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话说老金抡的兴起,刹那间又找到了曾经在烟海市叱咤风云的赶脚。好家伙,袍哥带着一帮小弟兄,叼着烟卷露着胳膊,脖子上小拇指粗细的大金链子必须要挂上,不管是镀金的还是鎏金的,最起码要有个派头。前胸连着肩膀上狰狞的刺龙张牙舞爪的煞是威武。

    要这样,才能吓住人。

    混不混社会身上有没有刺青是一大讲究。而有刺青也不能代表就是混社会的。这要让人一眼看出来是混社会的还得有派头,那就是走路一定要横着走,晃着膀子拉着翅。正经姿势绝不做,歪着身子斜着眼,小模样一看就很拽,我惹你没商量,没事你离我远点你可别惹我。

    而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身后最少要跟着两名以上的小弟捧着场。社会大哥就要有个社会大哥的派头,没有小弟给你往上冲,抡砖头挥砍刀的,那你这个大哥还怎么混。

    所以警察盯得也是这种人,呵呵,往往案底在所里已经给你建了八尺厚,就等着你一飞冲天进牢笼了!

    而老金想当年在烟海市是多么叱咤风云的一位人物,这家伙愣是仗着自己膀大腰圆胳膊粗,联络起了一帮小弟兄,专门来往工地拉土方。

    土方沙子可不是那么好干的,都是一些有名的社会地包弄了几辆渣土车靠把持着工地大门强买强卖做生意。这东西可以说只要关系打点的好,那就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而遇上哪个不开眼的,大金损招有的是,一顿乱棍砸进医院住两月那都是轻的,重了直接麻袋一包开着摩托艇扔海里。至于你能不能游得上来,那就要看运气了。

    而在来卡拉哈迪之前,大金哥就是因为闹大了,把一有名的大公司的项目经理给装进了麻袋包,直接扔进了大海里。这下可了不得了,几个小弟喝晕了,扔的时候忘记了解开麻袋包的扎口,人愣是没能自己扑腾出来。

    回头老金一问就傻眼了,当时就带着可靠的几个兄弟们找到了烟海市的大哥大大军哥,走特殊渠道来到了卡拉哈迪。而正好,大军手下有一支干活的队伍没人领,这家伙也就成了这帮人的包工头。

    而不想来到了卡拉哈迪大金是真学好了,因为到了这里赚钱简直就跟满地捡一般的容易。他刚下飞机一落地,这边就有电话打到了手机上,烟海置业工程对外分包,一条主干道的支路直接就甩给了他。

    好家伙哪怕就是支线,也是城市主干道。预算下来直接没把大金给吓趴下。只这一条支线的道路干下来,半年的时间就能够纯赚五百多万。

    好家伙,知道干工程来钱快,可也没有这么个赚法的不是,人还没到工地,合同还没签,百分之三十的预付款已经打到烟海市一世情缘大军的账户上去了。

    得!

    给大哥大扛饭碗,大金一定要对得起头顶上的一个义字。

    而刚才接到了唐奎的电话,大金立刻就从工地上撤出来五十来个工人,开玩笑,唐奎说得明白,这可是给自家人干活。所以一来大金指挥人就干上了,甚至价钱都不需要谈。

    唐奎是谁,那可是军哥的大哥,要把军哥的大哥给伺候好了,这可是大军的死命令。而现在,明显就是唐奎在泡妞,我滴妈呀,你看这妞水灵的,两个水灵灵的大眼睛,看人就像是从电视上下来的一样,那模样,俊俏的大金都不敢仔细打量。

    小丫头不仅仅水灵,更灵动活泼。这么小的年纪就能整个医院,来头不小啊!

    所以大金一开始就卯足了劲,可得帮唐奎把这活给干好了。不仅仅要干好了,还要干得漂亮,所以连装修队,大金都拍着胸脯包身上了。

    但不想,活刚动起来,就来了一群找事的。

    麻痹的,找死呢。一开始大军还真是有点熊。毕竟自己身上摊着事呢,还有这可不是在烟海市。你看看来的这帮人,多可怕啊,一水的外国货啊。华夏人最不能惹的就是外国人,为啥,那因为从老祖宗那一辈就开始忌惮!

    但是一枪把大金给砸清醒了,尼玛的,谁是外国的,老子才是外国的。

    而今翻天覆地慨而慷,老子在你们国家才是最牛逼的存在。

    想明白了,又有唐奎罩着,大金不顾一切的、一马当先的就冲了上去。拿着枪有毛用,有本事你往老子胸脯上招呼。

    狠劲一上来,大金颇有些一马当先万夫莫开的架势,手里的铁锹抡起来呼呼直响,当时一铁锹就拍飞仨。

    我靠,原来都是洋枪蜡头,中看不中用啊!

    “兄弟们,给老子打,往死里打!叫人,把工地上干活的全给老子给我叫来,有事奎哥顶着!”

    “打,给我狠狠地打!有事我给你们顶着!”唐奎一脚正中一家伙的裤裆,紧接着收腿站立狠狠地瞪了一眼还想往前冲的一名贝旺族的家伙,这才站定了身子擦了把汗。

    你妹的,绝不是哥体质不行,动几下就虚了。这全是因为这鬼地方太热了,你不动都是一身汗,要是动起来,那就是全身上下大汗淋漓。

    “杀了他们,开枪,都给我开枪!”一个家伙躲在人群后面死死地握着自己的胳膊狼一般的嚎着。尼玛的,真他妈的狠,一铁锹就把自己的胳膊给抡断了。今个老子要不杀了你们这伙王八蛋,那老子还当什么领头羊。

    可等他喊完就懵逼了,现场自己这边哪还有拿枪的,仔细看下去尼玛躺了一地,都是自己这边的族人。

    慌了!

    这小子掉头就跑,后面紧紧地跟着两名壮汉护着他,夺路而逃。

    怎么会这样,自己这帮人明明是来找事的,并且嘱咐自己的那个山姆国人说得明白,这里面就两人,一男一女啊,只要把他们抓住了,交给那个山姆国的家伙,那这座大楼可就是自己的了。

    要知道这可真是贝旺族一名有头有脸的族人的财产,说起来和他还真能攀上点亲戚关系。也是这家伙小时候就到这里来过,我的天哪,太辉煌了,这楼里面,装饰的简直就像是皇宫一般的伟岸,富丽堂皇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