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要锢死我吗?”

    “啊,不是,爱瑟丽,你误会了,我只是没能控制得住自己,我”徐右兵尴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想去扶爱瑟丽,因为刚刚醒过来的爱瑟丽根本就不能支撑自己的身体,又向旁边倒去。

    咳咳咳咳咳

    爱瑟丽不住的咳着,她刚在被徐右兵勒的紧了,即便是醒过来了,也觉得自己好像是喘不上气来一般的难受。她甚至精神有些恍惚,看徐右兵都是两个影子。但此刻她的头脑却是特别的清醒,她知道,他一定要问自己很多很多的事情,爱瑟丽突然间,很想全都告诉他。

    “给我点水喝行吗,你不用杀我,那样会对你不利,我知道你想知道的东西很多,我可以告诉你!”

    爱瑟丽真的很想喝水,忽然间她感觉自己咳得要命,其实这并不是渴,而是因为突然晕厥,造成的身体血流不畅,所以会感觉口渴的一种自然状况。

    但是她知道,徐右兵一定很讨厌自己。先是自己的弟弟无辜挑衅人家,继而自己又想故意接近他,然后在他的身上套取情报,或者说要盗取所谓的什么高科技吧。所以她不敢抬头看徐右兵,甚至不敢与他的眼神对视,她只是怯懦的,低着头,说出了自己想喝水的要求。

    徐右兵心中暗叹一声,到是没有拒绝爱瑟丽这个要求。不管怎么说她没事就好,也算是老天拯救了整个卡拉哈迪,拯救了一直生活在苦难中的博茨瓦纳人。

    “给你水,慢慢喝!”兵哥倒了杯水递给了爱瑟丽,本想扶着杯子让她喝,但想想依旧没有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这女人带着任务接近自己,自己没必要对她那么好。本来还想吃掉她,但是现在已经没了兴趣,给她水,只是任何人遇到了这种情况,都应该做的举手之劳而已。

    “我说的,你听到了?你在恨我吗将军?

    将军,你恨我是应该的。我接受了要从你身上得到特殊科技的任务。并且我奉命靠近你与接近你,但,并不代表我就可以让自己无下限的让你,让你”

    爱瑟丽很想说,我接近你不错,想要获取你身上的宝贝科技资料也不错,但并不代表我需要美色引诱你,并且也不能用美色做交易,和你换取高科技的资料。

    但是她是一个美女,这样的话终究还是说不出口。并且她天生小玉女清纯的模样,其实完全是自发于骨子里的。这样的女人,永远也说不出大大咧咧的话,更不会像女汉子一样的,满嘴瞎咧咧。

    见徐右兵依旧严肃的看着自己,爱瑟丽只好继续说道:“我接受了他们的一个计划,就是猎龙计划。所谓猎龙,并不是要对付你,也不是要刺杀你。只是要偷取或者想办法得到你拥有的高科技深潜手段。

    将军,您知道吗,您的存在太恐怖了,让山姆国整个军部害怕。是的,他们就是害怕。试想我们的国家有着几百膄核潜艇,而每一艘的造价都非常高昂。这本是我们国家所依仗的最秘密的深海武器。它可以搭载核弹头,在不知不觉中摧毁任何既定的目标。可是,你的出现,完全打破了这可怕的一切。

    我不知道,我这属不属于叛变,也许是我叛变了自己的祖国,或者说我辜负了我父亲对我的教育,还有我的老师或者是朋友的期望。但,我很想告诉你这些,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就是想要告诉你。

    你的存在,让他们感到了恐怖,因为他们没有办法能够消灭掉你之后,能不能保证,就连你恐怖的高科技技术也一起消灭掉了。这就是他们不杀你的理由。

    没有人知道,军部的人是多么的想要杀掉你。但是关键时刻威尔逊将军提出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如果要是杀了你的话,能不能保证你的深潜技术没有传给别人,包括你那些朋友,和你出生入死,过命交情的兄弟。甚至支持你,和你友好的那些国家!”

    “呵呵,原来如此!”兵哥突然释然,原来如此,原来并不是山姆国的人杀不了自己,而是他们在担心,他们在害怕。杀了自己一个,恐怕后来还有千千万万个徐右兵的出现,难道,山姆国一下子,能够全杀光不成?

    不说别的,徐右兵庆幸自己深潜击毁的核潜艇可不是一膄,并且先前在岛国捕获棒子国的一膄核潜艇的时候,恐怕那时候已经引起了山姆国的注意。这帮贪婪的家伙,想必在那时候就已经开始想要研究怎么对付自己了。

    哼!

    兵哥心中暗暗地咒骂,山姆国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耻,最贪婪的家伙。他们见不得别人比他们的武器先进,更见不得别人比他们的技能高超,只要超过了他们,势必就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直到夺取或是杀了而后快。

    “只是我有个疑问爱瑟丽,难道他们真的以为我很好色,派你来,你就能从我的身上得到这种能够深潜的技术?”兵哥嘿嘿的冷笑,非常不屑的看着爱瑟丽。他感觉山姆**部那些大佬们的脑子简直是被门板给挤了,仅仅是派过来一名女人就想搞定自己,这么愚蠢的想法,恐怕一定不会是威尔逊那个家伙想出来的吧。

    “不,不是的,他们只是命令让我先接近你,了解你,等熟悉了以后然后再做出具体的分析,做出具体的计划。”爱瑟丽突然间再次脸红,是啊,她没说要怎么熟悉,并且一些熟悉的过程。其实,这句话可以很好地理解成,当她和徐右兵之间建立了感情,成为了朋友,或者滚了床单之后,也许她就更有机会了吧。

    看着爱瑟丽再次变红的脸色,徐右兵连连叹气。他知道爱瑟丽说的是真话。像他这种女人,碰到了眼前这种状况,要么打死也不说,要么就主动的全吐了。

    所以徐右兵相信这不是谎言,绝不是爱瑟丽为了能够保命,而对自己精心组织的谎言,因为只从爱瑟丽的眼睛中就能够看出来,她现在很真诚。也就是说,她此刻是真心实意的在向自己解释,在解释着她靠近自己的理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