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美奈子,我不是在真的怀疑你,我只是有些不解!”陈晓雅一下子就扑到了栏杆前,她后悔的无以复加,可怎奈此刻的美奈子已经是跳了下去。

    “右兵!”但随即,陈晓雅再次惊叫出声。她看到了,看得清清楚楚,徐右兵竟然也纵身跳了下去。

    决绝,如此的决绝!

    他竟然可以为了这个女人,也纵身赴死!

    嗖——

    陈晓雅一条腿已经迈过了围栏,但却被赵敏和急忙冲了过来的弗兰克一把给抓住了。

    “你们放开我,让我去死好了,右兵都跳下去了,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我要下去陪他,哪怕是天荒地老,赴黄泉!”

    “不要啊!小雅姐你是不是傻,难道你真的看不见吗?”急忙赶过来的韩小艺也一把抓住了陈晓雅的胳膊,不住的晃荡着。而此刻韩小雪已经开始叫人,开始呼叫皇城守卫。

    慢慢的睁开眼睛,顺着那个声音的诱导,美奈子非常恐惧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怎么一点都不会痛呢?为什么要这么晕,晃晃的,好像就被勒在半空中!

    我这是在哪,难道枉死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枉死?柰子,岛国也有这样的说法吗?那么柰子信什么,柰子认为这个世间真有地狱和阴魂鬼怪一说吗?”

    “啊,主人,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你抱着柰子!柰子好幸福,好幸福!”美奈子在见到了徐右兵第一眼的时间内就惊呆了。

    怎么会这样,明明自己是跳下了城楼的啊,那一定会摔死的。但是为什么现在却会被他抱住,紧紧地拥在怀中。

    喔,这种感觉很温馨,好温暖,久违了的感觉,一直都是自己最渴望,最希翼的。但却不想,会在死后才会得到。

    “不,主人,难道是我感动了上天吗,可是你不应该过来陪柰子。因为你还有你的国家,你的理想。不,主人,是柰子愚蠢,害了主人,连累了主人。我知道,是你陪着我一起跳了下来的是吗?

    可难道这里就是阴间,这就是死后的感觉吗?我们却漂浮在半空中,难道我们要永远的漂浮在这里吗?主人,原谅柰子的愚蠢,原谅柰子的无知,主”

    “不,柰子,你知道吗,当你纵身一跃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我徐右兵这一生中注定要珍惜的女人!柰子,我郑重的告诉你,你是我的女人,你只是痴情,而不是傻。我不知道我能够给你什么,或者说我现在给你的,那本来就应该属于你的,你本来就是德川江户家族唯一的继承人,甚至不仅仅是名义上的。

    柰子,这一切,都应该是你应得的。而我,只是加速了你应得的发展历程而已。

    我的柰子,如果你真的爱我,喜欢我,那就不要称呼我为主人,你应该叫我右兵,或者徐右兵,而不是主人,因为我从不把柰子当成是自己的女仆!”

    “可是主人,柰子的心能够给你看吗?会不会我掏出来的时候,再次死了。我不要,我不要再离开主人。但是主人就是德川江户家族真正的家主啊!

    您更是觐天剑阁的神使大人,要知道,柰子属于德川幕府,属于江户幕府。两大幕府到今天的集结,才拥有了德川江户家族。

    但是等级森严的法则柰子是绝对不敢违背的,这是家训,更是祖训。哪怕主人您现在把一切的权利都交于柰子执掌,但柰子在您面前也是您的女人,那就是您的仆人。柰子会侍奉您一生一世,甚至生生世世。

    主人,柰子爱你,但却不敢违背祖训,因为这样的话,柰子会被驱逐出德川江户家族的,更可能被投进血池遭受万龙嗜血。

    柰子不想死的那么惨,更不想被那些恐怖的毒蛇咬的体无完肤。主人,柰子是你的,难道你舍得柰子违背家族训令吗?你舍得让柰子投身血池,祭奠祖训?”

    呼!

    徐右兵狠狠地拍了拍自己脑袋,他感觉自己彻底的败了。都说华夏人如果忠诚起来那才是任何人都无法抗衡的,但不想岛国人也是如此的固执。想必千年来留在他们骨子里面的那种封建残余思想,想要一时间彻底的将其根除,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啊。

    更何况是德川江户家族这样在岛国拥有着无上权力,等级森严的上层皇权家族。我的天,想要说动她,那简直要命啊!

    “柰子,算了,你爱叫我什么就什么吧,但是现在我们应该下去了,而不是继续吊在这里。柰子,你误会了,其实陈晓雅的逼问,也有在我面前责怪的意思,她并不完全是针对你,你明白吗柰子。

    再说,我都没有发话,你竟然就敢跳下城墙,柰子,你知罪吗?”

    “啊!不是,不是主人讨厌柰子了吗,甚至用那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柰子。主人,柰子不能解释,也不会解释,柰子只能是向你证明,只要我死了,就不会有任何图谋,就绝对不会害了主人。主人,柰子是不是做错了!”

    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柰子突然满面通红。自己竟然没有死,还就这样被他抱在怀里。而上面,还有下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人。

    天啊!

    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都在看着自己和主人,看着主人将自己抱在怀里,就这样被一条细细的钢索挂在城墙外。“原来我没死,主人,是你救了柰子吗?我的天啊,我知道了,那是钢索!”

    “愚蠢!柰子,我用什么眼神看你了,什么时候!我怀疑过柰子吗?我既然说过你是我的,那就绝对不会怀疑柰子。柰子,你知道什么是主人的女人吗,你明白这个含义吗?”

    “啊!柰子不明白!主人,难道刚才不是在怀疑柰子吗,那样的眼神,凌厉的,疑惑的,看着柰子!”

    “我的天啊!你这个傻瓜,我实在是没法改变你的思想了。我刚才狠狠地瞪了你一眼,只是因为你不知道为自己辩解,不知道怎么去反驳陈晓雅的话。柰子,你不是精明的吗,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愚蠢了。柰子,你连德川江户财团都能够管理的有条不紊,你怎么就不能看懂我的一个眼神呢?

    还有,你怎么就不知道为自己辩解呢?你知道吗,柰子,你有时候太单纯了,单纯的,直接能够打败所有的人!这太可怕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