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威尔逊,我现在需要听到的是,你手中有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事是那个家伙做的吗。还有,我想我们不该在这里讨论下去威尔逊,我们应该立刻向总统先生汇报,甚至你已经耽误了追查下去的最好时机!”

    史密斯只觉得背后冷汗连连,这件事情太重大了,重大到已经让他不能承受。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责任的分担,他应该向总统先生汇报这个重大的问题。

    只要汇报上去,就等于自己肩上的责任瞬间少了一半。

    不,而是少了三分之一!

    “nonono,史密斯,绝对不可以这样做,绝不对不可以让总统先生知道。因为几次连番发生的混乱简直是糟透了。真的是糟透了史密斯。

    你知道的,先是哒卤门岛的惨烈灾害,继而就是费列罗家族海岛的灭亡。还有战舰与潜艇被攻击。史密斯,所以,我只能是求到你了!”威尔逊要死的心都有了,一次次的惨重事件的发生,即便他是哈根达斯最信任的人,但也不能接二连三的给他带去坏消息。并且还都是由于他的失误,或者是指挥不力造成的。

    哈根达斯已经很仁义了,是强忍着没有处置他这个五星上将。但并不代表着哈根达斯的忍耐毫无底线。

    而如果将这么巨大的事情上报上去的话,相信那个甜筒的总统就再是个熊蛋,他也能气疯了。可想而知,老实人,一个熊蛋要是被气疯了的话,他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来。

    如此重大的事件,可以说是历届山姆国总统继任时期都不曾发生过的严重外交事件。他会让那个甜筒总统在履任的任期内,在自己的履历上写下浓重的一笔污点。

    也许就因为这件事情,会立刻就把山姆国拖回几十年前的状况,甚至是更惨。

    那样哈根达斯会被所有的山姆国人民唾骂,那他将成为历史上最无能的、直接把山姆国拖进了万劫不复之地的一位总统先生。

    可最糟糕的是,哈根达斯现在怎么想的威尔逊真的不想去考虑。但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在哈根达斯发怒的时候,最倒霉的肯定要拿他这个五星上将开刀。

    那么他就是那个死得最惨的人,并且将会死的没有任何价值。

    “为什么不威尔逊,要知道你现在并没有实际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情和博茨瓦纳徐之间有关系。即便是你认为的现场打斗的痕迹,可是那又如何。难道说,可以仅仅凭借一个打斗的痕迹现场,你就可以斩钉截铁的认为,这事是那个疯子做的吗?”

    史密斯连珠炮的发问着,甚至他已经失去了身为一个国务卿应有的风度。这尼玛什么是来与我合作了,什么是你来投靠我了,甚至忽悠我参加竞选,感情你首先就是来害我的。

    小人啊,小人,还好我一直很谨慎,处处提防着你,还好我不会被你的三寸之舌说动,没有当场就做出与你合作的承诺。

    威尔逊,你这家伙太阴险了。哪怕你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不,史密斯,我可以肯定是他做的,就是他!因为别人绝对不可能逃脱三角洲部队对他们的围捕。要知道除了三角洲部队,当时我出动了更多的精英特种队员,甚至我包围了整座山。”

    “他还是逃了,并且带着人质?”史密斯不屑的看着这位将军。

    “是的史密斯,所以我很遗憾!”威尔逊低着头,甚至不敢于史密斯的双眼对视。

    “我明白了威尔逊,这就是你为什么明知道他攻击了哒卤门岛也没做出任何决定的反击的命令,因为你在忌惮,你投鼠忌器!”

    “是的史密斯,甚至他毁了我们的驱逐舰还有核潜艇!”威尔逊终于是低下了头,他在史密斯面前,此刻不能再有任何隐瞒。

    他知道,自己现在就是掉头离开,史密斯也已经知道这件事情。那就是说,他已经进行了责任的分担,而此刻,就算是史密斯去向总统先生汇报的话,他也逃不脱责任和干系。

    他需要承担外交不利的责任,还需要承担安保不利的责任。梅耶依琳这么重要的家族继承人到访山姆国,他的身份简直不亚于一国的总理来访。所以身为山姆国的国务卿,要对她的任何事情都详加掌握,随时随地的为她的安全与需要着想。随时随地的为这位继承人的生活提供服务人员。但,史密斯没有进行。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梅耶依琳到了山姆国,甚至人家根本就不是以公务身份出现的。

    可这么重要的人物出现在了山姆国,你身为国务卿大人竟然不知道,那首先就是失职。

    “所以你突然将我的女儿爱瑟丽调去了第六航母大队?所以你让她不惜用任何手段,也要接近那个疯子?

    你混蛋!”

    咚的一脚,史密斯再也没能忍住,他直接踹在了威尔逊的小腿上。

    这一脚用劲狠辣,皮鞋踹在干腿上,结实的鞋底直接撞击着骨头,让毫无准备的威尔逊刹那间便仆倒在地,狼狈至极。

    而就在威尔逊仆倒在地的瞬间,不想史密斯也毫不犹豫的坐在了地毯上。

    没办法,他毫无办法。甚至在得知了一切之后,他感觉自己瞬间就萎靡了。这种事情太可怕了,一个处理不好不要说威尔逊,就连自己也逃不过去。

    而现在,他就逃不过去了。

    死死的捂着胸口,史密斯甚至呼吸越来越困难。威尔逊顾不得疼痛,第一时间从史密斯的西服内兜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直喷小药瓶,紧张的对准了史密斯的嘴,快速的喷了几下。

    心脏啊,心脏受不了

    “史密斯,史密斯?你好点了吗,老伙计,你可以打我,可以踢我,但是我请你现在给你的女儿打个电话,因为现在只有她能够救我们。只要接通了,只要博茨瓦纳徐同意,我们可以答应他任何不过分的条件。史密斯,史密斯你在听吗?”

    “你你你,你混蛋威尔逊,你害了我的女儿!你害了我,你并不是在帮我,你这个阴狠的家伙,你混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