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徐右兵躺在床上,轻轻地扯过薄被盖住肚子假寐。他有些疲惫,或者说很想睡觉。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昨夜的奔袭,其实更因为心情的沉重。虽然灭了费列罗家族,但是兵哥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原因很简单,费列罗家族枝深叶茂。自己虽然灭掉了他们整个家族,但他们还存在余脉。而这些剩余的力量,时不时的到卡拉哈迪搅合一下,那将更令人头痛。

    徐右兵不得不考虑,不得不防备。任何人逼急了都会做出更为不理智的事情。而叙利亚的汽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像这样完全被逼急了的事情,反抗起来才不会计较任何后果。

    所以他需要思考,思考一个更好的防范,思考一个稳定卡拉哈迪最好的方案。

    现在的卡拉哈迪,所有的建设已经走上了正轨,是根本就经不起捣乱的。当前,需要大力的发展卡拉哈迪的经济,快速的将这个小国家在全世界的地位提上去。就像迪拜一样,或者达不到迪拜的层次,哪怕能够达到华夏烟海的程度也是可以的。

    兵哥有一个很大的梦想,他的梦想就是几个十年规划。一个十年建起卡拉哈迪的轻功业、重工业、采矿业、或是石油开采业等等诸多大型企业。

    在这个十年内,稳定卡拉哈迪的局势,让所有的居民都可以安居乐业,人人都有工作,完全参与到国家的建设中来。徐右兵希望,这里的人民运用他们自己的双手,创造一个崭新的,繁荣的卡拉哈迪。

    而下一个十年,就是市政的扩建,企业人文文化的建立,以及卡拉哈迪硬件条件的完善。致力将卡拉哈迪,在两个十年之内,打造成一个现代化的小城市。

    城市的繁荣和富强,直接决定了卡拉哈迪人民的幸福生活指数。提高卡拉哈迪的国际地位,以及卡拉哈迪在全球的经济地位。

    而这期间,还需要军备和防守力量的再次加强,不断的完善。需要立法,设定各种法律条款以保障博茨瓦纳民族证权的稳定。

    慢慢的想着,徐右兵竟然越来越困。他知道这是因为红酒的原因。红酒有助于睡眠,甚至可以平息人的思维。

    可就在他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了的时候,依稀间做了个梦。梦里那个非常漂亮的山姆国美人儿已经将外屋收拾干净了。她将桌子擦拭干净,地面也搽拭干净了,随后将垃圾用包装袋扎紧,放在了门外。

    随后,她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忐忑的将外面的门关紧,甚至上了一道锁,然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跑到洗手间洗了洗手,紧接着竟然端出了一盆水。

    她端着一盆热乎乎的温水,走到了卧室,放在床脚处,开始为徐右兵脱鞋,继而是袜子。轻轻地将袜子丢进了水中。她这才将徐右兵并不是很脏的脚抱了起来,轻轻地往床里面放去。

    只是她抱的时候很犹豫,一直是举着自己的双手,就凌空放置在徐右兵的双脚之上,犹豫着,最终才放了下去。甚至她很调皮的靠近了徐右兵的双脚,忐忑不安的看了看徐右兵紧闭着的眼睛,这才非常滑稽的靠近了徐右兵的脚,忍不住闻了闻。

    我靠!

    兵哥忍不住心都抽抽了,要不是自己装睡的话,哪会知道她连这么搞笑的事情也会做出来。要知道这可完全与她小淑女的清纯玉女形象很不配。这种场面,要是被人拍了下来,再发到网上,瞬间就会引起全世界的震动,引起爱瑟丽无数粉丝们疯狂的呐喊。

    “不算太臭,竟然没有什么味道啊!算啦,那我只帮你洗袜子好了,我就不给你这个笨家伙洗脚了!”爱瑟丽自言自语的,好像又是特意的要向徐右兵解释的一般,顿时就令假寐的徐右兵无限的遗憾。

    哥不是大臭脚,可这样你就不给我洗了吗?要知道你现在可是老子的勤务兵,不仅仅要洗袜子,甚至还要洗小裤!

    哈哈哈,不能不说此刻的兵哥很邪恶,这家伙竟然在自己的心里无限的歪歪着,歪歪着对爱瑟丽银荡的想法。

    而令兵哥诧异的是,爱瑟丽真的就要端着脸盆离开了,感情她真的要去帮自己洗袜子。

    可就在爱瑟丽端着盆子,想要起身的时候。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腰好像一下子扭着了,顿时疼的连站都站不稳,一下子就朝席梦思倒去。甚至在倒地的瞬间,拿那水也完全的泼了出去。

    “啊!水!”哐当一声响,盆子跌落在地,却把一盆水全都浇在了床尾。连带着水里的那双臭袜子,也被泼在了床尾上。

    而可怜的是,她就那样傻呆呆的仰头朝后倒去,此刻尽管知道自己已经泼了一床尾的水,但她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没有丝毫的办法。

    噗通!

    再一次的跌进了大床,这大床又软又舒服,甚至软硬程度,只需要按一下床头处的一个按钮,便可以调节到自己喜欢的软硬。甚至这种床还带有适合身体躺上去的自动记忆系统。它完全可以根据上面躺着的人的喜好,而自行设定软硬舒适度。

    “你要干什么?”徐右兵突然睁开了眼睛,但却把爱瑟丽吓了一跳。

    “没有,我只是跌倒了!不好意思,把你弄醒了!”

    “跌倒了?你会泼我一身水,我的天,这还怎么睡,你看看,下面全都湿透了!”

    “下面?湿透了吗?”爱瑟丽刚想做起来,但是此刻的软床依旧是先前的那种最软的舒适度,这么软的床,使她的身体完全陷入其中,又能怎么能够轻易地起得来。

    “不信你摸摸,你自己搞的事情,你说湿不湿!”徐右兵一转身,竟然看到了一张已经由紧张瞬间憋得全红的脸。

    我靠,粉黛含羞,双颊绯红,这女人一定是想歪了。我只是说你泼水将床尾泼湿了,连带着湿了我整双腿,可是你这样子,明就没想好事,你在误会什么呢?

    “啊,摸摸?这”爱瑟丽一听这话,恨不得立刻上去狠狠地踢徐右兵一脚,这家伙简直是太可恶了,这样的话,他也能够说得出口。还下面湿了,怎么能够这样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