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的,兵哥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错误。他对小艺太愧疚了,他已经给小艺造成了一次伤害,如果不是藤野博士的话,很可能小艺现在都是一个植物人状况,还躺在病床上深度昏迷!

    而自己这一次的疏忽,本来就是能够预料到的。但不想,竟然还是失误了,给敌人造成了可乘之机!

    “混蛋!”

    徐右兵狠狠地跺了一脚,竟然跺的脚下的地砖都猛地一颤,吓了大金一跳。

    我那个妈呀,此刻的大金,见到了兵哥是连眼睛都不敢直直的瞄上去。

    见到了,见到了,真的见到了,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神一般的大哥大啊!

    还不就是神吗?你看这混身上下的威势,这一脚跺下去的狠劲。早就听说老大能打,甚至是特种兵王出身,在华夏就叫什么狼王的存在。

    哎呀我的妈啊!

    今个一见,简直是不敢仰视啊!

    莫名的,大金甚至觉得浑身禁不住的颤抖,徐右兵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虽然人家兵哥到现在都没正眼的看上自己一眼,但仅仅是那眼角的余光扫来,就突然让大金感觉好像是一把寒刀逼过来了一般的恐怖,刀还没杀过来,大金便感觉自己早就被一刀捅翻了。

    这感觉,浑身酸软,好像血都要流尽了一般的恐怖。

    “兵哥,好在没事,当时有我还有大金在场,正好大金的施工队有五十多个兄弟,所以那帮家伙并没能翻起多大的浪花。虽然他们拿着枪,并且用枪指着大金的兄弟们,可惜啊,楞不是这个拼命三郎的对手。

    你可不知道的是,这家伙有勇有谋,先是装作被吓晕了麻痹敌人,紧接着一铁锹上来就把人家的头给开瓢了。佩服,连我都佩服这家伙的手段!”

    哈哈哈,哈哈哈哈

    唐奎说完哈哈大笑,因为气氛有点压抑,唐奎不自觉的就想到了大金的尴尬,所以尽量制造了一个轻松聊天的环境。

    可不是吗,一个社会最底层的包工头,此刻竟然见到了一国的首相大人,这说出去谁信啊。不仅如此,就怕兵哥不是一国的首相,哪怕就是他以前威震整个烟海市的名头,那也能把大金吓趴下。

    “你就是大金?我谢谢你,大金,你这个情分,我徐右兵记下了!你救了小艺一条命,我徐右兵就欠你一条命!以后我答应你,一定为你办一件可以影响你一生的大事!

    来,兄弟,认识一下,我是徐右兵!”兵哥连忙伸手,向大金握去,他做着自我简绍。

    “大大大大大哥不不不不不不敢!大哥大,我我就是一包工头,我不敢!”大金结巴了,他甚至完全想不到徐右兵会这么说。

    啥?他欠自己一条命!

    我那个妈呀!

    噗通一声!

    大金双腿禁不住的直抖,这家伙很没出息的就跪下了!

    可不敢啊!

    让大哥大欠自己一条命,那要是军哥知道了,还不得把自己装麻袋丢海里面喂王八!

    卧槽!

    就自己这贱命一条的,怎么能和人家大哥大比!

    “你这是干什么,兄弟,你快起来!”

    “不,大大大哥,你可折杀我老金了!我是军哥的兄弟,烟海市军哥。为您办事那就是正常的,你要这么说,我哪敢起来啊老大,我可不敢和您(称兄道弟啊!)”

    老金说的很直接,身份地位在这摆着,今个要真是自大的接受了徐右兵的这番说辞,那恐怕老金以后就别混了。

    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根本就不应该让老大承自己这么大的人情!

    “不,你给我起来,大金,今个要不是有你在,恐怕小艺凶多吉少,甚至就连唐奎都能够折进去。我说了,我欠你一条命,并不是开玩笑。你不仅仅救了唐奎,还救了我的小艺!

    小艺是我的女人,更是我的妹妹。我把她当成妹妹一般的珍惜,决不允许任何人动她一个指头。在这个世界上,胆敢动我徐右兵的人,我必让他付出千倍乃至万倍的代价!我要所有冒犯我的人知道,他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兵哥咬牙切齿,霸气十足。惹了韩小艺,那就是再次直接向徐右兵宣战。

    在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惹,甚至你可以直接和徐右兵叫板,但是敢对韩小艺下手,那徐右兵哪怕就是抛弃了一切,也必将他碾为沉泥!

    韩小艺是徐右兵绝对的逆鳞,任何人都不可触犯!

    费列罗家族注定了要接受死亡的命运,因为他们已经成功的挑起了徐右兵要将他们彻底铲除的怒火。

    徐右兵是一位至刚、至性、至强的儿郎,他的个性鲜明活泼,并且绝对是一个有仇不过夜的主。正所谓男儿一怒为红颜,匹夫一怒血五步。五步之内尸横陈,十步之外毁星辰。

    汇集天下英才,共同建设自己的理想。兵哥志向高远,文驭天下,武虐乱世!佛挡*,神挡杀神!

    如若逆我,毕将血洗苍穹!

    没时间和大金在这种事上纠缠,兵哥转身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道道命令紧急的发出,或明或暗。此刻兵哥已经决定要动手了,铲除这个费列罗家族,刻不容缓!

    而大金也是被唐奎一把拉了起来,见这小子还晕乎乎的没转过弯来,唐奎只能是就站在徐右兵的办公室外面,向这家伙讲起了兵哥和小艺认识乃至交往的过程。甚至包括小艺被劫,再到兵哥救人,乃至小艺重伤成了植物人!

    呼!

    大金听完了这些,才猛然间感觉到了唐奎的用心良苦。原来唐奎给自己的不仅仅是一个机会,更是大哥大对自己的感恩!

    “奎哥,别说了,我明白了,敢动老大的女人,我大金哪怕就是豁出去这条命,也要宰了那帮家伙!奎哥,您对我大金没说的,以后我大金这条命就是奎哥您的了,只要奎哥您什么时候要,我大金绝对不眨一眨眼,立刻就拿给你!”

    “去你妹的,我要你的命干个卵蛋。走,进去,听老大怎么说。记住,以后你就是自己人了,凡事都要为老大想想,学聪明点!”

    “是,是,奎哥,我记下了!”

    屋内,徐右兵依旧在调兵遣将!

    “威廉,我需要你的帮助我的兄弟。请不要再待在你的刚比加尔海岛上晒太阳了,我需要你和我一起出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