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威廉眼尖,这家伙不愧为杀手出身,在乔治大吼一声,命令持有*发射器的士兵进行*发射准备的时候,他就大叫不好。

    “gogogo,隐蔽!徐,他们有*发射器!”

    黑夜中,徐右兵再次隐身藏在了花坛之后,手中的枪慢慢的伸出花坛边缘,凝神、静气。

    对面四五个家伙依次排开,自动步枪下挂着*发射筒,快速的瞄着。

    哒哒哒

    兵哥瞬间暴起,快速的翻腾奔跑,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就在乔治大吼着干掉他的时候,兵哥手中的枪再次响起。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扳机一扣到底,兵哥嘴里发出了震天动地般的怒吼,他就像天降杀神一般直直的朝敌人冲了过去。这一嗓子汇集了他的全部精气神,甚至要比他在哒卤门岛上的那一声怒吼还要高亢百倍。

    傻了,完全被震傻了。古有张飞张翼德长坂坡震杀曹兵大将,今有徐右兵横刀立马夺敌心魄。

    这一吼,甚至让对面那帮家伙枪都没能握住,就像心口突然被一把大锤击中了一般的,猛然间颤栗不已,慌乱如麻。

    哒哒哒,步枪火舌飞吐,兵哥可不会等这帮家伙们反应过来,他一边扣动着扳机,一边快速的更换着*。他就这样,大踏步的向前走着,径直走着。而每走一步,前面就会倒下去十几具敌人的尸体。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真可谓步步惊魂,步步惊心!

    “不!这是个魔鬼,发射,杀了他!杀了他!”乔治一开始真被吓呆了,甚至他突然不自觉的捂住了自己的双耳。但,捂住后,一会的时间他才反应了过来。怎么会这样,自己这边的士兵们有一个算一个,竟然两股颤颤的就那样站在那里,等着被人拿枪扫射,等着给人当靶子,等着送死。

    “法克鱿!”一把抢过来身边一个家伙手中抓着的步枪,乔治装上*直接开火。

    嗖!

    轰隆隆!

    烟尘弥漫,乱石飞天!

    这一炮真可谓精准至极,直直的向徐右兵打去。

    而紧跟着,乔治又发射了一枚*,看到前面终于是不见了那个杀神的影子,他这才突然长长的吐了口气!

    “快,他已经被我打死了,给我冲,冲上去!看看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命令下达,但是让乔治疑惑的是竟无人执行,他不由自己的转身望去,却看见自己身后堪堪只剩下不到二十来个人。

    卧槽!

    仅仅是一个照面,自己这边就伤亡过半!这要不是自己机灵,一炮将这个杀神给轰了,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还他妈的愣着干什么,给老子冲!冲上去,占领那处花坛!”乔治一马当先,端着突击步一边开火一边往上冲。后面二十多个队员这才警醒,立刻跟着往上冲。

    可还没等冲上前两步,就见乔治的身子一软,顿时便仆倒在地。不仅如此,他身后跟着的诸多队员们也纷纷中枪,不用看,竟然都是一枪爆头,死壮惨烈。

    这边唐奎死死地趴在花坛的一角,他的前面能有二十多名敌人。他不敢轻易露头,敌人边冲锋边扫射,枪打的如同爆豆。但是花坛处有一个空隙,他顿时扑了过去,几个短点射就放翻了三个人。

    “老大,老大你怎么样了,听到了请回答,威廉,掩护我,我要杀了他们!”唐奎狠狠地抽出了*,更换上满弹,继续点射。他甚至想直接站起来,直接端着枪打到连发的位置,全踏马的突突了这帮混蛋。

    尼玛的,今个要是我大哥有一点状况,受到了一点伤害,我就全部凌碎了你们!

    “我没事,注意隐蔽,威廉小心,小心*!”

    轰隆隆!

    徐右兵刚刚喊完,威廉那里就被一排*炸飞。这家伙躲在一颗矮树的后面,那是一颗热带的绿叶乔木,枝叶茂盛,很适合隐蔽。但却不能阻挡子弹,起不到任何的阻挡效果。

    三四枚*,几乎是同时炸了过去。顿时就将那颗低矮的乔木炸飞,树枝和叶片全被卷向了高空,就连地下的泥土都被炸了起来,竟然在原地炸出一个几米深的大坑。

    “威廉!你个混蛋!你特莫的为什么要暴露目标!”唐奎怒吼着,再也不顾了,他直挺挺的站了起来,端起自己的步枪,打到了连发的位置,对着剩下的十几个人完全不要命的扫了过去。

    “唐奎!”徐右兵目赤崩裂,迅速对着十几名敌人就是一梭子。但为时已晚,眼见着对面敌人无数颗子弹全都砸在了唐奎的身上,这家伙摇晃了两下,终于是忍不住,一头扑倒在地。

    有徐右兵全力的一击,顿时又倒下了七八个敌人,乔治一愣,带伤狂逃。现在他的周边剩下来还不到五个人,此刻再不跑,那纯属傻13。而兵哥眼见着这家伙逃跑,却顾不上去追,他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到了唐奎的身前,顿时俯下身子查看着唐奎的伤势。

    “阿奎,你怎么样了,能说话吗?阿奎!”

    轻轻拍打着唐奎的脸腮,徐右兵强忍着泪水,心中血泪翻滚。

    “看看看威廉!”

    “卧槽!你踏马的不要命了,我还以为你挂了!”兵哥转头抹了一把泪水,这才向威廉那里快速的奔去。唐奎没事,这家伙竟然穿着两件防弹衣,麻痹的,他早有准备。不过还是命大,要是哪怕有一颗子弹打中了脑袋,这家伙也铁定完犊子了。

    “威廉?威廉?你没死吧?”

    “死不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样的场面也能让我挂了,简直是开玩笑。本王子的性命最重要,能够杀了我的人除了老大你,还没出生呢?”

    “嘶!你说啥,你这个混蛋,我咋听着这么别扭呢。你的意思就是我还没出生?”徐右兵一眼就瞧见了跌坐在花坛内的威廉,这家伙好像也受伤了,大腿处一片血迹。但他犹自强忍着,愣是嘿嘿直笑的看着自己。

    “你也知道,我的华夏语并不是很好,要不是有枭娜和迷夏教我,我到现在还只会说一些简单的打招呼的日常用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