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还有另外一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山姆国对外宣称是最尊重人权的国家,所以,他们认为,宣布别人的死刑,那就是对人权的侮辱,对人权的司法践踏。

    可是关押在罗虎坦监狱的人,又有哪一个不等于被宣判了死刑呢。在那里的犯人,几乎没有谁能够活着出去。

    罗虎坦监狱位于山姆国大西洋西岸一处不为人知的海岛之上,那里远离海岸线,想要离岛登岸的话,只能依靠军舰或者是直升机,因为普通的渔船几乎很难到达。并且出入海岛一次,几乎需要七八个小时的时间。

    所以在那里关押的,几乎除了罪大恶极的暴力犯之外,就是山姆**部关押的一些特殊人员。

    恐怖的海岛高高的耸出海面能有几百米的高度,它就像是凭空在大海中伸出了一条胳膊,周围都是陡峭的山崖,唯独在山崖之上的平地上,建立了一处监狱。

    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座高耸的海崖般的海岛内部几乎全被挖空,它竟然是一座被挖空的地下监狱。所以被关押在这里的犯人,常年不见太阳,死得更快。而山崖顶上,只有一排不到三层的小楼。在上面又建立了一处灯塔作为掩饰,很好的掩饰了它身为关押特殊犯人的存在。而对外,他只是高高耸立出海平面的一处灯塔。

    这样的地方,不要说逃跑了,恐怕就是给你机会,把你放出去,你自己都回不来。远离海岸线几千公里的大海,没有任何游泳设备和补给食品和淡水,哪怕你的游泳技术再好,你也不可能远渡重洋,游回大陆。

    此刻的哥达瓦简直要死的心都有了,他甚至不明白自己究竟错在哪了,自己的家族错在哪了。难道对卡拉哈迪的资源掠夺是一种错误吗,难道为山姆国开辟新的石油资源矿井也是一种错误吗?

    不,他说我绑架韩小艺是一个错误。尼玛的,我承认,绑架女人不对。可那又如何,自古成大事者就不拘小节。尼玛的,你威尔逊其实比任何人都要卑鄙,你所做的那些令人恶心的事情,绝对不比我哥达瓦少多少。

    哥达瓦一路谩骂着,甚至拳打脚踢的挣扎着。可是他的双手早就被人绑缚了起来,甚至双脚也戴了镣铐。而这种脚镣和手铐,只要戴上了,那就很少有解开的机会,恐怕以后即便是到了罗虎坦监狱,那也会陪伴他一生吧。

    可愚蠢的哥达瓦并不知道,他此刻遭受这样的磨难,其实完全就是咎由自取。

    人啊,的确不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更不能太贪心!

    “威尔逊,你这样做是错误的!”

    良久,一直站立在自己办公桌旁的哈根达斯这才抬头,他刚才好像正沉寂在对待一件重大的事情的思考上面去了,完全沉寂在其中,甚至都没有听到威尔逊对哥达瓦的关押决定。

    “你说我是错误的?不不不,总统先生,我完全没有一点错误,你看,这就是我拟定的军部辅助国会的经济计划。虽然我对经济事物一窍不通,但是安保问题我绝对能够完全的解决。总统先生,正如您考虑的那样,我们应该立刻将国际石油组织的事物接手过来,如果再晚的话,恐生异变啊!”

    “恐生异变?威尔逊,我这几天从来就没有睡一个安稳觉!这个家伙太过分了,他简直就是骑在我们的头上拉屎!虽然我知道你的意思,也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劝我要理智,不要出手,但是你知道吗威尔逊,我总统的尊严,已经所剩无几了!”

    哈根达斯突然对着威尔逊狂吼,这几天每到夜半,自己就会被紧急电话叫醒。而不想醒过来,就是紧急军情事物报告。先是三角洲特种部队遭受重创,自己的国之利器惨败敌手。紧接着就是哒卤门岛的覆灭,继而又是两膄战舰,还有国家特殊部门的战斗人员惨烈的殉国!

    再就是费列罗国际石油能源组织的倾覆!

    天哪!

    而偏偏,自己却不能随意的发号任何命令!

    这简直就等于站着被那个可恶的混蛋打脸,而当他打了自己的左脸,自己还要舔着脸将自己的右脸送上去让他打!

    身为山姆国的总统大人,什么时候这么不要脸过。没有,简直说一次都没有!

    天呐撸!

    谁敢啊!

    谁敢随随便便的就抽他啊!

    这简直是太憋屈了,憋屈的,即便是现在获取利益最大的仍是自己,但是哈根达斯也时刻感觉自己的老脸火辣辣的。

    羞愧啊!

    试想一项嚣张至极的山姆国哪一届总统向他这么憋屈过!

    又有那一届的山姆国总统,不敢对公众宣布灾难的真相!

    哎!

    “总统大人,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没有能力,不过大人,您放心,这口气,我威尔逊一定会帮您夺回来!总统大人,请您一定要相信我,我一定会将那个混蛋碎尸万段,给你出了这口恶气。

    你想,恐怖的拉灯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一个*就炸成了灰飞!萨达木又怎么样,敢惹我们山姆国,就必须摘掉他的脑袋。现在先让他们狂,那是因为他们在给我们赚钱,等他所有的矿业和国内事务发展完了,走上了正轨,那时候就是我们替他收钱的时刻了。

    总统大人,那时候就是您的政绩,您做出来的成绩,您将为我们山姆国,为我们的国家,赚取无数的金钱和矿藏!总统大人,在下次选举的时候,您一定会连任,因为你将是通过强有力的经济手段,将我们国家的形象以及经济又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的最有能力的一位总统大人。

    总统大人,您说呢?”

    “噢?威尔逊,报告我看看!对了,给我叫史密斯国务卿大人进来!”一听这话,原本紧皱着的眉头突然地舒展,再看着桌面上放置的那份精致完美的封面报告,哈根达斯突然觉得自己郁闷的心情一扫而光。

    他记得看过的一本华夏的书上有句话说得很好:

    胜,不妄喜;败,不惶馁。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

    “是。总统阁下!”威尔逊顿时立正,敬礼,转身快速的退出了这间非常严肃的办公室。妈的,后背已被浸湿。短短的时间之内,他只觉得自己又活了一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