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兵哥不动,并不代表着这名军官不再挑衅,这家伙见自己的挑衅直接被徐右兵忽略了,顿时气恼不已,你这是连看也看不起我啊。

    转眼,他立刻就看见了站在徐右兵身后的爱瑟丽,于是再次冷哼一声,大声的叫到:

    “爱瑟丽,你站在那里干什么,过来陪我喝酒!”

    哗——

    如此霸气的一声吼,完全没将任何人放在眼中,甚至连罗恩中将的脸色一下子都变得难看起来。爱瑟丽是罗恩中将指明了过来服侍徐右兵的,这小子此刻毫不给他这个指挥官一点面子,他不仅仅在挑衅徐右兵的威严,甚至还在挑衅自己的威严。

    “威尔-史密斯,如果你不喜欢待在这里,你可以出去,没人拦着你。你要喝酒可以回到你的宿舍去,不要在这里丢丑!”

    不想就在所有人都看向罗恩中将与徐右兵的时间,爱瑟丽突然出口。她恼恨之极的训斥着这个威尔-史密斯,并且看起来非常的生气。

    “混蛋爱瑟丽,你是我们史密斯家族的公主。你怎么能够跟在一个臭虫的后面走来走去。我让你过来是要维护史密斯家族的脸面,你简直是给史密斯家族丢尽了脸!”

    “你!威尔!你无耻,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凭什么!我是在执行任务,你要注意外交礼节!”爱瑟丽气的张口结舌,清纯玉女的形象让她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骂人的词汇出来反击自己的这位弟弟。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她实在是觉得很丢丑。

    无尽的委屈顿时萦绕在心头,刹那间晶莹的泪水就在她美丽的大眼睛中打转。

    “出去威尔,我不想在这里见到你,即便你是威尔-史密斯!”罗恩中将终于是发火了,将军的威势尽显。他狂傲的指着威尔,立刻就想将这家伙赶出去!

    “哼,罗恩将军,你很威武,可是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虽然你躲过了一劫,但是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你就会被军部召回,然后等待你的就会是老账新账一起算!”

    这句话,威胁的意味很浓,就连兵哥都听明白了。躲过一劫,说的就是在哒卤门岛这帮将军们被自己狠虐的事实。这在山姆国是非常丢脸的事情。但好像这小子很有能力,他不仅仅不惧怕罗恩将军,甚至还能利用那次事情旧事,再次影响到罗恩的将来。

    徐右兵不仅对这个威尔-史密斯高看了一眼。小子背景不凡啊,并且牵连到了爱瑟丽。那么说他们就是一个家族的。徐右兵顿时明白了,这个著名影星的背后就是史密斯家族,而史密斯家族,兵哥简直不需要思考,因为现任山姆国国务卿,就出身于这个家族。

    山姆国的国务卿相当于华夏的外交部长。但根据山姆国宪法规定,他又是排名第一的部长,即首席部长。其权利巨大,执掌国玺,就连总统辞职也要向国务卿提交辞呈。

    而国内一些联邦事务公告文件都必须由总统和国务卿连名签署。也就是说山姆国的国务卿,不仅仅掌管着山姆国的外交事务,并且掌管着山姆国这个联邦合众国的很多联合事务,他是内阁会议和国家安全委的重要领导,其职责包括参与制定、发布、保管国内的法律法令,为国内行政部门的人事任命做公证,巨大的权利表明,他是仅次于总统的存在。

    想明白了这些,再看罗恩此刻窘迫的状态,徐右兵立刻便满面寒霜。

    本以为他就是个小角色,是一些诸多狂妄的家伙中很没出息的一员,但现在看来,自己还真是低估了他。并且这家伙很不会做人,不仅仅不顾及他们家族的脸面,不顾及现任国务卿史密斯的脸面,甚至连他的亲姐姐他都一点面子不给。

    这样的人,兵哥最喜欢替他们的长辈们教育教育他。原因很简单,你没人教,那老子就替你爹妈教育教育你。

    徐右兵才不会惧怕什么国防部长国务卿的,他连威尔逊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一个国务卿。

    “爱瑟丽,你不应该和他一般的见识,毕竟他还没长大。罗恩,我们应该继续吧!”

    “啊,徐,正是,正是这样的。他是爱瑟丽的弟弟,你看他说话很直接,希望您不要介意!”罗恩非常抱歉的看着徐右兵解释着,此刻这名中将看在徐右兵的眼中,就像一个和蔼的并且谦逊之极的小老头,他简直是有些窝囊。但徐右兵很理解,罗恩实在是没办法,谁让威尔-史密斯的背景的确是太大了呢,他真的惹不起。

    而此刻宴会厅中诸多的将官们也赶紧随声附和罗恩中将的话语,有大部分将军们还是非常拥护罗恩中将的,因为他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来这里等于同时被山姆国发配了。

    但也有一小部分将官们没有随声附和罗恩中将的话,甚至显然的没有靠近徐右兵。在面对威尔的挑衅之时,这帮人隐隐有瞬间分成两派的架势。

    人性,是一个很势力的东西,在面对强势的时候,很多人不自主的就会做出选择。

    “放屁,尼玛的,你说谁是小孩呢,你简直是找死!”

    啪的一声,一只酒杯直接朝徐右兵飞来,非常干脆的摔在了徐右兵的脚下。猩红的酒液飞溅,立刻就污了徐右兵刚刚换上的,雪白的礼服。威尔怒了,这家伙随即大踏步的向徐右兵冲了过来,并且手中还提着一个红酒瓶。

    “你混蛋!威尔!你太让我失望了,你都身为大校了,你的行为让我看起来的确是一名孩子!”不想,就在唐奎随即朝前一步跨出的时刻,爱瑟丽突然就挡在了徐右兵的身前,她已经看到了自己弟弟高高扬起来了的酒瓶子,这一下要是被砸到了,非要把脑袋砸破了不说。

    嗖——

    千钧一发之际,徐右兵猛地就将爱瑟丽拉入了怀中,随即无比蔑视的一个鞭腿,直接就踢中了嗷嗷叫着要举着酒瓶子给自己开瓢的威尔。

    这一脚霸气十足,威力狠辣。只一脚,威尔顿时就被当空踢飞,他就像是一块破抹布一般的,直接被徐右兵一脚给踹回了吧台的中间,顿时砸倒了一片琳琅满目的高档名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