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发生了什么?噢,我的上帝,我简直是见到了鬼了!你竟然一脚踢碎了托尼的胸骨,直接震碎了他的心脏?”

    噗通一声,詹姆斯突然有些站立不稳,竟然一不小心跌入了海中。

    “卧槽!这简直是妖孽,这绝对不可能,兰博,你是在开玩笑吗?”

    兰博突然闭上了眼睛,尼玛太丢人了,还没和人家打,你自己先被吓趴下了。不过兰博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此刻先机已失。

    对敌之刻,不战而屈人之兵。此刻,徐右兵用的就是这一招。这小子太聪明了,一上来就直接杀了托尼,这给詹姆斯的震撼太大了。要知道他们三个人之中,只有自己略胜一筹。而托尼和詹姆斯,其实身手相当。

    可想而知,只一脚就踢碎了托尼的心脏,是极大地震慑了詹姆斯。此刻的詹姆斯即便不被吓趴下,那也是无比忌惮的。虽然他们无数次出生入死,但是越是出生入死的场合经历的多了,他们反而越怕死。

    此刻的他们已经没了当初的勇气,当初少年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霸气。此刻的他们在山姆国已经功成名就,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足以不可再让他们走向一线,继续冒险了。

    “怎么,你们要站到何时?打,还是不打?”兵哥的脸上古井无波,甚至是说话间更加带着一丝不屑的讥笑,他看出来了,这个所谓的兰博,才是这三人中最强大的强者。

    “把卡拉哈迪献出来,你,依旧还做你的首相大人,甚至你可以做皇帝!”

    “否则呢?你能不能一下子说完?我知道,你还有条件!”

    “你太自大了,否则你绝对胜不过我!”

    “我想,自大的应该是你吧!”

    呼!

    兵哥毫不犹豫的欺身而上,竟然一拳挥出。

    “你心急气躁,想要离开这里,所以你必然要输!”

    “放尼玛的屁,我是要杀了你!”一拳紧跟着一拳,拳风带起来呼呼的劲头,打的兰博左闪右避。

    “你着急,我可不急,我身后还有数万精兵,就算你赢了我,你能赢得过万箭齐飞吗?你会被子弹打成筛子,或者被一颗*直接炸死,死无葬身之地!”

    嗖嗖嗖

    兵哥加快了速度,他不想说话,任凭这个讨厌的家伙自言自语。这家伙很讨厌,看起来威势十足,其实就是个泼皮一般的蠢货。打架拼命的时候还在妄图说服对方,这简直就是个奇葩。

    “好了,该我了,你刚才打了三十六拳,很像华夏少林的空明拳。你师承何人?”

    “尼玛的,要你管!去死吧!”

    嗖,兵哥狠狠地吐了一口气,再次对着兰博一拳挥出。

    可惜!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眼前,突然不见了兰博的影子,

    他,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没人看见兰博躲去了哪里,甚至连兵哥也没有察觉到。

    “在后面!”内嵌耳麦中突然传出了弗兰克的惊叫声。

    是的,在后面,咫尺的距离,兰博转瞬即逝,他是突然闪到了徐右兵的身后,随即一把手抽出了腰间的软剑,直接向兵哥劈下!

    兵哥没能看清他的轨迹,甚至没有看清他的招数。

    嗖!

    一阵风声,夹带着凌厉的剑气,一剑劈下,肩头一凉,兵哥顿时便感觉自己左臂的衣袖被凌风斩落。

    猛转身,毫不顾忌左肩是否受伤,兵哥再次一拳猛地向兰博砸去,同时嘴里面一声大喝!

    “呔!受死吧!”

    呼——

    仿佛周围的空气瞬间被凝固住了一般的恐怖。又像是兵哥一拳撕裂了空气。这一拳打出来,连周边的空气都被探照灯照射的扭曲。而一声‘呔’斥,就仿佛平地里起了一个炸雷般的恐怖,就连周边的涌动的海水都在此刻为止一懈,仿佛刹那间失去了涌动的迹象。

    一只钵大的拳头由远及近,突然迎面而来,直扑兰博的面门。

    这一拳威力巨大,配合着兵哥成名绝技少林寺狮子吼,就仿佛铁锤一般的直接向兰博的面门砸去。如果砸中了,恐怕直接能够砸塌了兰博这张刀削斧劈的俊脸,直接把他的鼻子打进脸里面,打成一个血肉模糊的血葫芦。

    可偏偏,这一拳却是砸空了。

    虽然这一声吼直接震得兰博一惊,但是这家伙瞬间倒头就向后跃起。紧接着人就像是弹簧一般的蹿出了海面,而在蹿出去的同时,手中的软剑却是再次劈来。

    “好功夫!”

    “你杀了纽莴,要知道,他也有一身好功夫!”

    “哦!你是为了纽莴而来?”

    “不,我来是执行命令!纽莴只是我曾经追逃的一个杀手组织的头目而已。”

    “那你踏马的费什么话!”

    “你简直是太粗鲁了!”

    嗖,又是一刀斩来。

    兵哥突然转身,一刹那间的功夫,转回来,手中毅然已经多了一柄通体闪着幽蓝色光芒的利刃。

    “好刀!”

    “废话!”

    “打仗也是一种艺术,我喜欢与同级别的对手较量!”兰博很有艺术细胞,虽然一直在说话,但是手底下的招式却并不慢。

    他在海中左右跳跃,手中的软剑就如游蛇一般的左刺右探,忽而自上而下,忽而自下而上。好像他手里拿的并不是一柄剑,而是一把拥有着灵性的指挥棒一般的精彩。

    “你在指挥乐队吗?可惜没人为你奏乐。这里没有大提琴,也没有小提琴,更用不着和弦,也用不着配乐!”兵哥一刀挑开了兰博的软剑,禁不住对他的剑技再次点评。

    “噢,你还懂音律!”嘶嘶嘶。兰博突然加快了手中软剑的速度,紧接着软剑自身便发出阵阵龙吟般的响声,细听之下,竟如演奏。

    果不其然,正如一场乐队在演奏。而此刻,这把软剑,就好像突然变换成了指挥者手中的指挥棒,上下翻飞,犹如龙吟凤舞。

    兵哥一刹那间恍惚了,他好像置身一个周围散发着无限蓝色光芒的音乐厅内。豪华庞大的音乐厅内金碧辉煌。而在这里,眼前的兰博竟然真的成为了一名指挥家,他手中的指挥棒在上下挥舞,而兵哥就随着他的指挥棒左右摇摆,跟着和弦,打着节拍。

    嘶啦——

    利器突然割破衣襟的声音传来!

    兵哥禁不住突然一阵颤栗!

    尼玛,中招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