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雾弥漫,又加上无尽的硝烟升腾,整个小岛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而此刻费列罗家族并不知道,攻击他们的只有三个人。但,也绝不相信,像保安队长说的,会是一膄战舰。

    而此刻的费列罗,甚至心中有两方面的判断,最有可能的,他认为这是卡拉哈迪博茨瓦纳-徐的报复,他在报复今天达瓦对他女人所做出的绑架行为。而还有一个判断,费列罗甚至认为不会是博茨瓦纳-徐在作为。

    因为认真分析下来的话,卡拉哈迪距离拜迪斯毕竟隔着遥远的距离,这家伙就算是要采取报复措施,也不会来的这么快,再说,他已经是一国之首相,绝不会冒险攻击自己家族的海岛。

    因为这处海岛代表的可不仅仅是费列罗家族的存在,其实,在广义的大方面来说,他其实代表着山姆国驻中东地区的所有利益。

    所以,费列罗甚至做出了第二种判断,那就是这一定是那些疯狂的,被金钱迷失了双眼的海岛所为。对,一定是这样的,海盗们拥有快艇,冲锋舟,并且携带着肩抗式*,或者是简易的步枪上装备有*发射器。而那种肩抗式*,只要换个弹头,就可以发射小型的,肩抗式*。

    这种肩抗式单兵*价格极低,不论是恐怖组织或者是海盗都可以买得起。发射一枚才几千美元,而他所造成的破坏力却是巨大的。

    抬眼望去,整个海岛已经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到处都是无尽的哀嚎之声。甚至费列罗可以清晰的听到诸多的女声在呼唤。他知道,那是他为数众多的家眷,还有他养着的更多的女助理们。

    惨!

    惨不忍睹!

    熊熊的大火已经燃烧了起来,甚至是照亮了半边的夜空,驱散了浓雾。这帮悍匪使用的竟然有*,猛烈的大火已经吞噬了近半的海岛。而强爆炸造成所有建筑物倒塌,损失惨重。

    最让费列罗不忍心的是,在自己的别墅中,他收藏了大量的古玩字画与值钱的古董艺术品,恐怕此刻已随着大火被焚之一炬了。这些东西可要比这些建筑物值钱多了,因为那可是费列罗家族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很多老物件就连山姆国的国家博物馆都没有馆藏,其珍贵程度,可以说是全世界中的孤品。

    “混蛋,我和你们势不两立!来人,将酋长带进地下掩体,命令所有的人向地下转移!乔治,把你的枪给我,带着你的人,给我冲!”费列罗目赤崩裂,心如刀绞。

    很明显的一声惨叫传来,他甚至想到那会不会是他最烦人的妻子。今夜她多次催促他回去休息,还说她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可是自己没时间提醒她,更没有告诉她要小心,要注意安全。

    是的,在自己的家中,夜晚睡觉,需要注意什么安全。可是,可偏偏,现在就连家都没了!

    “找到火力点没有,你踏马的给我弄明白了没有?”

    “报告总裁大人,就在前面,正前方,看*就是从那个方向发射过来的!”乔治终于是看清了火力发射的轨迹,看清了*打来的方向!

    “所有人都有,给我集中全部的火力,向他开炮!”

    轰隆隆,轰隆隆隆——

    剧烈的炮声震耳欲聋,掩藏在地下掩体内的火炮和加特林发挥出了完全的作用,沉着一点,集中了所有的火力,向海面打了过去。

    突突突突突突突

    十二管重射速的加特林,以每分钟六千发的射速打出去,顿时封锁了整个海面。但,这还不算完。因为这仅仅是一挺,紧跟着,后面突然密密麻麻的打过来无数的子弹。这种子弹的大小能有巴掌大,握在手中沉甸甸的,简直就像小炮弹一般的恐怖,如果挨上一枪,直接就没救了,远距离被击中的话,能将人从半腰撕碎。

    无数的地下隐蔽火力点冒出了头,无线电传来了最新的消息,已经于山姆国第五舰队联络上了,他们正在与拜迪斯现政府取得联系,救援马上就到。

    而虽然先前损失惨重,岛上诸多的建筑物几乎被焚之一炬,全被炸毁。但受伤的人员并不多,除了费列罗的大老婆被炸死了以外,再就是一些安保队员和家中的菲佣们,而孩子们可都不在岛上。

    闻听汇报费列罗顿时精神大振,人到中年,最开心的莫过于死老婆!尼玛的,要不是这个老婆家中确实有点实力的话,费列罗早就把那些俏女子搬到岛上来了。

    可想不到,今个竟被炸死了。要是能把老酋长也炸死了,那简直就是天助我也!

    人生三大事,升官发财死老婆!这对费列罗来说,今晚帽是都能摊上!

    靠你妹的!

    “来人,撤,命令他们给我狠狠地打,不要吝惜弹药,一定要杀光他们!”说实话,此刻的费列罗虽然心中痛快无比,但人活到这么大的岁数了,自己的老婆就被人这么干掉了,他虽然已经厌烦了,已经不喜欢了,但,他对他老婆也是有感情的。

    所以他并没有乐出来,反而是沉重的下达了反击的命令。同样,比起老婆的死,最让他心痛的还是那些古董。

    “杀,一定要杀了他们!”费列罗被乔治拖着往地下掩体走去,但一路上还在喋喋不休的发着狠。甚至忍不住,三不六九的猛回头,对着无边无际的大海就是一梭子。

    地下掩体很大,足足能有半个足球场的大小,在这里,一半是躲避灾难使用的临时避难场所,另一半被改造成了酒窖和地下存储仓库。

    恼怒不已的费列罗一头扎进来,打开了一瓶红酒咕咚咕咚的就灌了几口,随后一使劲啪的一声砸在了墙上,顿时猩红的酒液沁湿了半边墙壁。

    去,去瞭望孔!

    大海上,浓雾渐渐地消散,战斗打了已经能有二十分钟,三个人带来的*已然所剩无几了。兵哥沉着的使用瞄准镜瞄着岛上的重火力配置点,将狙击炮的精度调校到最高。

    随后他从背包内摸出了三颗高爆纽扣*,用胶带死死地缠在了狙击炮的弹头上。兵哥缠的很小心,很仔细,成品字形对称分布,甚至胶带的用量都考虑在内。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