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咳咳,我没担当?我没担当是谁当初非要聘任你为教官的!”聘任徐右兵为海航学院海军陆战队特种教官的事确实是海伢子当初不顾一切,力排众议所做出来的决定。此刻说起来徐右兵还真无法反驳。要说兵哥当时刚回烟海市的处境那是再悲惨不过了。被通缉,被追杀,仇家遍地,就连德川一郎也来捣乱。要不是有庞大孩的帮助,其实兵哥很难掩饰住自己的身份。在那种时候,他想要不被逮起来关起来的话,恐怕只能是再次给狼牙特战队打电话。但那完全是违背纪律的,甚至不被接受。要知道狼牙特战队有铁的纪律,复员了就是复员了,除非再次被启用,否则终生都不能因私和部队联系。这不仅仅是为了保密,也是因为对他们一些特殊权力的剥夺。试想,一个狼王本身就能力极强,而要是动不动再借用狼牙特战队特殊的权利在社会上生活的话,势必会给当地很多部门造成极大地负担。但这是后话,暂且不说。而在庞大孩今天又提起了这档子事之后,兵哥立刻便虎下了脸:“好,庞大孩,老子就还你这个人情!你记住了,老子不飞你的战舰,老子直接飞华夏!”一小时后,兵哥一个电话便把早已转业复员到了烟海置业安保大队的海伢子和张强叫了过来。这两个人可是兵哥一进海航学院就亲自教出来的兵,而海伢子的身手更是强悍,在水中,他就是一头凶猛的鲨鱼,就连*都敢斗一斗。张强的身手也不赖,但水下功夫就比海伢子差得远了。但兵哥有一个海伢子就足够了,叫张强,另有安排。这两家伙被带到皇宫大厅等待着接见,两人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金碧辉煌的王宫。好家伙,可算是长见识了。都说王宫奢华无比,就连墙壁都是金子和玉石做的。此刻看得两个人简直是眼花缭乱。豪华的大宫殿啊,尼玛连柱子都是纯金的,一直到顶,能有七八米的高度,这得用多少黄金啊!“你看你看,这就是传说中的纯水晶大吊灯吧,卧槽,这么大的大家伙,那不得上亿一个!”海伢子直接就傻眼了,指着头顶几个巨大的吊灯,看着那璀璨的光芒,眼神都开始迷离了起来。“我说,要不咱偷着弄个水晶球下来玩玩。好家伙,你数数,我是数不清了,我刚才数到了一百八十七,被你一句话打断了,又得重新开始数。我怎么看这里也得有几千个水晶球”张强狠狠地瞪了一眼海伢子,那架势,赤果果的全是贪婪!“你说啥玩意,偷着摘个水晶球下来玩玩?我去,别说我鄙视你张强,这里的东西可都是咱老大的。你用偷?你直接和他要一个不就得了!”“嘿嘿嘿,你说的也对,一会咱就要一个。哎呀不对呀我说海伢子。尼玛我们一张嘴就和老大要个水晶球,尼玛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弃丢人呢。你给我让开!”张强说着哧溜一声向旁边一闪,就像一道影子一般的直接蹿上了鎏金的大柱子,随即一伸手,呼啦一下便向一串水晶球摘去。好家伙,这台巨大的水晶大吊灯足足能有九层高,上面琳琅满目的吊的全都是水晶。什么水晶链子、水晶条,水晶做的玻璃片,而最多的就是水晶球,一个个像拳头和鸡蛋大小的,被水晶链子串起来就那样吊在半空中,是被张强一把,立刻就拽下来七八个。“卧槽!快接着啊,千万别砸地上,砸地上可就毁了!”呼啦啦,就在海伢子毫无准备的时候,不想一条水晶链子已经被张强给扯下来了,直直的就向海伢子的脑门砸去。慌得海伢子立刻是跳着脚就开始接,同时赶紧回头观望。“尼玛!你要是被发现了,你这”嘘——!“你没听侍卫说吗,这是内殿。滚你丫的,连侍卫都进不来,谁能发现咱两在这偷个球!”“卧槽你可别害我,给给给,一个破玻璃蛋子有啥好玩的,你都留着吧!你这家伙什么都偷,你出去了可别说认识我,我可跟着你丢不起这人!”海伢子非常不屑的一伸手就把他接住的水晶链子丢给了此刻已经落地的张强,那眼神里面,满满的全都是蔑视。“哈哈哈,这可不叫偷,这叫拿,拿自己老大的东西怎么能叫偷。你啊你,你就是个棒槌,还玻璃蛋子,你过来看,玻璃蛋子往墙上一照能有七八个影。我说你就是小村庄出来的没见识。我告诉你,只有水晶反射出去的光,才会在墙上投射出七彩的斑斓,无数个光影!”“啧啧啧,你还别说,那行,这些给我,这些你自己拿着!”海伢子顿时大眼瞪得溜圆,看着反射到墙面的无数光影,这才意识到,这些漂亮的玻璃球还真是些宝贝啊!打完电话的徐右兵又返回了众女们待着的房间,他需要给她们一个解释,一个他不得不再次离开她们,需要回华夏一趟的解释。兵哥在接起了庞大孩电话的时候,他就有一个非常强烈的预感,他知道,他不得不再一次的离开她们。强作笑脸,兵哥非常随意的坐在了赵敏的身边,紧随着一把就将韩小艺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他抚摸着韩小艺的秀发,这才看向了诸位美女们。“钱伯伯生气了,没办法,我需要回去亲自向他老人家解释一次!还有,我和庞大孩签署了一个协议,我就必须回去一趟。小艺,还有小雪,请你们放心,我这次回去就会向钱伯伯讲明一切,我绝对不会让小雪再受任何一点委屈,还有我们需要华夏大量的金钱和人力以及技术的支持。不过这次回去的时间很短,我就不带你们一起了。因为刚比加尔军事基地的建立,马上就要实施,所以我必须要在几天之内赶回来。所以你们就在家等着我的好消息吧!”“你要向华夏要钱?还要要人?你的意思还要向他们要技术?他们、他们会给我们吗?”兵哥想要立刻回到华夏的借口找的很充分,现场没有任何一位美女怀疑他,也只有瓦纳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和华夏要钱,要人,还要技术,凭什么呀。在瓦纳看来,没有好处的事情,就算徐右兵来自华夏,他出身华夏,那华夏也不可能完全无条件的支持卡拉哈迪。因为现在毕竟是属于两国事物,他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