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整个舰队依旧在航行,他们的目的地是驶回军港。

    “是的,他很了不起,也是我所佩服的人中,所不多见的一名!”另一位舰长回应着自己同事的话。

    “你们两个家伙,别在这里偷着喝酒!看到那个高个子的家伙了吗,他应该就是弗兰克,知道吗,听说他是监狱帮的领导者!”

    呼!

    这个消息,听到了监狱帮的消息,即便是他们这些高级军官,也忍不住咋舌。

    在山姆国,这简直是一个最大的帮派,是除了山姆国政党之外最大的民间帮会。而传闻,监狱帮其实已经渗透到了山姆国上上下下的任何角落,甚至就连国会和议会中,都有监狱帮的人物存在。

    “哦,我的朋友,不是说这个帮会已经取消了吗。我听说卡拉哈迪就是他们的,是他们建立了那个国家,那么说卡拉哈迪就应该是我们山姆国人建立的。我听说他们成立了一支军队,很英勇的,带着荣誉的,军队的名字叫做达摩利剑!”

    听到有人议论自己,弗兰克豪爽的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认识一下,尊敬的朋友们!我是弗兰克,那是我们的首相大人、正如你们说的,我就是监狱帮的领导者,不过现在应该叫做达摩利剑勇士兵团,我们的责任就是守护卡拉哈迪的安全,捍卫那个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国家,完全自由的国度!”

    “噢!我的上帝,认识你很高兴弗兰克,你在我们的眼中,就是一个神话!但是令我很遗憾的是,你应该是我们山姆国最英雄的人物!”

    “哈哈哈,布鲁舰长,你这么说的意思那就是说,弗兰克是被我们的国家逼走的了?”另一名舰长举杯,三人共饮。

    “nonono,我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这名叫做布鲁的舰长很直接,他痛快的喝光了杯子里面的酒。

    “只是我不明白,威尔逊会来吗?照我们这样的布局吗,真的可以威胁到他?”

    “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这个责任,现在他必须要承担!”弗兰克再次举杯“我也很遗憾,其实我从小就想成为一名军人!但是现在不遗憾了,因为我实现了这个愿望,并且让我实现这个愿望的,是我永远的老大,徐!就是他,我的老大!”

    “噢!你们对他非常尊敬,但,他应该是一名华裔人!”两名舰长共同的看向弗兰克,显然他们认为弗兰克受到一名华裔人的领导,或多或少的,这对山姆国人来说,是一种耻辱。

    “达者,没有国界!没有种族,没有地域之分!而他的强大,是你们所没有见识过的。朋友们,不说今天的例子,我只问一句,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完全自由的国度,那么你们会守候多久!”

    “自由的国度?”

    “对的,他就是——卡拉哈迪!完全由我们自己建立的,我们自己领导的!”

    呼!

    随后是不住的沉默,人对自由的向往,对这些高级军官们来说更是诱惑逼人。自由的国度,完全自由的,属于他们自己的。

    而现在,首先不喜欢这个国度的,就是山姆国的政客们。并且他们展开了要对卡拉哈迪资源的掠夺,甚至不择手段,卑鄙恶劣。

    “我只能说,我们支持你,并且已经用行动证明!”

    是的,他们都是山姆国的军人,并且是航母战斗群各大军舰的高级军官。本职上,他们应该服从命令!

    是的,他们已经用行动支持了徐右兵,支持了弗兰克,支持了这个国度。虽然有点被逼迫的意思,但是通过这个晚宴,似乎这些人更坚定了他们的想法。虽然他们无法加入,但是显而易见,他们对这个国家的态度,是承认的,对自由的向往,也是真诚的。

    “也许在那里没有卑鄙,没有欺诈,甚至没有龌蹉的政客?”布鲁舰长自言自语的,再一次的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呼呼呼呼呼

    一架直升机从天际飞来,稳稳地在甲板上降落。随后在一队队神情利落的大兵们严肃的护卫下,威尔逊匆匆的推开了舱门,走下了飞机。

    他的面前,站着匆匆而来的各大舰长们,他们是来迎接他们的总将的,至始至终,他们都是国家的舰长。

    军乐响起,肃穆而又*,威尔逊面色严厉至极,他无视了所有舰长们看向他的目光,随后便大步的向指挥中心走去。后面一群舰长相互对视着,急忙跟上。

    “哈哈哈,我的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看到了站在指挥中心会议厅门口的徐右兵,威尔逊立刻加快了脚步,并且伸开了双臂,这家伙很懂得礼貌,他要拥抱自己的朋友。

    “是的,再次见面非常高兴威尔逊将军!”兵哥淡淡的伸手,只是做出了握手的动作。其实心中却是腹诽的

    老东西,谁要和你拥抱,满身的异味,你奶奶的,你以为老子稀罕你!

    “噢!你好你好,徐!我忘记了,你们的礼节应该是握手。这很有代表意义,也是国际上的最高礼节!”

    威尔逊急忙为自己的尴尬找着台阶下,这家伙脸皮太厚了,真是厚到了能够当做机场跑道的程度。

    “拥抱也是一种礼节,不过我更喜欢与美女拥抱!”兵哥玩笑似的回答,顿时让威尔逊哈哈大笑。气氛缓和,完全没有想象中那般紧张的存在。

    这就是斗争,暗地里谁也弄不死谁,但是表面上,只要见面了,就必须要做出友好而又礼貌的样子。这个世界是自欺欺人的,但,又是大同。

    走进了会议厅,徐右兵和威尔逊相对而坐。保罗与弗兰克陪在兵哥的左右,一帮舰长们坐在了双方中间的位置,反而是威尔逊这边只有他和自己的随从两人。此刻此景,看上去令威尔逊相当的郁闷,简直是反客为主了,自己在自己国家的军舰上,现在看来完全成了客家。

    “噢,徐,我是很有诚意的,我认为我们应该好好地谈谈!”威尔逊上来就想直接打开僵局,他想变得主动点。因为他的压力太大了,现在不仅仅是来自这帮反戈相向的舰长们,哈根达斯给他的压力更大。

    “是吗威尔逊将军阁下,我想我也是这个意思,但我的确是毁了哒卤门岛,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兵哥两手一摊,豪气十足。就是老子干的,你要和我怎么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