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沉默片刻,兵哥想了很多,其实他想得最多的就是山姆国的忌惮。呵呵,想不到,这帮家伙自认为他们的情报系统很完善,并且很先进,甚至连自己曾是岛国觐天剑阁的神使也能够查出来。

    不,兵哥想了想,他相信他们还没有查出来,但,只是怀疑。

    可越是这样,恐怕山姆**部越是惧怕。自己身边友好的国家和组织成员越多,山姆国就会越感觉恐怖。是啊,杀了自己很简单。兵哥并不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他也会受伤,也会死亡。但死很简单,可是就像是爱瑟丽说的,难道自己不会留后手吗?

    就像山姆国人所想的那样,杀了自己,但是更恐怖的是自己恐怕早会把深潜技术给了自己的朋友,甚至给了别的国家。那山姆国多出来的敌人,恐怕就会更多了。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并且这么真诚!”再次给爱瑟丽手中的杯子倒了些水,看着她小口小口非常优雅的喝着,一刹那间,兵哥的心里,突然失去了对她的憎恨。

    “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你要勒死我吧!”爱瑟丽没有思考,马上就回答了出来。

    “呵呵,这不应该是你出卖自己国家的理由,别以为我是个傻瓜,看不出你接受过最高端的培训。”

    一听这话,爱瑟丽瞬间再次低下了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可能是我参演过的战争片太多了的缘故吧,我不喜欢战争,我更不希望看到很多人死亡。但我这不是出卖!我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满意!因为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犹豫,看到了恐惧甚至是害怕,还有那些非常的不舍。爱瑟丽,你的确是一名出色的演员。”

    “其实我负责编辑过守护钢锯岭的后期制作,只是那部影片没有女主角。”爱瑟丽依旧低着头,再次诺诺的说道:“还有很多,很多战争题材的影片。太血腥,太恐怖,那不是人应该承受的,不是”

    突然,爱瑟丽郑重的抬头,她目光火热的看着徐右兵,再次恳切的说道:“将军,带我走吧,我想离开这里,我想我愿意为我最喜欢的演艺事业做出贡献。我想签约你的影视公司,和芬妮和布兰妮一起,成为耀眼的国际巨星!”

    “带你走?可是我还不相信你!你以为仅仅凭借你告诉了我这些,就可以让我认为你很真诚?”兵哥慢慢地摇头,他感觉爱瑟丽很小白,就这样就想让自己带她走,她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但同时,他又深深的感觉到了爱瑟丽正义的一面,她很善良,也很可爱。

    “你要是不带我走,那我怎么让他们相信我能够完成这个任务。还有,我接近你,在罗恩将军离开的时候,其实他是给我打了眼色的。那就是为了能够让我留下来陪你!

    将军,我不想再继续留在这里,并且你我共处一室,已经几个时辰了,你觉得,我还有清白可言吗?

    而这里,很恐怖,甚至我见他们的眼神都是贪婪的。虽然我的父亲是史密斯,但是并不代表人人都会惧怕我有个身为国务卿大人的父亲,将军,你懂吗?”

    “你是说,还有人敢对你图谋不轨?”兵哥顿时惊奇的瞪起了双眼,他想不到,谁那么的大胆。

    “呵呵,山高皇帝远,更何况我在航母之上!还有罗恩,我很害怕他的眼神,因为他是掌握我秘密最多的一个家伙。你知道吗将军。他很色,并且不只是一次,对我动手动脚。”

    爱瑟丽再次摇了摇头。她对航母上的军官们了解的太深了,哪怕是仅仅几天的时间,她也能够看清这帮家伙们真实的嘴脸。甚至她不敢保证,有没有胆大妄为的家伙敢直接将自己迷晕了,进而对她用强。

    要知道,这些军官们也有出身不凡的存在,甚至就连罗恩那个老家伙,看起来平时对自己一本正经的,但是他无时无刻不在趁机借着拍拍自己的肩头,或者是碰碰自己的腰向自己打招呼的时候,借以揩油。

    身为一名漂亮的女演员,能够招来的苍蝇和臭虫简直是太多了。并且更何况像罗恩这样的家伙,还知道自己是一名女特工,那他对自己就更无所忌讳了。

    要知道,在山姆国中,女特工简直就代表着——随意而为啊!

    “不可能,爱瑟丽,你是不是想多了。罗恩都能做你的父亲了,他的岁数,怎么会对你做出轻薄的事情!”徐右兵很不相信,因为罗恩这名指挥长给他的印象非常的好,很绅士,很长官,并且举手投足,很有指挥官的架势。像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对一个女孩子轻薄的出手?

    “人心隔肚皮,将军,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如果你听了,一定会更加震惊的!”

    “噢?是什么?”

    “是,是,是,好吧吗,我告诉你。你们袭击了费列罗岛,摧毁了国际石油能源组织,可是你想这样就完了吗?

    不,我告诉你,你们越是这样,就等于越是帮了山姆国。离开了能源世家的掌控,山姆国直接就把石油进出口的价格完全的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以前,他们还有一个中间人,那就是能源组织,他们会考虑给能源组织留出来一部分利益,留出来能源组织在买方和卖方之间谈判的空间。可现在,能源组织被你摧毁了,你知道那将等于什么吗?”

    “等于什么?”兵哥眉头皱起,顿时失声问出。他突然感觉山姆国在实施一个庞大的计划,这个计划太恐怖了,甚至突然间清晰,可惜一闪而过,在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但是一把没抓住,又变的扑朔迷离,完全的模糊起来。

    “等于,等于”爱瑟丽看着徐右兵,欲言又止。

    “究竟等于什么?”兵哥非常的急切,他急迫的想要知道答案,所以一步上前,直接抓住了爱瑟丽没有拿杯子的另一只手。

    “哎呀,水,小心水!要洒啦!”爱瑟丽一只手根本就抓不住水杯,而非常悲催的是,她的另一只手被兵哥抓住,瞬间她就感觉自己的心房突突突的直跳。这种感觉,太紧张了,一不小心,左手的杯子真的掉了,而就那样掉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一下子全(湿)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