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查尔斯-维科贝尔

    一个非常熟悉的陌生人!

    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姆国中年军官,他拥有着一张严肃而又棱角分明的脸,乍一看非常的有型,甚至男人味十足。他双眼很大,看人如同利刃,给人以无限逼视的感觉。鼻梁高挑,愈发显得他威严不羁。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彰显着他即便是人到中年也充满了无限的精力,一双剑眉好像火烧,看一眼便禁不住令人瑟瑟发抖。

    这是常年处于高位所自然而然行成的一种霸气,更彰显着他身份特殊,所自然而成的一种无限的杀伐之气。

    徐右兵久违了这个人,所以他当场就认了出来。素未谋面,却神(交)已久。

    一个身为华夏狼王,兵王之王。一个身为山姆国的兵皇,兵皇之皇。两人虽然不知道各自的模样,乃至具体的状况。但是两人之间由于身份特殊的原因,彼此间早已熟悉了很久。甚至对于双方作战时一贯习惯使用的战术方法,以及战术技能,乃至武功套路,都多次研习,熟悉于心。

    熟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而华夏,更注重这方面的战术培养。在华夏狼牙特战队,有很多假想敌的训练。甚至训练项目中,可以把任何人作为自己的假想敌。研究他的套路,研究他的招式,只求哪一天如果相遇,一击必中。

    而对于查尔斯-维科贝尔的研究,简直就是兵哥的日常训练科目之一。原因很简单,兵对兵,将对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而初次见到了徐右兵,查尔斯-维科贝尔也是一愣。他在屋内准备了很久,甚至他查过无数的资料。又通过秘密手段和情报部门,获取了大量有用的有关徐右兵的蛛丝马迹。虽然这些资料提到徐右兵的时候仅仅是只字片语,所言甚是模糊。甚至没有提供有关于他的可靠的面部资料。但是多了,汇聚起来,一个模糊的形象也就出现在了查尔斯-维科贝尔的脑中。

    想象中查尔斯-维科贝尔甚至把徐右兵想成了一个高有八尺、力大无比,头如篮球,肩如金刚般的恐怖大汉。要不他哪来的这般能力,甚至一个人能把山姆国搅得天翻地覆,翻江倒海。

    但今天一见,令查尔斯-维科贝尔简直不可想象。

    “你就是徐右兵?你杀了我的孩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华裔人,甚至长的并不彪悍,相反还有一丝文静。这是查尔斯-维科贝尔见到徐右兵后的第一印象,这个人,能够杀了自己的戴维?

    他甚至开始怀疑!

    不错!

    徐右兵杀了戴维,三角洲特种部队第一小队的戴维!

    但,说实话,戴维并不是兵哥直接杀死的。而是被化装成山姆国‘sal’海豹突击队特战队员们的觐天剑阁的佐卫们直接用火神炮打成了渣子。

    但这笔账,查尔斯-维科贝尔却毫不犹豫的记在了徐右兵的头上。虽然他并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他的儿子的死和徐右兵有着直接的关系,但是他从不怀疑自己的判断。身为一名老特战队员,仅仅是直觉,他就锁定了徐右兵是杀他儿子的凶手之一!

    尽管当时徐右兵掩饰得很好,甚至出动的那架武装直升机并没有被查明真实的来源与身份,但查尔斯-维科贝尔,从不怀疑自己的判断。

    就是他,就是这个混蛋!

    当时得知了儿子的死亡,他在基地咆哮不已。戴维可是他唯一的儿子,甚至是他花大力气培养,准备继承自己龙头大位的内定不二人选。查尔斯祖孙三代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死死地掌控着三角洲特战部队,这是他们家族创立的,即便是属于国家的,但龙头也要查尔斯家族来掌控。

    可现在儿子竟然死了,死的不明不白,甚至都不知道凶手是谁。维科贝尔下达了严肃的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查明杀死了他儿子的凶手究竟是谁,要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个人,即便是赔上整个三角洲特战部队,那也在所不惜!

    他对天立誓,必杀此人!

    但他想尽了无数的办法,甚至动用了无数的力量,到如今也没能查明白究竟是谁杀了他的儿子。可不想,就在他狂躁之际的时刻,突然他接到了手下的一个情报,说雷蒙将军来见。

    雷蒙,驻守在几内湾掌控着山姆国航母舰队的指挥官。但那是以前了。这家伙犯了巨大的错误,此刻的身份大不如前了。但没有任何人可以小窥雷蒙这个家伙,因为谁都知道,他是威尔逊的贴身人,他是威尔逊最为器重的将军之一。

    这就是此刻查尔斯-维科贝尔将徐右兵锁定为杀了自己儿子的理由。因为根据雷蒙提供的资料,再加上自己从多方汇总过来的资料判断,也唯有此人,才能杀了自己的戴维。

    “是你杀了我的戴维?”见徐右兵不答,查尔斯-维科贝尔竟然忍不住再次问了一遍。但此刻他已掩饰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甚至双眼死死的盯着徐右兵,简直就如同炙热的火焰般的,就要将这个家伙吞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查尔斯-维科贝尔!其实我早该想到是你。如果不是你,谁还有能力随意的来到这艘战舰上,抢了罗恩将军的指挥权,甚至要无法无天的阴谋篡政!

    查尔斯-维科贝尔,你这是作死。你无视山姆**法,无视总统和威尔逊的决定。就为了要给你的儿子报仇,你竟然拉上了你的整个三角洲特战部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查尔斯-维科贝尔,你的死期到了,谁也救不了你!”

    兵哥哈哈大笑,他很想承认,就是自己命令觐天剑阁的佐卫们向戴维所带领的三角洲第一作战小队们的队员们开枪的,就是自己杀了他的儿子。可那又怎么样,敢挡我者,杀无赦!

    但,兵哥忍了。他不能,最起码现在不能说。如果自己毫无隐忍的说了,承认了,那就会给卡拉哈迪带来大麻烦。甚至这种麻烦,立刻就能抹杀了自己这几天来辛辛苦苦所获取的一切战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