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声怒喝,威严至极。吓得小艺立刻就将手中的电话交给了徐右兵:

    “找你!哼,从来就不知道要好好说话!我再也不给他打电话了!”

    小艺嘟噜着小嘴,非常不满的看着徐右兵。但在看到兵哥手中抓起的电话之时,她就好像直接看到了自己父亲那异常严厉的脸色一样的难受。

    想象中他总是两道浓浓的大眉毛,一双眼睛瞪得能有老虎大。两颗眼睛看人就像是两把利剑一般的直接能看到人的心里去。在父亲面前,你别想有任何小秘密,别想隐瞒任何东西。

    还有,他那盯着人就不动了的模样,陡然就会让人生出一种巨大的压抑感觉。哼,在外面当官当惯了,回家也摆威风,这其实是韩小艺最不喜欢钱木槿的地方。

    其实她怎能知道,身为一名省委书记,钱木槿的那一身威严早已深入了骨子里。即便是钱木槿刻意的压抑着,在韩小艺前努力地收敛着自己的一身官威。但他常年说话慢吞吞一句能说上十秒钟的架势,那是他即便想要隐藏也隐藏不了的。

    “钱伯伯您好,我是右兵!”

    “哼!瞎胡闹!徐右兵,我问你,你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要陪着小艺和小雪瞎胡闹,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还知不知道现在华夏已经有二十多万人进入了卡拉哈迪,他们的安危,他们的工作,他们的吃穿住行,徐右兵,你都安排好了吗?”

    呃!

    徐右兵顿时满头黑线,虽然在想象中,钱木槿给他的感觉特别的正直,甚至是特别的和蔼。在兵哥的印象中,钱书记和自己说话,那总是慢言细语的,哪有这么严厉。

    还记得在烟海站前街的时候,钱木槿在徐右兵心中的形象是特别高大的。他和蔼的样子,可亲的面容,甚至让老邻居们都以为看到的是——想当年老革命家的到来!

    他体恤民众,一心为民的清廉形象,他那难得糊涂而又果断干脆的装糊涂,只一个默默地点头,便换来了刀刺(城)管混孩子王金贵一生的命运转折。

    他给徐右兵的印象太多了,更是从没有使用这样的腔调和徐右兵说过话。可今天,他的严厉,即便是通过电话,也能让兵哥感觉到。甚至一刹那间,兵哥只觉得电话那端的钱老头,此刻那满面严厉的模样,就差要跳着脚拿起自己办公桌上的戒尺来敲打自己了。

    “伯父,右兵记得,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您放心,不仅仅是烟海置业过来的员工们,就是烟海市其他企业过来的员工,还有所有从华夏赶过来帮助卡拉哈迪建设的朋友们,我们都已经安排好了。

    这里有唐奎亲自负责,他下面还有罗雯大队长负责各处安置人员的安全审查问题。请伯父放心,一定不会出现任何差错。若是但凡有任何一点差错,那就请伯父您拿我试问!”徐右兵忐忑的,甚至是组织着自己的语言,他第一次不敢再使用轻松地语气和钱木槿说话。

    这次对话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和首长汇报工作一般的严肃,严肃的他甚至是收起了自己漫不经心的表情和动作,禁不住连自己的坐姿都规矩起来。

    “你负责,你负什么责任,你现在是卡拉哈迪的首相大人,正儿八经的正国际干部,你比我还要高两级,你负责。徐右兵,我问你,你能负责的了吗?

    要是万一出事,那就是重大(外)(交)事故,我问你,你怎么和华夏方面交代,你又以什么身份和华夏方面交代。还一个卫生部长,一个警察总署的署长。你能耐了啊!

    卡拉哈迪成你自己家的了,你怎么不把你三姑六婆,七兄八弟全都招到卡拉哈迪,让他们人人负责一个部门,那你就是那里世袭的土皇帝!”

    “呃!这个!这”

    一顿训斥,徐右兵顿时满头暴汗!

    是啊,我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兄弟们全都收拢了,全都弄到王府里面来。这边封着王爷爵爷,那边封着公主嫔妃呢。

    “这个,那个,徐右兵,你警醒吧!还有,我问你,你究竟有几个脑袋,难道山姆国完全成了你的练武场了吗?你能耐了,能耐大了,地球都要容不下你了,我看你是要上天啊!你不把天搅个窟窿,谁知道你还是个弼马温?”

    “我,我不是!我为什么要取得真经!钱伯伯,我不怕,在这个世界上,我既然决定了的事情,那就会不惧怕任何人。什么山姆国,什么威尔逊。哼!只要敢挑衅我的底线,我绝对不会和他客气。”兵哥突然间火冒三丈。怎么的,老子去山姆国闹腾了一回你们就不愿意了。我徐右兵是打着你们的旗号了,还是报出你们的家门了。

    老子现在和你们华夏没有任何关系,好好的说话怎么都行,想要呛着来,那可别怪我徐右兵不客气。

    还有,这个电话很奇怪,明显的钱木槿话里话外都有另一种意思在里面。徐右兵顿时眉头紧锁,难道华夏另有深意?

    但,兵哥却是不知。此刻的山姆国在华夏周边搞了很多小动作。甚至他们的战机直接飞跃12海里以内,更有甚者有几次竟然飞临了华夏沿海的上空。在受到华夏多次警告之后不仅仅不撤离,并且有如无视,继续纵深飞行。要不是我沿海战机立刻升空与之对持的话,那华夏的威严何存。

    而事后,这帮王八蛋竟然直接来了一句,一不小心飞过界了!

    尼玛的,一不小心你就飞过界了,你咋不一头撞死呢。你咋不一头扎进海里呢。

    而就在今天上午,山姆国的航母舰队突然驶临华夏沿海,庞大的航母战斗群,紧紧地沿着靠近华夏的经济水道前行,甚至于华夏战舰相距不到五百米的距离。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更是赤果果的耀武扬威。华夏立刻对山姆国的这种做法提出了严重的抗议,严重的声明。

    可兵哥并不知道,这一切其实就是山姆国搞得诡计。徐右兵和庞大孩达成了同意华夏在刚比加尔海岛驻军建立军事基地的要求,立刻就把山姆国气的背朝天。这口气说什么他们也不能忍。他们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滋扰,再生事端。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