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见徐右兵突然冲了上去,完全不顾剩下那几名特种兵战刀的威胁,左拳,右拳,左腿,右腿。

    只一拳,又一脚,顿时就将这伙自命不凡的精英战士们再次踢飞!

    “啊——我和你拼了!”一名战士咬着牙,高举着自己的战刀怒吼着,狠狠地向徐右兵的胸膛刺去。他全力以赴,长久的、习惯性的训练,已将他这种完全拼命的招式发挥到了极致。

    瞬间突破了徐右兵脚设置的防线,他就像一枚利剑一般全身上下合二为一,直接刺向了徐右兵的胸膛!

    “好!杀——了——他——!”威尔逊顿时大声叫好,他竟然快速的俯身,在地上捡起来一把战刀,也向徐右兵的胸膛刺去。

    他要给这个王八蛋再加上一刀,不,再加无数刀,他恨不得将这个王八蛋剁成肉酱。

    咯嘣一声脆响!

    清晰可闻,甚至是清晰可见!

    就听嘎嘣一声!

    结实的镀烙锰钢利刃,显然已经刺了徐右兵。但是令威尔逊简直不敢相信的是,那名特战队员的战刀却是嘎嘣一声一折两段!

    “卧槽!谁出的残次品!军需谁负责!”

    但自这一声喊出之后,威尔逊彻底的惊呆了。因为战刀不仅仅没能刺透徐右兵的胸膛,反而是被他结实的前胸直接撞断。

    与此同时就见这个杀神突然伸出了自己的双,猛地一把抓住了这名特种兵的右,随即上前一步,提着他的右直接缠在了这家伙的脖子上,随即狠狠的一拧。

    任谁都可以听到这清脆的声音,脖子刹那间被拧断的声音像极了树枝被折断的嘎巴声。

    眼睁睁的,会议室二十多个人,亲眼所见,这个杀神就这样生生的拧断了这名特种兵的脖子,随即狠狠地一扯,一个活生生的脑袋,带着无尽喷涌的鲜血迸射,直直的朝威尔逊当头丢去。

    “啊——!

    你——”

    威尔逊当时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就像是落水狗一般的转身跌倒在地,忙脚乱的向外爬去。

    现场一片死寂!

    “哪个还敢不服!”

    良久,徐右兵突然转身,冷冷的目光就如同战神一般的看向了呆立在墙角的十几名特种兵。他看也不看一眼狼狈不堪的威尔逊,锐利的眼神就像是战刀一般的射向其他十几名角洲特种部队的精英们,那种霸气,无人能及。

    此刻的威尔逊,真是恍如丧家之犬,在一声哪个还敢不服的声音入耳之后,他顿时就是全身一个哆嗦。这个家伙距离自己现在仅仅不到五步的距离,刚才他轻而易举的就杀掉了一名身经百战的特种战士。而要知道,这名战士还是经过了无数锻炼,先进药物喂出来的强化战士。

    别人不知道角洲部队的勇猛,他威尔逊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呼,不知何时,冷汗已经沁透了全身。刚才他就这样扭断了那小子的脖子。而显然,如果他不会留的话,那么只需要上前一步,继而自己的脖子也断然不会保住。

    一步之差,便生死两隔!

    他太强大了,强大到了根本就无人胆敢抗衡的地步。就算自己先后出动了战,战舰,潜艇,甚至高速炮,也不能撼动他分毫。反而是损失惨重!

    惹不得,真要是把他逼急了,他真会杀了自己!

    一刹那间,威尔逊彻底的想明白了。

    惹他干什么,和他争夺那些资源又有什么用。哪怕就是到了又如何,难道真的能够保证自己还有小命去领略这种抢来的自豪,领略那无尽的风光?

    罢了,罢了!

    自豪和小命比起来,还是命重要啊!

    “威尔逊,我再问你,我的这些条件你可答应,还有舰长们的提议,你可答应!”

    “我,我我我,我答应,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说服总统阁下,说服国会答应!一定答应!”威尔逊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光听到这个杀神的声音,就如同全身被禁锢起来了一般的,禁不住吓得浑身上下又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此刻的他再也提不起来了任何强势,他甚至本能的,腰身突然挺直,毕恭毕敬的看着徐右兵,再次说道:

    “您的实力已经证明了卡拉哈迪的强悍!哦,教皇阁下,你既然是监狱帮的教皇,那其实就是我们山姆国的人。这样说来,卡拉哈迪也就是我们自己人建立的一个独立王国吗!

    这在我们国家的法律上是完全允许的,允许的,不仅仅我们再也不会干涉,还要支持,还要对你们实行帮助!

    对,我这就回去禀报总统阁下,要对你们实行援助,实行帮助。那啥,这个航母战斗群,就应该驻守在刚比加尔的外海,时刻守护着你们外围的安全问题!”

    再次忐忑不安的与徐右兵对视,威尔逊完全想明白了。这样的人不仅仅自己惹不起,恐怕就是山姆国的总统先生也惹不起。经过特别训练的特种兵和山姆国特情局的家伙们在他面前都没有任何还之力,如果真把这家伙逼急了,他随便来一个刺杀,那么整个山姆国就会来一场大乱。

    不划算啊!

    他的英勇,可以直面整个山姆国,而反过来,整个山姆国在他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慑可言!

    这简直是一人撼一国,无人可挡。

    “想不到你还很聪明,威尔逊,那就请你回去告诉哈根达斯,如若不服,我在卡拉哈迪等他!是战是和,你们自行决定!

    我们走!”

    徐右兵说完,一招,保罗和弗兰克迅速的跟上。

    现场,没有任何人胆敢阻拦。

    而直到兵哥带着弗兰克和保罗登上了先前送威尔逊过来的直升时,此刻的威尔逊才突然冲了出去,朝着还没有启动的直升大力的挥:

    “徐!你放心,我一定会将您的话带到,我们两国是有好的,是完全可以互相帮助的,完全可以友好的,友好的交往的!”

    友好的

    友好的

    直到直升的驾驶员被赶了下来,螺旋桨呼呼旋转起来的时刻,眼看着这架武装直升一飞冲天,而可怜的威尔逊,依旧站在甲板上对着这架战行着注目礼,嘴里依旧在自言自语的喊着:

    “友好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