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杯伏特加下肚,兵哥面色微红。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悲入愁肠愁更愁!

    他想的太多了,一时间竟然微微的睡去。

    而他完全不知道,近乡情怯。此刻在这架飞机上,唯一没有入睡的人只有落素素。

    素素偷偷地起身,看了一眼躺在自己身边已然沉沉睡了过去的赵敏,她小心的走出了卧室舱。

    兵哥不在房间睡觉,那一定就在外面的座椅上。被赵敏怒怂,想必他的心情不会太好。落素素判断的没错,一出门就见歪倒在航空靠椅上的徐右兵。

    慢慢的靠近,一身酒气。轻轻地将一床毛毯盖在了兵哥的身上,落素素歪着脑地,静静的注视着安睡的他。

    浓浓的眉毛,虎虎的样子,即便是睡着了,也英气勃发,一身霸气。想必,这就是王者的风范吧。他即便是睡着了,也是一个让人不敢妄动一下的睡老虎。你看他不时地眼皮动几下,那就像随时要睁开眼睛吃人的一头大老虎。

    就这样坐在了兵哥的身边,落素素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就那样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满满的,心里都是幸福。

    到了,马上就要到了。卡拉哈迪距离华夏只有十几个小时的航程。现在已经飞了六个小时了。这是皇家专机,不需要转航。而身为一名空军驾驶员出身的落素素,更是知道,恐怕不需要再飞多久,飞机就需要呼叫华夏塔台,发送需要入境的请求了。

    而果不其然,就在她呆呆的看着徐右兵这张英气勃发、虎虎的双眼之时,她身上的步话机突然传来了机长塔下的请求声。

    “呼叫部长大人,我们距离华夏领空已不足三十万码,我们需要请求入境飞行,请指示!”

    “我立刻到驾驶舱,请打开舱门,由我来与华夏塔台联系!”落素素急忙按下步话机回话,她不能吵醒徐右兵,因为她舍不得。他难得能够好好地睡一会,就让他借着这一丝酒劲,安然的入睡吧。

    落素素快速的起身,轻轻地向驾驶舱疾步走去。而等依旧朦胧的兵哥微微的睁眼之时,鼻子里只能闻到一丝香风。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身上的毛毯,兵哥转而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他知道,只会是落素素帮自己披上的,在这里,敏儿不会这么做。

    随即依旧安心的睡去,再次闭上了眼睛,脑海中都是落素素甜甜的身影。

    走入了驾驶舱的落素素,立刻替换了副驾驶的位置。在这架皇室专机内,有三名飞行员,塔下即是皇室侍卫长,又是机长。而他的身旁,还有三个位置,有一名可以随时替换的副机长,还有一名副驾驶。另一个空位,就被替换下来的副机长坐了。

    “呼叫塔台,我是卡拉哈迪皇室专机,747-1号专机!我应华夏国邀请出访华夏,我需要你们的领航!我是机长落素素,我的空勤编号为华夏空g0778!”

    “收到,我是华夏海航空中预警指挥引导中心,我是华南航空指挥塔台。g0778,你的编号是华夏民航华北航空。请问你为什么会在来访的卡拉哈迪皇室专机上执行机长的使命!”

    “这我也需要告诉你吗?我需要你们的领航,请回话!”落素素俏脸微寒,好一个不懂规矩的塔台导航。一点保密守则也不懂。该问的问,不该问的绝对不问,该看的看,不该看的给都不看。简直是白学了!

    而塔台一阵忙碌,雷达显示,在距离华夏领空28万码的高空云层之外,距离地面三万英尺的位置处,正有一架波音747皇家航班向华夏领空驶来。但是奇怪的是,这架波音747明显是改装过的。机身机翼处竟然有改装挂载*舱的痕迹,并且机头位置,明显有机关炮的炮管伸出。

    指挥员不敢怠慢,对方既然连线塔台,并且说明身份,还是皇家专机,那一定就是皇室人员,说不上还是来出访华夏的贵宾。他需要立刻向指挥长进行汇报,以下达747可以进入华夏领空的命令,并且进行飞行引导。

    “呼叫指挥长,呼叫指挥长,我是值班指挥员011号导航员。我接到外机连线,有卡拉哈迪皇室专机747-1号专机想要驶入我华夏领空,请指示!”

    “卡拉哈迪皇室专机?有入境许可吗?”一个三十七八岁的指挥长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剪着自己的手指甲。他听到了指挥导航员的询问,立刻便公事公办的回了一句,随后忍不住小声的嘟噜着:

    什么卡拉哈迪皇室专机,真踏马的扯淡,听都没听说过,苍蝇屎般大小的一个蚂蚁般的小国家,也敢称皇室专机,真是自不量力。

    哎,想不到我陈兵如今混到了这般地步,妈的都混到最前沿做个塔台的指挥长了。好端端的中校没了,现在都降为少校了。但好在自己处于的这处塔台非常的特别,简直可以说是华夏华南最前哨的位置。

    这处塔台不仅仅是民用调度使用,更是军方的第一对空前哨,这样的特殊位置,还稍好能耗藉慰一下陈兵被贬以后糟乱的心情。

    麻的,一个小小的弹丸小国家,穷的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还敢成立个皇家。又是来华夏寻求支持的,要资金要物资的。这种弹丸小国,打着一国皇室的旗号天天飞来华夏的航班多了去了,陈兵哪有那个闲工夫重视他们。

    但他却没有想到,此刻正处于三万英尺高空中的皇室专机上,距离他还有28万码的高空之外,飞机上乘坐着的皇室贵宾,正是他的老朋友——徐右兵!

    若是没有徐右兵,他又怎么会被发配到这个破地方做个小小的指挥长。要不是因为他得罪了徐右兵,想必此刻的陈兵,已然肩抗两杠四星,是一名准大校了。

    “报告指挥长,他们没有入境许可的备案。并且我已经搜索到他们飞机携带*的可能,并且显示,他们机头下放安装有六管机关炮的发射炮口!”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这他娘的就是个伪皇家专机!皇家专机怎可能携带*,还装有机关炮!

    立刻命令预警指挥引导机升空侦查,命令歼二十升空保护我国领空的尊严不受践踏,时刻准备执行特殊命令!

    同时,给我立刻命令塔台机关、空勤,地勤以及后勤人员迅速进入临战警戒状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