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狠狠的咬了咬牙,兵哥决定拼了。他气聚丹田,集成一束,猛地一声长啸。

    就如同尖锐的哨音一般的,长啸直接冲着查尔斯-维科贝尔的面门射去。此音如剑,又胜过利剑。兵哥所学的武功杂乱斑驳,那是从张院长那里搜集了无数的小册子,几乎每一本都有涉猎。他之所以能够聚集起来内气一般的东西,其实还是从硬练铁布衫开始的。

    正所谓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兵哥这身皮肉练的是刀枪不入,剑刺不穿。但一口内气也在征服了岛国的大太阳号时恰有小成。而如今,又经过德川江户家族和小笠原诸家族世代的功夫机密沁润,可以说他这一声长啸,绝不亚于震撼的音波炮。

    啊!

    只听一声沉闷的惨叫,就像是一头老棕熊突然被爆菊了一般的恐怖,一声简直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的怒吼传来,紧接着兵哥就感觉自己被一股漫天的大力丢了出去。

    哐当一声,兵哥浑浑噩噩的撞在了天花板上,瞬间又跌落在地。还没等他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就被一只大脚踩中了胸脯。

    这一脚,力重千斤,顿时就传来一阵连续不断的嘎巴之声。那是骨骼承受不住大力的压迫,关节周围韧带的咯嘣声。

    惨烈的痛,顿时自前胸传来,兵哥只觉得一脚就要被这家伙踩晕了。甚至他感觉自己就要废了,整个身子都动弹不得。腰部往上几乎没了知觉,就像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一样,完全没有了感觉。

    不会的,绝不会!

    兵哥大惊失色,难不成自己的脊椎竟然被这家伙一脚给踩断了?要是如此,自己下半辈子可就算是瘫痪了,那就要在轮椅上趴一生了。

    恐怖、震惊,但更多的却是不信。还有满满的不甘!

    明明是自己先发出了狮子吼,明明是自己占据了主动,可为什么,到头来受重伤的却是自己。兵哥很想转身就爬起来,拿着铁血再给这家伙一刀,一刀宰了他。

    但这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因为两人之间的差距简直是太大了。仅仅是在体格和力量面前,自己就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但,就在这时,踩着兵哥的一只大脚却是主动的挪开了,而紧随着又是一声巨吼,随即兵哥便感觉自己的脸上有湿乎乎的东西落在上面。伸手一摸,乌黑鲜红。

    尼玛的,腥臭无比。

    这是什么?

    一抬头,兵哥差一点没吓傻了。

    可怕的查尔斯-维科贝尔,半张脸都没了,露出了整个颧骨。颧骨高高的凸起来,而上面正挂着半张面皮儿,并且在面皮的中间,还耷拉着一个黑乎乎的肉球儿。

    卧槽,这形象,分明是一只眼珠子。

    难不成,自己刚才的一声大吼,竟然生生的把这家伙的眼珠子给吼出来了。

    哗啦一声,兵哥一个弹跳转身站起,他仔细地闪到一旁,打量着凶残至极的查尔斯-维科贝尔。

    果不其然,自己一口气堪比利剑,竟然剥开了他的半张脸,而这家伙狂躁的一拉之下,没有把自己的脸皮扯下来,反而是连带着自己右眼眶的眼珠子一起扯掉了。

    卧槽,这还是人吗,他得有多么的凶残。他对自己都这么残忍,那么对待他的敌人呢?

    嗷!

    又是一声长啸,犹如猛虎一般的威猛凄厉。只见查尔斯-维科贝尔再次一把伸手扯着自己的面皮,竟然不顾一切的扯掉了自己的半张脸,连带着他那颗眼珠子一起,扯下来后,被他完全无所顾忌的向后丢去。

    吧嗒一声,正好贴在了墙上。而此刻,他已经没了眼珠子的右眼眶子里面,突然涌出了血红色褐红的血液。

    “我说过,我要杀了你,你在哪,在哪?你不要躲避,我要杀了你,我要将你*。我儿子戴维是怎么死的,我就要让你怎么死,我要让你死的比我的儿子还要难看,还要惨不忍睹!

    我的儿啊,父亲我给你报仇来啦!报仇!”

    “兵哥快跑,他现在看不见,眼神经全毁了,看来左眼也看不见,快啊,快躲开!”唐奎在后面狂叫,但不想一下子就暴露了目标。

    而这声吼,听在此刻身受重伤的查尔斯-维科贝尔心中却是格外的清晰。这家伙猛地回头,竟然一把就将唐奎抓了起来,随即向墙上摔去。

    呼隆——呼隆隆!

    “唐奎!”兵哥目赤崩裂,心痛的大吼。

    眼见着唐奎一下子就被摔晕了,这家伙此刻就像是个瘫软的螃蟹一样的,缩成了一团跌在了地上,明显动也不动一下。

    “奶奶的,老子在这,有本事你过来!你来啊!”

    哐哐哐——

    大皮靴踩着地,一步步的向兵哥逼近。仅剩的左眼能够看到面前一个很模糊的轮廓。只是这家伙太小了,小的可怜,都不值得自己出手。他就像蟑螂一样的引不起自己的兴趣,但他却杀了自己的儿子戴维。

    “你这个蟑螂,矮小的,丑陋的,侏儒一般的家伙,去死吧!”突然,查尔斯-维科贝尔猛地跳了起来,他再次抬起了自己的大脚,在下降的过程中快速的向兵哥踢去。

    这恐怖的大脚,看起来绝对不亚于一个大扁铲。兵哥是真的不相信,这家伙怎么能够在瞬间,就能让自己的身体膨胀几倍,瞬间变得这样大。

    这简直太令人无法思议了。

    完全超出了科学的范畴!

    但现在却不是考虑这个情况的时间,因为庞大的脚丫子已经带着一股无比腥臭的脚臭之气,向他踩来,就像要碾死个蚂蚁一般的要把自己碾死。

    我呸!

    丫丫个呸的,以为老子怕了你!

    老子就算是有一百个死法,也不能憋屈的被你一脚给踩死了,这要是传出去了,死了都丢不起这个人!

    兵哥疯了一般的转身就跑,那速度,简直就像是一道光!

    但是没想到,他快,那只大脚来的更快。他从天而降,彷如泰山压顶一般的,让人颤栗而不能逃避。

    砰砰砰

    就像是踢足球的一般的,兵哥被这家伙追赶着,狂踢着,踢得满屋子乱滚。尽管是兵哥运足了力气,将金钟罩铁布衫的神功运用到了极致,可不想,在这么大的撞击力度之下,那也是他不能够忍受的,顿时便感觉身受重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