出了大事了。他严重违反塔台规定,私自动用不该动用的,引起了严重的后果。

    紧接着,隔离审查,等待处置。陈家立刻开始上下打点。随后就连罗家也被陈家哀求着出面,一同求情。终于是落得个被贬华南航空指挥塔台这样的尴尬位置。

    而随后,不想罗家立刻将陈家送的四大件原封不动的退回了。意思很明白,这门亲事,吹了!

    尼玛的,人都没有见上一面,就吹了。

    所以是新账老账一起算,陈兵恨徐右兵恨得牙痒痒,那就是自己离不开华夏,不能随意的出入卡拉哈迪,如果可能的话,陈兵只想自己亲自组织一个兵团,去到卡拉哈迪,和徐右兵决一死战。这样的深仇大恨,陈兵忍不了。而是个男人,又怎么能够忍受得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