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编,你继续给我编。素素,我对你怎么样,你也好意思!好,你就这样对我,那我回到了华夏我就去找罗将军,我看他怎么向我解释!”

    “啊,不,敏姐姐,都是我不好,都是素素不好,敏姐姐,你!”落素素突然就慌了,她是很任性,并且一直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甚至在见到了徐右兵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更何况落素素和赵敏从小时候到现在,那关系好的简直是不能再好了。她见到了徐右兵第一眼的时候,心中突然就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她也想找这么一个厉害的男人。

    他太出色了,太威武了,简直就是个英雄。不,他是超人他会飞!

    当落素素在飞机的舷窗上看到了趴在机翼上的徐右兵的一刹那间,她就被这个男人吸引了,继而当她看到徐右兵被气流吹走,差一点就掉下飞机的时候,她的心立刻就提到了嗓子眼里了。

    当时的情形太可怕了,甚至他只被一根细细的钢索吊着,就像个风筝一般的在机翼后面乱扑腾。如果自己不救他,等待的,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于是落素素毅然的钻进了起落架,甚至将自己绑在一根捆绑货物用的扎带上,她就要去救他。而当她与王志军齐心协力的时候,几乎是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的时候,终于是将徐右兵救回了机舱的时候,落素素却早已经迷失了自己。

    她对他完全的情动,情不自禁。更何况后来又一起经历了种种出生入死的险恶情节。还有卡拉哈迪的沙漠之行。如果不是他,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早已经没有了落素素。

    “敏儿,你要干什么?”

    兵哥一直隐忍着,他知道瞒不住了,甚至一开始兵哥就没想要隐瞒赵敏什么。他和落素素的确是两情相悦,甚至一同几历生死。但不想,赵敏竟然对落素素有这么大的抵触情绪。

    “啧啧啧,你是心疼了还是怎么了,我这才只是说了两句,你就心疼了!徐右兵,好!你能耐哦,那我赵敏就不说了!”

    “不,敏姐姐,你跟我来!”落素素一下子就急了,她满脸焦急的拖着赵敏,直接就向飞机的卧室舱走去。

    “敏姐姐,他是个超人,就像你给我讲的那个故事”关上了门,落素素和盘托出。

    此刻的徐右兵头痛不已,两个女人进了卧室舱,完全将门关了起来,任何人都不让进。兵哥过去拉了一把,没拉开,又很不顾及形象的将耳朵贴在了门上听了听。

    但奢华无比的皇家“空军一号”国王专机,单独设计出来的卧室舱密封严密,又怎么会有声音传出来呢。甚至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了会被人偷听的事宜,所以,怎么会不考虑隔音的设计呢。

    无奈的转身,徐右兵干脆不管了,他一屁股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随即看了张强和海伢子一眼。

    “现在我宣布一下任务!”

    蹭,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一般,张强一个正身就坐直了自己的身子。而本来还佝偻着腰,装作对外事不关心,一直在看美女画报的海伢子也立刻坐正了自己的身子,两眼紧紧地盯着徐右兵。

    “我是头狼!”

    “报告首长,我是山狼!”张强低沉而有力的回答着!

    “报告首长,我是海狼!”海伢子挺胸收腹,可是一不小心,藏在肚皮里的水晶球立刻就滚了出来,但他依旧挺胸坐正着自己的身躯,一动不动。

    “他娘的,敢偷老子的水晶球!这可是珍品,一个水晶球价值最少也要一万!哪来的,说!”

    “报告首长,水晶大吊灯上摘的,是强哥摘得,我要来玩的!”海伢子赶紧把张强给供了出来。没办法,在兵哥面前不说实话,那会死的很惨。再说好朋友就是用来出卖的,出卖张强义不容辞。

    “报告首长,海伢子说的没错,但我在摘之前可是和他商量过的,他望得风,我动的手!”就是临死也要把海伢子拖下水,法不责众,多一个承担的责任的,那就少受到一点处罚,这道理张强门清。再说了,海伢子可是兵哥的关门大弟子,就算是处罚,兵哥也得舍得。

    还有,不就是摘了个球吗,怕个毛线。哪怕一个价值一万又如何,就算是价值百万,恐怕兵哥也只是瞪着眼吓唬吓唬他俩而已。

    果不其然,兵哥瞪着一双虎眼,板着脸,可没一会的时间,兵哥自己就乐了。

    “我说你们两个没出息的东西,不就是几个水晶球吗,这种的不值钱,没看见大柱子上雕的龙吗,那龙眼珠子可都是大钻石。张强啊张强,你踏马的偷东西都不会偷,这玩意最不值钱你却当成宝贝嘎达了。得了,我对你们可算是完全的失去了信心!

    没希望啊,没救了,做贼都不会,我白教你们了!”

    噗!

    这几句话可算是太雷人了,咋地了,兵哥难道嫌弃两人偷的东西价值太低。我丫丫个呸的,早知道老子说什么也要拿军刀割下来一块柱子皮啊,那玩意可是纯金的

    “报告首长,我看见了,看见那几条龙的大眼珠子了,但是我不忍心下手。要知道那可都是好东西啊。再说皇宫是你的,我偷啥也不能挖龙的眼睛啊,那不是挑你眼吗?”

    “呸,山狼,看把你能耐的!还有,从现在开始就没有首长一说。老子不做首长好多年了,我是你们哪门子的首长。我就是你们的老大,叫老大!”

    “是,首长,老大!”

    “卧槽,你欠揍不是!”啪的一声,兵哥很不客气的一大耳巴子呼在了张强的脑瓜子上,这个清脆的声音,立刻传遍了整个机舱。

    不过此刻机舱内哪还有一个服务和机组成员。这间机舱是特殊开辟出来的,机组人员都在另几个机舱内,没有招呼,是绝对不敢私自闯进来的。

    “啊!老大,你干嘛打我不打海伢子啊!”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大耳巴子呼在了张强的脑门上,兵哥猛地虎眼一瞪!“海伢子?什么海伢子,这里只有海狼,纪律都忘了,你踏马还是不是一名合格的特种兵!”

    “报告老大,这里只有山狼,没有什么兵不兵的!山狼见过老大,请老大吩咐!”

    “啧啧啧,不打学不会啊,好小子,有进步,再赏一个”

    啪!又是一个大耳巴子拍在了张强的脑门上,不过这次可是兵哥赏给张强的奖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