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放开你,为什么,难道你不是罗恩要送给我的礼物吗?”

    “不,你误会啦,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哦?哪种人?我可以让你成为我的王妃!”

    “不是的,我不要做你的王妃,我根本就不想嫁人!”

    “我有数不尽的财富,油田,包括矿井还有钻石矿和金矿!”徐右兵再次加大了诱惑的力度。

    “你不要欺负我,我只是一个小兵!”爱瑟丽快要哭了,那样子像极了一个待宰的羔羊。

    “难道你对金钱不感兴趣?那你对什么感兴趣,啊,对啦,我可以让你成为更有名的明星,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不要,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你如果欺负了我,我会立刻跳入海中,让你永远负罪,永远内疚!”爱瑟丽突然强势的瞪着徐右兵,心中露出了决绝的表情。

    “难道不是罗恩让你来诱惑我的?那还真是太奇怪了!”徐右兵无奈的起身,他可不想把这个玩笑开过头了。或许自己真是误解爱瑟丽了,但怎么看她这决绝的眼神,也不像那种屈服于潜规则的女人。

    “诱惑你?你!”啪的一下,爱瑟丽竟然伸手就抓起了一个枕头,直接朝徐右兵砸了过来,而这一下,直接砸在了兵哥的脑袋上。

    “你敢打我?”兵哥一把抓住了飞过来的枕头,作势要拿着枕头砸向爱瑟丽,不过他瞬间就停手了。因为美人儿突然哭了,晶莹的泪珠无声地滑落,她双手抱着肩膀,就那样坐在自己的床上,肩膀委屈的一抖一抖的,看得徐右兵再也下不去手,再也无法将玩笑继续下去。

    “行了,别哭了,我只是想弄明白,那个罗恩究竟在搞什么。把你这么漂亮的美女派过来给我当勤务兵,我可用不起!”

    兵哥说完不再理会爱瑟丽,匆匆的穿起了衣服,而他哪里知道,爱瑟丽看似用两手抱着肩膀在哭泣,其实眼角的余光却在暗暗的观察着这个男人。

    他是那么的伟岸,那么的粗鲁,这个可恨的家伙,偏偏长的这么棒,一身简直就像是大猩猩一般的肌肉,衬托出了他良好的身体素质。而再看他浓密的头发,浓浓的大眼睛,还有东方男人特有的小帅哥形象,简直是让爱瑟丽暗里着迷。

    他的体型健美修长,一双大腿匀称有力,臂膀结实而不张扬。如果说爱瑟丽见识过太多的男影星的话,可以说此刻的徐右兵在她的眼里,简直要比那些就像是小白脸般的男影星有魅力的多,因为他太有男子汉气概了。

    你看他微微一怒,顿时霸气横生,就仿佛深冬的严寒来临,突然将人完全笼罩在其中,禁不住的令人瑟瑟发抖。而当他突然将霸气收敛,整个人就像是一位邻家大哥哥一般的,和声细语的,就连劝解人的语言都那么的朴实无华,只一句,就让误会烟消云散。

    哼!

    臭家伙!

    原来他只是试探我!

    哼!

    臭家伙!

    但你知道吗,你已经惹到我了!看我一会绝对会给你好看!

    敢惹爱瑟丽的不多,甚至可以说在山姆国乃至整个好莱坞就没有。那是因为爱瑟丽的出身太不寻常了,这一点,只从她一参军便成为了一名女上尉就可以猜出来,其实人家绝对是有后台的人物。

    兵哥可不知道爱瑟丽脑子里突然间有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他快速的穿完了衣服,甚至连鞋都穿好了,这才一转身对着床上的爱瑟丽说道:

    “你还在生气?那你可以原谅我吗尊贵的女士,我邀请你参加宴会怎么样,就当我向你道歉了?”

    “什么?你——你邀请我参加宴会?哼!”爱瑟丽顿时就从床上一翻身跳了下来,转身就向门口走去。你邀请我参加这个宴会,我还需要你邀请。哼!

    她心里实在是气愤不过,但是一抬头,她直接愣住了。

    他真的在逗我,房门都没关!

    奥卖糕的!

    爱瑟丽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徐右兵,突然伸手指着房门,大声的说道:“你还真是在考验我?”

    “呵呵,要不,你认为呢?”徐右兵非常的不以为然,不关房门可不是失误,更不是兵哥没有发觉,而是国际上通用的传统。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如果关上了房门的话可就说不清了,可要是不关,那完全就是玩笑了。

    不想爱瑟丽转而一笑,俏然的走到了兵哥的面前,突然抓起床上的领结,认真的帮徐右兵系在了脖子上。

    “这可是高档宴会,出席的都是各大军舰的将军们。还有,袖扣你应该系好,这个只需要将它插上,别上去就可以了!

    只可惜,好像少了些什么!”

    爱瑟丽退后几步,断然的上下打量着徐右兵。天哪,这还是刚才那个形象有些邋遢的人吗。除去了数码迷彩作训服穿上了一身高档礼服的他,简直就像是一名王子般的俊美。

    爱瑟丽一时间竟然有些迷茫了,这身衣服和他很相称,白色的礼服,白色的衬衣和领结,加上金色的袖扣,搭配起来,浑然相得益彰。

    “喂,再看就要超过时间了,我可是知道,难道我们去晚了的话,罗恩会不会误会呢?”

    “啊,你等一下,等一下,几分钟就好,我马上回来!”爱瑟丽一时间恍惚,她突然想到自己刚才就是被这个小帅哥压在了床上,一时间,差一点压得让她喘不上气来。

    嗖!

    就像一道风,爱瑟丽转身就跑,尖尖的高跟鞋踩在木制的地板上,嘎达直响。而果不其然,还没用三分钟的时间,这个爱瑟丽又嘎达嘎达的走了回来,但是她的手上却多了一个精致的方盒子。

    打开,里面赫然是一块蓝色的蓝宝石镜面的高档手表。

    毫不犹豫的,爱瑟丽除去了表上的包装,撕开来表链上保护用的的塑料薄膜,顿时一只百达翡丽精装限量级的蓝宝石男士精致款商务表便呈现在了徐右兵的面前。

    “好看吧,我给你戴上,你身为一名将军,怎么能不戴一款手表呢?我跟你说了,那可是高档宴会,而男人如果带一款精致的手表的话,立刻就会彰显出您不凡的身份!”

    “啊,这不好吧,这只表你是从哪里来的,恐怕不便宜吧!”徐右兵推脱着,他从没有戴过手表。试想身为一名特种战士,带着一款手表的话,那还不得分分钟给摔成破烂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