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带队闹事的这家伙叫阿卡力卡,是贝旺族族长阿卡的直线血亲。而被逮捕的,正是阿卡,贝旺族的族长。所以这处楼房其实就是阿卡在博茨瓦纳皇城的私有府邸。

    虽然反叛军已经被消灭,甚至反叛氏族的大族长库里希尔已经在战乱中被炸死了。甚至阿卡也被安德利说服,最终投诚了。但对于一些罪大恶极的反叛氏族们的处理,还是要进行。对他们通过不法手段获得的财产,必须要清缴。

    徐右兵不是一位仁慈的家伙,乱世当用重典。所以杀一儆百,杀鸡儆猴的事情,当下就是卡拉哈迪建国的首要大业。没办法,任何政局的稳定,都是在痛下杀手中进行的。而只有消灭了反抗的源头,最终才能建设和发展。

    最近的两大事情就说明了要全力清缴剩余反叛者的重要性是绝对不会错误的。那就是上次被山姆国利用的,那些抢劫军用运输卡车的叛军们;还有就是这次,在皇城门口,直接刺杀徐右兵的事件。

    卡拉哈迪还是不稳定的,政局还是混乱的。爆乱不断,劫匪横行。所以才有联众国的维和警察部队的驻守。

    而阿卡力卡就是一位典型的反抗者的代表,他甚至继承了阿卡的斗志,就在阿卡被当局逮捕的第一天,这个家伙便登高一呼,重新聚集起来反抗氏族的余势们,誓要和卡拉哈迪当局斗争到底。

    而这样的人,正是当前国际能源组织费列罗家族需要拉拢和掌控的人。

    达瓦,就是他们的直接联络者。为了拯救自己的弟弟惠普,弗列罗老爷子下了死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为营救惠普做努力。费列罗家族只有这两个血脉,而他们的家族太庞大了,如果惠普被处死了的话,只剩下达瓦,势必不能完全掌握家族的生意和诸多的家族势力。

    所以达瓦一直都在找机会,甚至他动用了诸多的关系,最终查找到了和徐右兵有着直接关系的几位女人,好家伙,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他们都在卡拉哈迪。

    好吗,达瓦立刻派人紧盯,因为杀上门直接进行绑架显然是不可能的。这帮女人竟然非常重视她们自身的安全,公司总部有重要安保力量把手,不仅仅人家有自己的安保队伍,甚至门口还有维和警察执勤。

    国际维和警察达瓦可不想惹,因为只要惹上这些家伙,那就像被狗皮膏药黏上了一般的,甩都甩不掉。达瓦不会给自己的家族再找些没用的麻烦。为家族无端的竖立更多强大的敌人。

    还好,还好,机会不费有心人。竟然有一个落单的。

    还竟然直接朝着贝旺族阿卡原来的私有府邸而来。好吗,这边卡拉哈迪当局刚刚没收了阿卡的财产,等拍卖的时候,自己赶紧花钱买了过来。却不想今天有了大用处,这个女人竟然异想天开的,要买下来把这里建成医院。

    于是一番设计,达瓦得逞了,他先是赶紧制作了两份一模一样的房产证,一本卖给了韩小艺,一本直接拿着当做奖励,只要阿卡力卡能够将韩小艺给他抓到手,达瓦不介意直接将这处根本就没有多大价值的地盘奖赏给他们,让他们作为在卡拉哈迪的藏身之地。

    但却不想,就这么一件小事,阿卡力卡都办不好,他离阿卡差得远了,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这家伙甚至连枪都打不准,而他手下聚集起来的这帮族人们更可笑,根本就是一些紧急逃出了卡拉哈迪的难民,对于枪这种东西,他们甚至都没有接触过,更不要说还能瞄准了打人了。

    很多家伙拿着枪,连保险都不会开,甚至连装填子弹都要教半天。而你这边刚刚教会了他们怎么装子弹,怎么对着人扣动扳机,怎么瞄准。把枪递给他们,一转手他们就忘记了。

    虽然也能举起来,对准人,甚至开动扳机,但是此刻的他们,却忘记了要先打开保险。而等他们再打开保险的时候,枪口不是朝着天,就是对着地,就别提还能打中人了。

    哎妈呀,简直就是一堆奇葩!

    这些简直要比土著人还要笨的家伙不是不聪明,而是根本就没有接触过枪支,甚至对他们来说,拿着一把枪指着人,完全的没有底气,甚至他们都不敢开枪。

    这玩意能够打死人吗?

    而他们,最熟悉的,最喜欢的,还是那种弯弯的割胶刀或者直接就是长矛和大刀。

    刀子捅进去,血流出来,那才叫战斗!

    头上插个羽毛,捅完了刀子割下敌人的头颅,高高的举起,那才叫战士。甚至打仗之前必须要有擂鼓。

    一帮兄弟在后面掠阵,拍着擂鼓,头插着羽毛,高声叫喊着给冲上去的勇士们鼓劲,那才叫战争!

    可怜的阿卡力卡就这样狼狈的逃了回来,但是他却不想,自己已经被人死死的盯住了。虽然对于阿卡力卡来说,脚力非常的快,机警的要命,但他也绝对斗不过久经训练的老警察我们的二土大队长。

    大唐二土从警校毕业后就跟着马景涛先在刑侦口混,那刑警队跟踪罪犯抓捕犯罪份子的本领简直是一流。个顶个首先要学的就是盯梢和侦查。更要掌握反侦察的技巧。而这些技巧,都是几千年来华夏巡捕们集结的老经验了,更是融合了华夏国21世纪追捕犯罪分子的新技巧。所以对跟踪一个阿卡力卡来说,唐奎一出手,直接手到擒来。

    这是一处位于博茨瓦纳近郊的小部落,正处在一片水草丰盛的草地之中。部落里面到处都是那种圆圆的,使用茅草建设的小圆锥形的小房子。那是土胚四面环成了一堵墙,中间留个门,顶上盖上圆锥形的茅草顶。

    就是这里了!

    咦!

    怎么还有外国人!

    大金刚想走近了看看,就被唐奎一把给按住了。从腰间摸出来一支瞄准镜,唐奎直接观察起来。这支瞄准镜的精度非常的高,唐奎一直都不离手。这可是杨国涛当初送给他的礼物。

    想想,和兵哥还有关系。曾经三个人只身驾驶着飞鱼快艇就深入了公海,三个人就敢叫板岛国的太阳号。

    那一场大战打的天昏地暗,最后唐奎晕乎乎的,直接都给累脱力了。他甚至都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了烟海市。不过在三天之后醒过来的时候,这家伙手里面还是死死地抓着一支瞄准镜,而很显然,就是这一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