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知道吗,半年前我和小艺还有敏儿我们个去参加卡拉哈迪招投标大会的时候那是我和小艺第一次出国!

    出国的感觉很新鲜,要是没有敏儿的带领和安排,我想那次很可能我和小艺就回不到华夏了。”

    陈晓雅轻轻地拢了拢遮住了自己半张脸的乌黑秀发,迷人的发香随风轻散,飘进了徐右兵的心扉,让他闻起来如痴如醉般的享受。看着陈晓雅这妖艳至极的绝世容颜,徐右兵一时间恍惚,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想到了第一次自己闯进了这个妖精的办公室。

    你妹的,真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在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之下,自己竟然差一点忍不住就办了她。

    其实想想,徐右兵到现在都感觉自己很没男子汉气概,呜呼哀哉!这个可恶的女人找人殴打自己的父亲,他连自己都不相信在那样的情况之下自己还能忍住,没有直接杀了她。

    “你们做的一切我都知道,就连烟海置业的股权抵押。小雅,是我对不起你们,但是抵押在当时的状况之下其实也是一种能够保护你们自己安全的段。因为我们的对很强大,在那种状态下我根本就无法阻止,所以采取了默认。还好,后来有各种方式进行弥补。

    你知道吗,你所做出的决定,就连华夏国高层都在关注。而戴国焘就是因为这个才去的烟海。也就是说其实许西莱就是我们合计以后的结果,让他留在烟海置业,也是我们的计划之一!”

    “你说什么?难道说烟海置业在香港上市,以及股份的扩大与融资,都是你们在背后操纵的结果?”陈晓雅蓦然回首,她几乎完全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徐右兵,此刻这人给他如此陌生乃至不熟悉的感觉。

    “这么说王浩与许西莱在幸福岛的遇险,也是你们提前已经知道了的结果?”陈晓雅有些咄咄逼人。

    “不,不,你误会了。小雅!这不是我们所能够决定的事情,这一点我真的没能想到。不过我敢保证,就连你在烟海置业十八楼所遭遇的黑枪,以后也绝对不会出现,你放心,我已经加强了所有人身边的安保力量,甚至是你的家人。”

    “我的家人?”看着有些紧张的徐右兵,陈晓雅不仅凄惨的笑了笑。

    “右兵,那你怎么解释我和敏儿都到了那种时刻了,不得已转卖股份获取入场的资格。而当时你在哪里,要知道你只需要一句话,烟海置业新能源也不需要走这么多的弯路,也不需要让人心力憔悴!”

    “不,小雅,你听我说,我们面对的是世界能源集团奥本-托马丁家族这个恐怖的存在,这是一个存在于山姆国的老牌家族。

    而就在你们抵达拜迪斯的时候,我正带人深入博茨瓦纳沙漠腹地进行资源考察。但是我计算错误,并且再次了奥本那个老家伙的算计。他派了一股精锐的雇佣兵小分队在沙漠想要截杀我们,可惜依旧被我们打败了。

    但这只是他无尽段的一种,而他所需要的,无非就是为了牵扯我的注意力,其实那时候他主要对付的还是你们。

    华宇晨,他利用华宇晨与敏儿是发小的关系,变相的掌控了烟海置业新能源的股权。但他却没有想到,这也是在我的算计之的。

    当时的情况很紧急,我不仅仅不能够阻止,还要造成我真的不能阻止的决定。要知道,当时如果你们没有做出那样的决定,我相信你们真的就要永远的留在拜迪斯了。那个恐怖的家伙什么都做得出来,我相信,如果他恼羞一怒,很可能就会在帆船酒店对你们下毒。”

    “毒?右兵!其实你知道吗,其实我只觉得桑海沧田,在两年前我还仅仅是烟海市的一个企业家,最多也就是在青屿省有点名气。可是你知道吗,仅仅是两年,两年之内我认识了你,先是有华夏明珠的宇拓展与烟海置业合作,建设起来了华夏国最大的影视基地和先进的科技生产工业园。

    而随后,我摇身一变,由一名地级市小小的地产商一下子腾飞成为了站立在华夏国顶尖位置的女企业家。

    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恍惚的。甚至我很想给你打电话,甚至我天天都想看到你,和你联系,要问问你,你为什么给了我这么多,你这不是完全的在以德报怨吗?

    可是我见不到你,更联系不到你,你就像一个影子,不,你神龙见首不见尾。

    两年前,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一名逃犯,被烟海市局通缉,被黑社会追杀,甚至被外国杀追杀。可是现在呢,你摇身一变就成为了一国的首相大人,并且权利滔天,这么大的竞投标只有你一个人决定。我甚至想不明白,甚至是看不清,眼前的你还是你吗?而眼前的我,还是不是我?

    我永远也忘不掉,两年前的那个夜晚。我刚刚参加宴会回来,在我的办公室遭遇的一切。右兵,你知道吗,如果没有你,我或许早已成为了人家的情妇,或者被逼将自己的一切拱送人。但是因为遇见了你,只是两年的光景,我就成为了掌百亿美元财团的大老板,随便一句话,一个命令,就可以调动先前和我一样的,就像是烟海置业那样的小集团。

    这简直就像是做梦一般的不真实,到现在,我都在恍惚之。右兵,你知道吗,眼前的一切就像是海市蜃楼,让我很不相信。

    其实我和敏儿还有小艺之所以决定来到这里,背井离乡的,并不是因为要赚钱和要拥有无尽的财富,其实我们只是为了能够见到你,就怕你留在了这里,再也不会回去,将我们全部遗忘!”

    “小雅!别说了!”

    一把深深地将陈晓雅拥入怀,徐右兵伸抹去了陈晓雅脸上淡淡的泪痕。此刻他的心酸涩无比,其实他又能解释什么呢。难道他要告诉陈晓雅,自己真的很无奈,自己现在需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事情,他都是身不由己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