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杉矶级攻击型核潜艇实载艇员一百三十人,其军官十几人,士兵一百多人。

    艇内分为指挥室,执行官为正副舰长,行政参谋组成;其次为动力部门,由工程士官和准尉们组成,他们是核动力航母动力系统的操作与维修保障人员;再然后是武器部门,他们负责*发射室与武器和作战系统保障维修;然后才是以导航部为首的作战部,导航官是潜艇的重要组成,他们相当于潜艇的眼睛,他们负责维护潜艇上的大型球形声呐,雷达、通信以及为*和为*提供gps制导等多种最严谨的技术服务。

    除此以外,才是潜艇后勤部,也就是为全体官兵提供后勤保障与休息饭食的供应部门。

    而核潜艇一般由两队人员组成,每队编制为一百三十人。他们基本轮替作业。一队在海下艇内执行任务,一队在艇上军港基地休息待命,准备下一次轮换上岗。

    山姆国洛杉矶级核潜艇分为三班制,执勤18小时,每班工作六小时,一个班执行正常的航行,作训,以及作战任务,其余两班趁机休息,睡觉。艇内由于严格封闭,生活枯燥无味,空间狭小,所以造成了艇员们的精神高度集中,压力巨大。所以他们在艇内的生活就餐为一日四餐,并且潜艇兵的饭食可以说是士兵们当中最好的,并且艇内也有小小的娱乐活动,以供士兵们解压娱乐。

    而此刻,徐右兵一伙面对的,可以说只有一班不到五十名艇员。这对三个身经百战,简直无所不能的三人来说,控制这帮潜艇兵,不费吹灰之力。这帮家伙多是技术兵种,让他们搞艇内深海作业、声呐与制导完全在行,但是论单打独斗的话差远了。

    并且潜艇兵虽然是山姆国身体素质很棒的一个兵种,但多长期养尊处优,根本就没想过会遇到单兵格斗的状况出现。

    这帮家伙多处于海下几百米的深度内执行任务,谁能想到还有人能够深潜到深海几百米的深度将潜艇劫持了。

    所以在徐右兵三人出现的时刻,他们完全是惊讶的,甚至是慌张的,而可怜的舰长曾就那样吓晕了过去。

    这不是开玩笑,舰长懂得最多,深海几百米的水压不要说是人,那就是钢铁铁桶下去也能被挤压成饼。所以他在见到了如此令他不可置信的情况之后,长期超负荷的压力终于导致了他心灵的崩溃,一时间造成了不可承受的昏迷还真情有可原。

    但,单打独斗不是这帮准尉与士官们的强项,可并不代表着他们四五十人就怕了徐右兵这三个家伙。

    说起来都是年轻力壮的士兵,对国家的忠诚,是潜艇兵首先需要具备的基本素质。所以,被劫持后,迫于正副舰长被抢顶着头,这帮人一时比较顺从徐右兵。

    可是当兵哥以武力威胁,甚至要使用他们艇内的*威胁三军总将威尔逊的时候,威胁他们的国家的时候,这时候忠诚的士兵们,想的是就算是死,也要捍卫国家的尊严,哪怕牺牲,自己的*也不能对准自己的祖国。

    于是,有人反抗了,提出了不服从的抗议!

    我们可以说,山姆国大兵是非常理智的,文化越高,素质越高。在面对徐右兵一伙全身绑缚着*与手持枪械威胁的状况下,动武是最粗暴的解决方式,但抗议是完全可行的。

    兵哥不是悍匪,绝对会给人说话的权利!

    所以兵哥早有准备,他此次行动就带着一定要扳倒威尔逊的想法。不仅仅要灭了奥本-托马丁家族,徐右兵想的是,趁机铲除站在托马丁家族背后的一切疯狂力量。甚至铲除他们的背后组成。

    所以当有艇员大无畏的提出了质疑的时候,兵哥直接命令弗兰克动手。

    动手,很简单,那就是公布罪行。

    弗兰克熟练地操控着潜艇上的先进设备,打开了放映按钮。当u盘内的资料在屏幕上演示的时刻,当奥士尼要塞被暴漏在所有士兵与军官们的眼前,当威尔逊与奥本-托马丁家族的黑暗交易直接呈现在了这帮自持是有文化,有素质的高级士兵们的眼前,这帮家伙们顿时泄气了。

    山姆**部上层的黑暗是他们不可想象的,而很显然,他们的确就是大佬们炮灰组成的一部分,甚至包括此刻在海面执行紧急追捕任务,甚至锁定了他们的航母战斗群,想不到都是大佬们的私下交易。

    大佬们为了私人的目的,不惜要炸毁他们一艇的官兵。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们这是诬陷!”

    “诬陷?如果我可以证明,那么最好请你闭嘴这位先生。我相信不出十分钟之内,你们的总将还会给我打电话,不过这次我会直接电话将打到免提的位置!”

    徐右兵不需要去威胁任何人,包括此刻在休息的艇员,尽管他们已经看到,艇内有休息的艇员们已经从后面的休息仓走了出来,正严肃的面对的现在的形式,但是徐右兵三人依旧没动。

    他只需要控制住正副两名舰长,控制住通讯与作战部的声呐兵,除此以外,他不需要做别的。

    而对于潜艇内的武器操控系统来说,那简直是最简单的。一切武器都靠制导来完成他的运行轨迹。*和*的使用都是自动化的,基本上就算不动用人力,也能发射。

    嘟——

    不到十分钟,仅仅过了七八分钟的时间,徐右兵手持的通讯电话没有任何遗憾的再次响起。

    直接连线大屏幕,打开了音响,兵哥信心十足的通话。

    “哦,你好我的老朋友,我是你的朋友威尔逊!我想你应该一直在等待着我的电话,我们应该好好地谈一谈博茨瓦纳-徐,你认为呢?”

    “是的,应该谈一谈!威尔逊将军,可是我可不认为我们之间能够达成什么协议,因为你这个家伙全无信义可言。就比如奥士尼要塞,就比如刚比加尔军港我们的谈判。

    威尔逊,我很抱歉你的出尔反尔,我更遗憾你与托马丁家族的狼狈为奸。你丧失了一名应该作为将军的准则,你的一切行为,都是自私与报复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