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战斗结束,女人们终于是冲了过来,韩小艺不顾一切的扑到了徐右兵的怀中,顿时就嚎啕大哭。而瓦纳也是泪流满面。她虽然贵为女皇,但性情却是敢爱敢恨。她小时候就留学英美,接受的完全是西式的教育。

    所以此刻真情流漏,竟然也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

    “没事,我没事,一切都好,我们进去,快进去!这里交给他们就好!”

    “是的老大,还有嫂子们,这里有我呢,只要有我弗兰克在,不要说区区几十个爆匪,哪怕就是来一支军队,我也会将他们全部消灭!”

    “去你的全部消灭,弗兰克,我问你们,你们为什么偷偷地不说一声就走,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赵敏一步上前,直接拎着弗兰克的耳朵就拧了起来,可怜这位三军警备司令大人,此刻竟然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小心记者,快进去,别闹了!”陈晓雅顿时上前,狠狠地瞪了一眼弗兰克,这才劝下了还想要动脚的赵敏。

    清理战场,爆匪开着五辆吉普车冲进了广场,爆炸一辆,侧翻两辆。一共三十一人,打死打伤二十多名。而反观自己这一方,受伤的广场警卫八名,多是被车直接撞倒,伤势严重。

    中枪的五十多名,其中还包括七名维和警察。不过还好,中枪的勇士们都无大碍,因为他们都穿着避弹衣,维和警察的伤势也不重,他们的避弹衣材质显然要比达摩勇士们的避弹衣更先进。

    甚至只是皮肉受到了子弹的重创,造成了青乌。而并没有伤及内脏和骨头。但是达摩利剑的勇士们穿的避弹衣完全就是威廉从军火交易商处购买的。被步枪子弹击中后很多都被击穿,子弹穿破了肌肉,甚至卡在了肋骨里。

    不过还好,这毕竟只是少数,大多数并没有击穿,但依旧免不了遭受一顿皮肉之苦。

    立刻清理现场,清理伤员。维和警察部队的战士们坚决拒绝弗兰克的邀请,没有进皇宫内休息,而是瞬间承担了广场外围的安保巡逻任务。

    开玩笑,他们的任务就是来这里守护和平的,为卡拉哈迪解决战乱的。却不想刚才竟然被人家的警备部队保护了。

    虽然很多人刚才都想冲上去,但是关键时刻竟然被韩小艺制止了。

    郁闷,不理解,甚至有很多警员们莫名的看着带队的大队长。这帮人说是维和警员,但个个身手不凡,如果当时真的冲了上去,说不定很快就能抢到控制权。

    但是随后大队长的话就让这伙人顿时失去了还想讨个说法的勇气。

    “我不管你们理解不理解,郁闷不郁闷。服从命令,就是你们的天职!”

    是的,对于他们,服从就是天职。

    皇城内,位于最外围皇城勇士的营房内的一个宽大的房间内,那名浑身已然武装到了牙齿的家伙被绑在一根铁柱子上,屋内灯火通明,气温高的几乎要让人窒息。

    那是因为在柱子两旁架着两个铁炉子,炉子里面是烧的通红的煤块。而旁边一个铁桌子上面就摆放着审讯使用的烙铁和皮鞭蜡烛以及铁链等一应恐怖的审讯用具。

    在卡拉哈迪,还没有健全的法律规定不可以虐待俘虏。尽管有国际法,但是在达摩利剑的勇士们看来,那东西,完全不必遵守。

    远处拴着一条恶狗,他的样子太凶悍了,整个身子趴在地上,只有头高高的昂起。但是看上去却如一条雄狮一般的恐怖,特别是这条狗脖子上还有一圈鬃毛,那模样,完全就是雄狮的标志。

    而这条狗就这样趴在那里,甚至他并不叫,并且连看都不屑看一眼这名俘虏,那模样是一种完全的不屑。

    “你们放开我,你们没有权利抓捕我,我抗议,我抗议!”

    “抗议无效,押上来!”

    呼啦啦勇士们拖过来三名爆匪,随即两名勇士上前,顿时就从炉子里抓起来已经烧红了的烙铁,连问都不问一句,直接烙在了两名爆匪的身上。

    “啊——!”

    杀猪一般的惨叫顿时就从两个家伙的嘴里面传了出来,紧接着不到十秒钟的时间,竟然双双晕倒在地。

    “别,别用这东西,我说,我说,是他,就是他,就是他指使我们的。他们说只要来这里,不管伤没伤到人,我们一个人就可以获得五千美元。”

    “五千美元?尼玛的!”弗兰克上前一脚,狠狠地踢在这家伙的胸口。为了五千美元就敢刺杀自己的老大,简直是狗胆包天。

    “拖下去!喂鬣狗!”

    “啊,不要,不要啊!”

    听到要喂鬣狗,这家伙直接吓尿了,一股黄臭之物直接从他的裤腿中流了出来,污了一地。

    在卡拉哈迪,喂鬣狗不新鲜,虽然太没有人性,但好像并没有人管。

    随后外面就传来了一群鬣狗恐怖的叫声,紧接着就是人被扔进了鬣狗群遭受撕扯的声音。这种声音听起来无不毛骨悚然。

    歇斯底里的吼叫和痛苦的哀嚎声响切云霄。而鬣狗撕扯,相互间争咬的恐怖景象,即使不亲身经历,只听声音也能让人自行补脑,吓个半死。

    “说吧小子,你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制造混乱!”

    “还有,你为什么要刺杀我们的首相大人!”

    “上次的恐怖袭击事件是不是你组织的,就是抢夺我们的军卡物资?”

    “说,你踏马的如果不说,我立刻让他们将你拖出去喂狗!”

    哈哈哈,哈哈哈哈!

    却不想这家伙非常的硬气,他只是突然一阵狂笑,随后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就这点水平,你们还想审讯我?喂鬣狗,有本事来啊,来啊,将我拖出去喂狗!我怕你们,我特么的怕你们?

    老子还没过瘾呢,长这么大都没有被狗咬过,来啊,让老子也尝尝被狗咬的滋味!”

    “你踏马的,我让你狂!烙铁!”弗兰克亲自接过来一名勇士小心递过来的烙铁,狠狠地朝上面吐了一口痰,顿时就听刺啦一声爆响,那口唾沫直接化成了蒸汽,瞬间飞走了。

    “啊!有本事你们就杀了老子!”

    “好,那就再来!”

    “啊!畜生!你们就是畜”

    “报告大人,他晕过去了!”

    “废话,给我浇醒,继续!”

    “是,将军大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