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就在罗恩与威尔正在算计着如何惩治徐右兵的时候,却不想贵宾间内的徐右兵此刻正被*难下。

    好吗,好一个异域风情的美丽女子,并且和多数他接触过的女人一样,爱瑟丽非常的主动。

    摸摸,是的,她已经摸过来了,但却不是起身下床正儿八经的摸摸自己的双腿湿没湿。而是直接翻转过身子,径直压在了徐右兵的身上,就这样骑在他的身上,伸手,慢慢的向下摸去。

    她似乎很小心,或者说还有些羞涩,她的小手滑滑的,就那样摸向了自己的大腿。而顺着大腿,再继续摸。

    “湿了吗?”兵哥突然问了一句,其实问出来他自己就后悔了,这话前翻已经引起了歧义,并且貌是正有调戏爱瑟丽的意思。可此刻再问出来,岂不等于又添了一把火。

    “你着急了?将军,我知道逃不过,那还不如我主动。我给了你,你放过我的弟弟!”

    交易?

    徐右兵很讨厌这种语气,并且爱瑟丽明显的在和自己做交易。原来她还在担心,担心自己会责难他的弟弟。不过这真是一个有情义的好姐姐,她甚至为了自己的弟弟,可以让自己吃了她。

    兵哥淡淡的哦了一声,并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但是想不到,爱瑟丽却是主动的将手伸进了他的内衣中。在那里,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软肋。

    “你干吗?”徐右兵一个激灵,这女人太可怕了,太主动了,并且明知道自己已经在罗恩中将面前答应了不再继续追究她弟弟的问题,此刻她还要这么做,那么,她脑子里想要的,肯定就不会只是要为了他的弟弟求饶。

    “不是要干吗,还能干吗?”爱瑟丽满脸羞红,并且回答的歧义更深。一个是要干,一个是你不是要干吗,还有一句还能干吗?

    卧槽,兵哥瞬间被激起。男人,在面对美女的时候,可千万不能说不能干。不能干的男人,那绝不是男人。

    “你要和我干?要干咱就干!”呼啦一下,兵哥一个转身就将爱瑟丽压在了身下。你妹的,白送的美女不吃白不吃,并且她模样清纯秀丽,就恰如天上掉下来了一个林妹妹,这样的女人,自己要是放过了,那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呜你,压疼我了——”

    身下传来了爱瑟丽的惊呼声,而兵哥脑袋凑近了往下看的时候,正好见到了一张已经羞得简直是不能够再羞涩的俏脸。

    呜呜呜呜

    毫不犹豫的,兵哥一口吻了上去。她的唇柔软至极,咬上去就像是qq糖,香甜绵软,温润可口。

    突然,一只小舌毫不犹豫的抓住了机会,一下子就钻进了兵哥的嘴里,在上穹不住的打转。兵哥一下子就被这条小舌给咬中了。尖尖的舌尖不住的轻抚着自己口腔的上颚,在里面打转、游动、抚摸。这种感觉爽极了,直让人顿时浑身舒泰,全身放松,只能尽情的享受。

    好像周身的气力在刹那间就被一抽而光。本来是自己翻身将爱瑟丽压在了身下,却不想,此刻的兵哥竟然又翻转了过来,呈倒下仰躺的姿势,而那个老虎,又骑了上来。

    这姿势,真憋屈!

    你妹的!

    一刹那间兵哥突然想起了一首歌:

    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代。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见了你可千万要躲开走过了一村又一塞,小和尚暗思揣,为什么老虎不吃人,模样还挺可爱。

    一个吻,缠绵辗转,令人激荡回肠。而此刻的兵哥本就心存着不吃白不吃的打算,所以更是没客气,瞬间对着爱瑟丽便上下其手,毫不客气。

    那真是该摸得摸了,不该摸得也摸了,并且手感非常的好,只摸得根本停不下手。

    可不想,就在兵哥将手一下子伸到了爱瑟丽的内衣中的时刻,已经握住了那两座浑圆的圆球的瞬间,爱瑟丽突然就像是毫无力气了一般的,一下子就扑倒在了徐右兵怀中。

    “喂,起来啊,你这样压着我,我还怎么下手!”

    “你,是个大色狼,我就不起来,我没力气了!我起不来了!”爱瑟丽臊的不行,即便她的性格再开朗,她见识的再多再广,甚至是她参加过无数次特勤局对诱惑男人方面的特殊培训,但此刻,匈前最重要的地方被徐右兵握住了,她瞬间也是臊的不行,根本就无力再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不想兵哥听到她如此的狡辩,顿时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

    “你经验很丰富,但是我感觉你却并没有实施过。你不会是经常看小电影吧,难道你只是跟着学,跟着体会,却从没做过!”

    “徐,你这是侮辱!”

    忽的一下,爱瑟丽顿时起身,她毫不犹豫的从兵哥的身上爬了起来,转身就想跳下床。

    “侮辱?我可没有,但是你的确很专业。难道不是吗爱瑟丽?你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演员,也并不是一个专业的歌手。其实这些,只不过是你另外一个身份的很好掩饰罢了!

    爱瑟丽,我说的正确吗?”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徐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爱瑟丽红红的俏脸顿时尴尬的变了变,但瞬间便被她很好的掩饰住了。

    他在诈自己!

    这是爱瑟丽最真的感觉。对,他一定是在诈自己,他绝对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你以为我在诈你吗爱瑟丽,你出身世家,真正的山姆国上层社会。而你的父亲又是国务卿史密斯先生,那可是山姆国除了总统之外很重要的领导者之一。只是我很不明白,以你这样的家世和出身,为什么还愿意为山姆国特情局的人卖命?”徐右兵突然揭穿了爱瑟丽的真实身份,因为他想弄明白她真实的想法。

    她是个好女孩,并且看来绝对是不经常执行任务,要不,也不会这么生涩,都将自己压在身下了,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样再继续进一步的动作。

    呵呵!

    就这样还想玩我,还想在我的身上掏出你想要的东西。徐右兵突然为这个女孩感到可怜。

    他甚至想,是不是他的父亲史密斯先生逼迫她这样做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简直是太悲催了。自己的女儿都能够牺牲,山姆国这帮家伙们,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