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博茨瓦纳-徐剑污了你,当我们赶到的时候他突然掏枪和我们对射,不过我们没能抓住他!

    但是很不幸的是,你是被先剑而后杀!呵呵呵,我成全你,你不是不说吗,那我就让你尝尝,不说的代价。还有,你的父亲不是史密斯吗,我不知道,当他知道了自己的女儿被那个混蛋先剑而后杀以后,是个什么感觉!

    他会不会,还会向总统大人提出,要与博茨瓦纳皇室进项合作,要全力的帮助卡拉哈迪进行建设,无条件的支持那个混蛋的国家!”

    “不要啊!”歇斯底里的喊叫听的人撕心裂肺。阴暗湿冷的地下船舱内,强烈的灯光打过来并没有让人感觉到一丝暖意,反而是就像利箭一般的刺骨穿心。

    正在一名大汉就要朝爱瑟丽身上仅剩的内衣抓去之时,房门突然被人撞开,站在门口的一名壮汉当即就被一脚踢飞。他身子猛地被人踢了起来,一百八十多斤的躯体横着就向审讯桌飞去,呼啦啦砸倒一片。

    “拦住他,就是他!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这个混蛋!”

    听到命令,短暂愣神的大汉们顿时就向来人扑去,这帮家伙各个膀大腰圆,一扑之力重达千金。

    但却见来人只是几个转身,便轻巧的避开,随即伸手便掐住了一名壮汉的脖子。而后猛地往怀中一带,脖子被拧断的声音清脆的传出。

    “小心!徐将军,小心他有枪!”被绑在床上的爱瑟丽满面泪水,眼睁睁的看着雷蒙掏出了手枪,对着徐右兵哐哐就是两枪。

    嗖嗖嗖——

    “想打死我的人,还没出生呢,你担心什么!”兵哥很不屑的甩了甩脑袋,转动的脖子一阵嘎巴脆响。麻痹的,刚才的运动量有点大,提前没做准备动作,有点不适应啊!

    铁血锋利无比的挑断了绑缚在爱瑟丽手脚上面的绳索,兵哥这才一把将爱瑟丽拉了起来。

    “快走,离开这里,这里现在很不安全!”

    “他们呢?”爱瑟丽瑟瑟发抖,几近如在梦中。刚才,就在刚才,自己简直就要死了。那帮混蛋,好没人性。要不是他突然闯进来的话,恐怕自己一辈的清白,那就从此葬送了。

    “先管好你自己吧!跟我来!”

    兵哥快速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帮爱瑟丽穿上,随即他很不客气的将雷蒙的外套脱下来穿在了自己的身上。麻痹的暂时凑合一下吧,扒衣服穿总比不穿好。

    而就在此刻,爱瑟丽清晰地看到了雷蒙胸口处的衬衣已经被鲜血沁透。她不明白雷蒙为什么突然间就死了,不过看到了伤口,她已经猜到了个七八分。

    “他们都死了吗?”

    “是的,你希望他们还活着?”

    “不,这简直是太神奇了,威尔很幸运!不,我应该谢谢你,对威尔手下留情!”

    “他是你的弟弟,不是吗?”

    “我们现在去哪?”

    “走了再说,我也不清楚,能离开就是幸运的!”

    爱瑟丽乖巧的闭上了嘴巴,她没有再继续询问。因为此刻并不是他为她解答疑惑的时间。不过还好,自己还披着衣服,出去没问题。

    徐右兵猫着腰在前面带路,爱瑟丽紧张的跟在后面。可惜一路闯出去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但是眼中见到的状况却是另爱瑟丽简直是无法想象。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的士兵,他们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起来阻挡。

    他们就像是睡着了一般的,依旧手里面还握着钢枪,但躺在地下的形状却出卖了他们不是在睡觉的事实,因为他们躺倒的毫无规则可言,甚至人压着人,更有另外一个嘴巴直接拱在前面那一个的脚上的。

    “爱瑟丽,加快速度。放心吧,他们都死了,没人能够活着。”兵哥的声音冷冷的,听在爱瑟丽的耳中简直就像是魔鬼的解释。

    死了?

    这么多人,悄无声息的就死了,并且死的没有任何声响。甚至他们都没有来得及开一枪,明显的,还有很多士兵的保险都没有打开。

    “死了?你是怎么杀了他们的?是你吗,你一个人杀了一百多个人?”爱瑟丽问话的声音都在发抖,她感觉自己的大脑都要停歇了。甚至脚步呈现出恐怖的机械化模式继续跟随。

    突然,一股暖流从自己的手上传了过来。徐右兵停止了脚步,淡淡的回头,另一只手伸到了爱瑟丽的眼前。

    “是我杀的,用这个!害怕了吗?”

    “牙签?牙签能杀人,奥卖糕的,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将军,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嘛?”

    嗖——!

    没等爱瑟丽说完,数枚细小的牙签瞬间被兵哥甩了出去,径直没入了一个尸体的后背,随即兵哥上前两步,轻轻地用脚将这个家伙的身体搬了过来。

    吓人的是,那几枚牙签竟然已经穿透了他的身体,自前胸透出。

    “啊!这,这简直太可怕了将军!这——”

    “别叫,爱瑟丽,我们走!”

    “嗯!”爱瑟丽急忙点头,甚至脸上还带着惊恐简直是不敢相信的模样,脚下却没有停留,几乎是被兵哥托着,半个身子都被他拎起来了般的跑出了底舱。

    啾啾啾——

    啾啾啾——

    几声海鸟般的鸣叫声传来,兵哥快速的露头,旁边突然窜出来一个家伙。

    “老大,已经弄明白了,罗恩被绑在自己的船舱内,我们是救还是不救。航母在半小时前飞来一架直升机,雷蒙那个混蛋就是搭乘直升机过来的。不过看样子他并不是指挥者,而罗恩将军卧室内的那个家伙,才是最重要的人。

    我和威廉判断罗恩一定出事了,他也许被剥夺了指挥权。山姆国可能突发状况,这艘航母现在已经被外来者接管了。”

    “外来者接管了,那山姆国和我达成的协议呢?哼!给我来这一套,简直是找死。

    唐奎你给我把威廉叫过来,我们现在就杀进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胆敢挑衅我徐右兵的家伙,那就必须付出死亡的代价!”

    “是老大,可是威廉已经偷了一架战机,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做好撤退的准备?”

    “放屁,撤退,在我的字典里只有前进,撤退,那绝不是我的风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