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哼!不用你手下留情,我和你之间没关系,不要扯到我的义父!”威廉竟然俯身直接捡起了自己的匕首。他本就没想到自己能够一刀杀了这个老混蛋,刚才只是下意识的阻止了他的一刀四斩,其实他在为兵哥能够看清这家伙的招式做战前的演示。

    而他知道真正的杀招在后方。

    兵哥的右手已经高高的扬起,不知什么时间已然铁血在手。

    铁血在手,顿时杀气倍增。

    威廉向后一撤,兵哥手中的铁血立刻就向查尔斯-维科贝尔的胸前狠狠地刺去。

    生死对战,没有仁慈一说。贻误杀机,那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

    狠狠的一刀,带着无尽的破空之声,犹如匹练,斩破了空气,也斩开了查尔斯-维科贝尔的防守。

    嘶!

    好厉害的杀气!

    手中的战刀立刻顶上前,就听当啷一声脆响,火花四溅!

    小瞧了,本以为自己一刀就能将这家伙狠狠刺来的当胸一刀震荡开来,但却没想到,他力大惊人,看是一个没多少力气的普通之人,却不想一刀之下竟然震得自己手腕生疼。

    咬着牙,莫名的撇了撇嘴,只一招,查尔斯-维科贝尔就知道自己的虎口被震裂了。

    而再看兵哥这边,竟然连退数步,蹭蹭蹭的直退了三步才稳住了身形。但是不想就在查尔斯-维科贝尔还没来得及收刀回防之际,这边威廉一刀又劈了过来。

    “混蛋,你们不讲原则!”查尔斯-维科贝尔气的破口大骂。

    而这边兵哥又是一刀劈来,完全不给他任何的喘息的机会。这一刀兵哥用足了力气,直向查尔斯-维科贝尔的头盖骨砍去。左右配合,玩也要玩死他。徐右兵和威廉快速的对视了一眼,两人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湛蓝色的铁血m9军匕闪烁着诱人的幽冥之光,只要出鞘,绝没有不见血的道理。这把刀,跟随着兵哥杀敌无数,从南美,一直到南非,从格陵兰再到罗斯海,跟随着兵哥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全球,所杀之人更是犹如过江之鳞。其本身一亮相便带着无尽的杀气,刀身上下缠绕着无数的亡灵怨恨之怒,平常之人只瞧上一眼便会胆颤心寒,更不要说要他杀人了。

    而眼下虽然面对着的是山姆国三角洲部队的二代掌舵人,但是它是遇强则强,更加彰显出了其本身作为名刃的不凡。一刀辟出,整个刀身都发出一种嗡嗡的呜鸣,带动着周边的空气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气旋。就如鬼哭狼嚎一般的袭向查尔斯-维科贝尔,仿佛不住的在说:

    受死吧!

    臣服吧!

    拿命来!

    刺啷,锵!

    又是一声金铁交集的声音传来,m9再次与查尔斯-维科贝尔的战刀相撞。这一撞之下,查尔斯-维科贝尔身形再也没能稳住,竟然斜刺里就向外飞去。

    哇!

    噗——

    一口鲜血还没等喷出来,这边威廉的军匕又跟了上来。

    噗嗤——

    一声衣衫撕裂的声音传来,威廉一刀刺穿了查尔斯-维科贝尔的将校服,军匕从他的左肋刺进,背后穿出。

    徐右兵和威廉快速的对视了一眼,两人相互配合,想不到仅此一招便使查尔斯-维科贝尔受伤。哼,还是高看他了,他即便是三角洲特种部队的第二代掌舵人又如何,还不是肉胎凡身,一个等着挨宰的货色。

    “杀!”

    嗖嗖嗖——

    刀气旋转,突然改变了方向,徐右兵和威廉心意相通。两人并没有趁着查尔斯-维科贝尔受伤合力将他当场斩杀,却是转身突然扑向了周围一排持枪警戒的三角洲特战士兵们。

    想要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要不先除去了这帮累赘,那就要时刻提防着被人背后来一枪。兵哥和威廉可不傻,此刻不借机除去这帮自以为是的家伙,更待何时。

    噗噗噗,连续三刀,地上倒下了三具尸体,而这边兵哥狠狠地一挥手,瞬间嗖嗖嗖一排尖细的牙签便飞向了数名正想开枪的家伙们。

    呃!

    尖尖的竹子牙签,是那种非常高级的,精心雕刻而成的,甚至前端还被雕成了一柄利剑手柄般的模样。所以飞出去很好的能够自动掌握空气的平衡。

    没有失手,很顺利的穿透了一排家伙的喉咙,继而又被再次飞来的牙签刺穿了左胸。

    十几个家伙当场倒地不起,甚至瞪大了眼睛,郁闷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直到眼神慢慢的迷离,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

    可怜啊,可悲,可叹啊,惭愧。

    号称山姆国最强大的三角洲特种兵战士,想不到没出一招,竟被人群杀!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唰的一刀,查尔斯-维科贝尔不顾一切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甚至他来不及处理自己肋下的伤口,手中的军匕再次向兵哥斜斜的刺来,带着满腔的怒气和层层不断的杀意。

    这一刀,让兵哥大为感叹。看是平平常常的一刀,但是和先前的第一刀一样,其实里面蕴含着数倍的刀影,正是小笠原诸家族对外的不传绝技,一刀四斩。

    当的一声脆响,可是让查尔斯-维科贝尔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刀,竟然又被人挡了下来!

    “你是谁,为什么能够看清我的刀势!

    说!”

    “哼!

    不自量力,你以为你学了一招一刀四斩,就可以随意的到处逞强了吗?查尔斯-维科贝尔,你太自大了。在这个世界上,会一刀四斩的大有人在。今天小爷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一刀四斩!”

    嗖嗖嗖——

    兵哥说着,立刻催动铁血,m9军匕舞起来简直就像是一道旋风,打着旋,就像龙卷风一般的向查尔斯-维科贝尔扑去。

    刀未到,刀气已然将查尔斯-维科贝尔层层的笼罩,只是一层层密不透风的刀气,就让查尔斯-维科贝尔顿时感觉自己犹如被笼罩在一个密密麻麻的笼子里一般的禁锢起来,一时间竟然没有丝毫可以躲避的地方,身上衣衫尽裂,片片飞去。

    啊——!

    “这是什么招数!这是什么刀法。不,这是一刀四斩,真正的一刀四斩!小笠原诸浑太郎,你骗了我,你竟然敢欺骗我!你这个混蛋,我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