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兵哥猛地向后急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胸前的衣襟被剑锋所伤,哧啦一下直接划开,撕开了尺长的口子。

    “好险!”暗叹一声,兵哥急忙挥刀格挡。因为兰博一招得,迅速又一招跟上,招招不断,软剑如游龙探海,朝凤回巢般的直取兵哥前胸。

    “呔!”

    兵哥左右格挡,又被海水羁绊。身上衣装破碎,显得狼狈至极。匆忙他又是一声大吼,运起了佛家少林狮子吼的神功绝技。

    嗖——

    惊人的音波呼啸,软剑刹那间好像是被重锤击了一般的,突然一抖,令兰博竟然没能再次提得起来。

    这一声吼,显然要比先前的一声震撼得多。兰博竟然脑嗡的一声震响,使在腕上的力气立刻丧失,差一点让他软剑脱。

    轰隆隆——

    可更为夸张的是,就在兰博突然停止了攻击的时刻,就见身前的海水猛地激起来丈高得浪花,一片恐怖的滔天巨浪涌来,顷刻间就将他击飞,直接冲出去能有几十米外的距离。

    天随人愿,看来老天都在帮他!这是兰博被巨浪击飞后脑海刹那间出现的幻觉。

    呼!

    兵哥一声长叹,随即恼怒的看向了弗兰克和保罗站立的地方。

    这一眼,警告的意味十足。让弗兰克和保罗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哎妈呀,光顾着看老大修理人了,差一点把正事忘了。”

    扯呼!

    两人嗖的一声便向海蹿去,快如惊鱼。兵哥的意思弗兰克最明白不过了,那就是想办法搞清楚海的状况,在这严密的包围找寻出路。

    “准备!”

    军舰上大校指挥官满面严肃,他看着新任舰长雷蒙的脸色越来越低沉,顿时就想下达射击的命令。原以为这名让人人敬仰的特战人员有多么的牛逼,原来竟也不过如此而已。

    麻痹的,早知道被神化了。一个人就是再能打又如何,你还能打过一支现代化的舰队?

    “哈哈哈,痛快,好久没有打的这么痛快了!”

    突然就见巨浪钻出来一个身影,兰博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花,随即的软剑一摆,再次向兵哥冲去。

    “你还要打?”

    “打,为什么不打!又不是你胜了!华裔人,你的衣襟已经被我割破,按理说这一局你输了。不过你后来扭转乾坤,竟能把我一嗓子震飞。好功夫,我见识了,正是正宗的彩妮姿华夏功夫!

    来吧,科贸,g!让我们再来一局,战个你死我活!”

    “你是说拼了?”兵哥不屑的眼神微闭,只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面前这名魁梧大汉。他的确很棒,能在自己下来回走上五十多招,并且让自己两次吃亏,险些受伤,他配被称为一个人物。

    但自己给他的会太多了,如此而已,只不过如此而已!

    “拼了!嗷!”兰博大吼一声,的软剑再次舞起水泼不进的剑花,只看得人刹那间眼花缭乱,煞是惊人。

    好功夫,兰博就是兰博,想不到一剑术,也练得如此出神入化。

    呵呵!

    兵哥笑了,直接一把扯掉了自己的外套。这个结实的外套已经掉了一只衣袖,此刻前襟又被划开,穿着徒显狼狈的形象。

    一把扯掉了外套,顺水丢出。顿时漏出兵哥小麦色精壮的胸肌和结实的肩膀。双臂紧绷,隆起的肌肉爆发力惊人,犹如鸡大腿一般的看上去让人馋涎欲滴。

    哦,形容错了!因为现场并没有美女,也没有花痴。有的,只是两个更为凶险的男人。

    “那就再来!”兵哥沉着应招,他现在上身只穿着一件利落的黑色小背心,愈发衬托出他身材的匀称,行动的利落。

    嗖,兰博再次出招。他单持剑,当胸一剑刺来。

    叮——铛——

    兵哥傲然而立,随格挡。

    不得不佩服兰博剑技的高强。西方人善于使剑,但软剑用的着实不多。而想不到这个兰博对剑术如此的精通,一时间让兵哥竟然很难看出门道。

    这家伙一把剑使得上下翻飞,出神入化,直教人眼花缭乱。

    刷刷刷——

    只一会的功夫,兵哥便格挡了数十剑。如果继续这样缠斗下去不是办法。兰博后面还有成千上万的士兵,自己再能打,也只能打十个,百个。那么几百个,上千个呢?

    大定心思,兵哥突然向旁边一闪,铁血9军匕随即挽起了几个漂亮的剑花,突然撒,军匕直直的砸向了兰博的面门。

    “卑鄙!华夏人,你竟然使用暗器!”

    “n,你看清楚了,那只是我的刀而已!”

    噗!

    兰博闪避不及,甚至自作聪明的一个后空翻想要躲过飞来的军匕,但怎奈他真是低估了兵哥投掷军匕的身了。

    兵哥的成名绝技就是拈叶飞花,随折根柳枝都能当飞刀使的身,把一把军匕丢出去,还能失了吗?

    啊!

    一声惨叫,还没等兰博跌入海面。兵哥一步上前,随就抓住了那把正插在兰博后心上的军匕,继而一脚踢出。兰博顿时就像个皮球一般的被兵哥一脚踹飞,正对着后面的一排士兵们飞去!

    “快救人!兰——博——”

    哗啦啦,一排士兵顿时围了上去,想要将兰博从水里面捞起来。怎可惜,就在此刻兵哥一声大呼,顿时状如惊雷。

    几十个士兵恍惚间便跌入了海,随即就见兵哥迎头冲了过去,展开了拳脚,铁血9带着无尽的风声,招招直取咽喉。

    “快快快开开开——开枪!”雷蒙吓懵了。

    刚才还占上风的兰博,怎么一转眼之间就被人一刀给扎死了呢。这踏马的简直是神了,博茨瓦纳-徐,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恐怖般的存在!

    但这一声开枪的命令,似乎下达的有点晚了,随后让雷蒙再次开了眼的是,那家伙就在大海之站立着,面对着一排排的士兵,突然只前伸。里面紧紧地握着一把军匕,猛地一划,就犹如东方巨人运气吐纳的一般,只一声大吼!

    突然间,这一嗓子犹如半天滚下来一道惊雷,不仅仅一嗓子震得海士兵们枪支掉落,甚至就连自己舰艇上的玻璃都咯嘣一声破碎爆裂开来。

    而在那随的一划之下,仿佛整个大海都被他一刀斩裂,一分为二,简直是,一刀断海,力破苍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