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检验报告给我看一下!”乔治不相信的瞪着自己的助手,偏头看着旁边手术护士急忙在手术台外侧展开的检测报告,继而,嘴巴直接张大成了o型。

    “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对了立刻给我联系首相大人,我知道原因了,马上,立刻!我有一个奇迹般地想法,这一定会填补卡拉哈迪医学界的空白!

    不,我相信这能够填补整个世界医学的空白!我们的团队要像藤井博士那样,成为在这个世界上再次进军诺贝尔医学奖的外科团队!”

    “不,先生。首相大人就在外面等候,从我们进到手术室的时候,他已经来了!”

    “什么?我的天那,那你们还等什么。要知道首相大人也是一名杰出的外科医生,他那神秘的医术,我相信一定不会比我们任何人差!”主治医生说着便走向了大门,他要亲自拉开大门,迎接首相大人的到来。

    可就在这时,封闭严实的不锈钢手术室大门在外面轰然打开,着一身绿色隔离衣,带着手术帽的兵哥镇静的走了进来。此刻他已准备妥当,就连无菌手套和口罩都戴上了。

    “很遗憾再次见到你乔治,不过你在手术期间私自离开,这是要去迎接我吗?”伸出双手,兵哥眼带微笑的看着乔治。这家伙可以说是拉卡哈迪最好的外科医生,是兵哥花费重金,并且答应给他建立一所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室才换取了他的到来。

    但是每次见到他肯定没好事,健康的人可不希望经常与医生打交道。

    但最能够吸引乔治的还是著名的老藤井先生。他实在是不能拒绝兵哥无限诱人的各种条件,最终答应了老藤井先生,毅然加入到了卡拉哈迪这样的弹丸小国。

    “啊,我我我,我简直是太激动了我的首相大人,难道你要让我再一次见证奇迹的存在吗?”

    “是的乔治,这应该是一个奇迹,只不过他的代价非常的昂贵!”兵哥对着乔治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后就在他的眼前,打开了一个精致的瓷瓶,掏出来两颗红色的小药丸,合着一枚绿色的药丸放在玻璃器皿中搅碎,就这样涂抹在了佐卫的大腿伤口处。随即又掏出来一枚绿色的药丸,亲自喂佐卫服下。

    奇迹,真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当药物涂抹在了佐卫大腿的伤口处,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开始发生了质的变化。药物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开始迅速的融化般的融化,紧接着伤口开始收拢,慢慢的就像是在上面均匀的形成了一层肉眼可见的透明质的保护膜。

    不仅仅鲜血止住了,甚至连伤口本来状如茶杯样的窟窿也好像被填平了一般的,已经收拢开始模糊不清。

    “我的天那,这简直是太神奇了,这是魔术吗我的天啊。不,这是神奇的医术,简直让我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乔治,如果非要分析它的成分,我相信此刻在伤口外部形成的就是一种透明介质胶原蛋白保护层。他不仅仅能够收缩伤口,阻止伤口的继续流血乃至发炎,甚至能够清除死亡的白细胞,令组织重生,以便利于肉芽的生长与恢复。”兵哥语气淡淡的,这么神奇的药物兵哥当然早就缠着张院长让那老头解释着里面的主要成分,只可惜张院长说啥也不说。更是对药物的主要配方再三缄口不言,讳莫如深。

    不过兵哥当然知道老张头的想法,这药是老张头发明的,但是他可不愿意传出去。这个老东西自私的厉害,对自己捣鼓的那些古怪的东西,别说不仅仅不献出去,有时候就连所有人都要隐瞒。

    不过这一直都是徐右兵所不理解老张头的一个所在。要说老张头藏得那些科研成果与宝贝,按理说随便拿出去一项都能发大财,让他赚个盆满钵满,可是这老家伙到现在都是宁死不屈,宁愿全都留着,那也是不往外掏。

    不过还好,有好东西老张头总是忘不了徐右兵,兵哥其实给老张头的感觉,那就和他的儿子差不多啦。

    老张头一生无子嗣,唯一的老伴还先一步离开了他。他的孤独和孤僻性格,也只有在和徐右兵这帮小子们待在一起的时候,才能看着算个正常人。而,徐右兵知道,也只有自己去看老张头的时候,才是老张头最高兴的时刻。

    “这个,这个简直是太神奇了!我的上帝,首相大人,这原来早就有人发明出来了这种药物。啊,这个,这个!”

    乔治对待医学有着无限的偏执酷爱,更是对待科研新成果有着无限的追求与想法。眼见着这么好的药物竟然早就被人发明了出来,此刻他的心中顿时就是无限的失落,无限的遗憾。

    而兵哥只是随手便将瓷瓶递给了这个家伙,随即淡淡的一笑。

    “你想得到它?那就拿去吧!不过你只要能够研究出来它的主要成分,并且能够配置的话,那么这药就是你的!”

    “你说什么,这,这怎么可能。我虽然对医学酷爱,但我绝不是贪图虚名、鸡鸣狗盗之辈。别人的科研成果只能让我崇拜,但是要我盗取,即便你是首相大人,那我也莫敢从命!

    哼!”

    乔治说的义正言辞,不仅令兵哥膛目结舌。我靠,他想不到一个满身西方主义的家伙竟然还有着如此的做人道德准则,禁不住顿时让兵哥敬仰不已。

    在这个世界上兵哥佩服的人不多,但都是有着自己的道德底线和道德准则的人。而徐右兵最敬重的一句话就是康德曾经说过的至理名言:

    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敬仰的:

    一是头顶灿烂的星空,二是人的行为思想与道德准则。

    一个人,总有着自己的行为道德准则,这是个人的后天修养与家庭教育紧密结合的结果。而兵哥最佩服的就是这种人。

    “拿着,这不是窃取,而是研究和科研。当然,也是经过发明者同意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一会我们出了手术室,我会打电话让他和你通话!”

    “你说真的?”乔治眼睛都直了。

    “真的!”

    而此刻手术台上的佐卫大人突然动了,甚至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在听到一句‘真的’之后,这家伙竟然豁的一下坐了起来。

    “真的,是真的?我们成功了?松井,梅耶依琳呢,还有伊昄,将这两名家伙带回基地,马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