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自己获得了这样的局面不容易。甚至威尔逊已经低头,就包括山姆国的总统哈根达斯也默认了眼前的事实,甚至签署了战略协定,派出这艘航母战斗群赶赴刚比加尔外海维护卡拉哈迪的权益。

    获取了这么多,不容易,兵哥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之怒,就全毁了。

    他相信查尔斯-维科贝尔只是对自己的讹诈,甚至他赶赴这里,因为暴怒所做出来的一切,这些威尔逊绝不知道,甚至都瞒着军部。

    哼,即便是他的身份再尊贵,再特殊,鸠占鹊巢,绑了罗恩,想要抓住自己公报私仇,那也是山姆国现在所不允许的。

    想到这徐右兵沉稳之极。自己可是这艘航母战斗群请来的客人,并且是受到山姆国国家的邀请,特意随舰赶赴刚比加尔外海进行驻训任务典礼开场的地主。

    刚比加尔是自己的,现在卡拉哈迪与山姆国完全是合作的关系。这家伙要是敢胆大妄为,不顾一切的和自己动手的话,那赔上的可不仅仅是他自己,甚至还有他的整个家族乃至三角洲特战部队。

    而爱瑟丽已经回到了她自己的寝室,兵哥完全相信,此刻山姆国的高层,应该完全知道了这个消息。

    随手一摆,将十几根枪管完全的扫落一旁,兵哥不屑之极的看着维科贝尔。什么东西,以为拿枪顶着自己的脑门自己就会怕了不成。

    哼!

    后面唐奎和威廉立刻挺进,手中的*一摆,双方迅速形成了对持的架势!

    但,很显然的是,兵哥这边气势大增,因为唐奎和威廉手中所持的*下面都挂载着*发射器,而反观维科贝尔这一面,他的士兵手中拿着的却仅仅是一些自动步枪。

    可就在这时,徐右兵突然动了,因为一道银光闪烁,几乎快如闪电般的射了过来,径直刺向了徐右兵的右眼。如若不闪,势必右眼刺瞎。

    咔嚓,正是唐奎拉动枪栓的声音,但随即却被威廉一个眼神制止了。

    电光火石之间

    啪啪啪!

    “好身手!敏锐的感觉,灵巧的身法,毫无破绽的躲避方式,还有处变不惊的从容!你有如此身手,我更加确定是你杀了我的儿子!受死吧,你这个畜生!”

    查尔斯-维科贝尔一打手势,围在周围的士兵立刻后撤,露出了面前宽敞的大厅。

    他决定要和徐右兵亲自打一场,这样的对手所见不多,他很谨慎,甚至他感觉,如果今天不杀了这个混蛋,那自己儿子的仇,恐怕就永世不能报了。

    一出手,就是飞刀。手劲大的惊人,即便兵哥的身手再敏捷,可刚才躲得也有些费劲。完全看不见匕首,只见一抹银光。这速度已经能和音速媲美,紧贴着自己的脸颊飞过。

    咚的一声——

    狠狠地插进了房门之上,尾部犹自震颤不已!

    由此可见,这家伙,虽人到中年,但却力道沉稳,想必天天都不放松对自己战术的训练,不能小视。

    “你要和我打?”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要杀了你!”

    “好,那就开始吧!”

    兵哥很谨慎,查尔斯-维科贝尔可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物,这家伙的父亲就是查尔斯,他的父亲创造了三角洲特战部队,几乎招揽了整个美欧地区所有的战斗人才。在这种情况之下,维科贝尔的身手简直惊人般的恐怖,甚至他学会了世界各地的武功套路。可以说,在三角洲特战部队中,所有能被他看得上的武功技能,他都有所涉猎。

    而后面威廉也禁不住重视起来,唐奎不知道这个家伙的恐怖,但是出身于山姆国中情局的威廉,对这个家伙可是太熟悉了。

    “老大小心,这小子阴狠的狠,必要时全力出手,绝不要留情!”威廉小心的提醒着。

    “我和他之间有什么情分可言,你多虑了!”兵哥一声冷笑,摆出了应敌的招式。

    嗖!

    想不到,查尔斯-维科贝尔太不要脸,一出手就是一刀。虽然先前他已经丢出去了一柄匕首,但是让兵哥完全没看明白的是,这家伙不知何时又从自己的身上摸出了一把匕首,对着兵哥便刺了过来。

    一招四变,本是一刀刺来,中途却变换成四种招数。原先眼看着这一刀是斩向自己的脖子,但现在临近了已经变了,竟然分别取向自己的左右前胸乃至心脏和腹部。

    小笠原诸世家的最强秘籍劈空斩!

    一刀四斩!

    噹!

    的一声脆响,维科贝尔自认为他的速度很快,但没有想到,有一个人更快,他就是威廉王子殿下!

    威廉王子是杀手界之王,一个杀手,讲究的就是快、准、狠,更何况他是中情局海军上将菲尔德的徒弟,更有人说,他是菲尔德的私生子。

    不过这只是有心人的传说而已,威廉王子的正规血统,是绝对不容怀疑的。

    但私生子的意思说的可不是威廉王子抱大腿,而是说威廉王子在中情局内简直是横行无比,那段时间他获得的,是中情局的一切,包括各种技能,以及杀人方式。

    他就这样抢在了徐右兵的前面冲了上去,因为他知道,这个家伙很难缠!

    在军匕就要靠近兵哥的前胸之时,威廉的刀与他相撞。他的动作行云流水,潇洒之极。甚至姿势标准的简直就如一个英国伦敦老牌绅士的比斗。但凌厉的刀气和呼呼的风声听在任何人的耳中,都知道,这一刀的威势是有多么的恐怖。

    嗖!

    没等维科贝尔再次举刀,威廉先发制人,手中的军匕一摆,直取他的双眼。

    可惜,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就在威廉抬刀上刺的瞬间,就见维科贝尔轻轻地一摆,漫不经心的一挑,竟然将威廉的军匕直接挑飞。

    “和我玩刀,真是不自量力!你是威廉,菲尔德那个老家伙没教会你要尊重长辈吗?

    我放过你不死,看在菲尔德那个老家伙的面子上,但仅此一次!”

    话说完,一声清脆的撞击音才传了回来,被挑飞的军匕横向摔在了地上,正好跌在威廉的脚下。但犹自不安分的弹起,再次跌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