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此刻的德普沉默了,他甚至是妥协了,也不再去计较家族那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了。他决定破釜一击,他决定誓报此仇。

    父亲的身体本来很好,可以说非常的健康,虽然有些高的症状,但并不严重。可自从家族一直在勘探的卡拉哈迪发现了重要的资源之后,父亲就开始着急了。着急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父亲所出巨资扶持的反抗氏族们不仅仅没有获取卡拉哈迪的政权,反而最后被人打败打残,甚至到现在成了溃不成军的散烂局面。

    而这一切的阻隔与障碍,都只因为一个人,那就是博茨瓦纳-徐的存在。这是一个相当厉害并且恐怖的家伙,他厉害到几乎让人无法想象,而他强大的段和层出不穷的帮扶者,也是让托马丁家族感到非常棘的存在。

    但是现在德普豁出去了,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那就先从他的朋友,他的家人,乃至他的女人下。你博茨瓦纳-徐很强,甚至本身就功力超群。但是你再强,就算是杀都杀不死你,可是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以及你的女人呢?

    杀!

    德普的眼瞬间绽放出一抹无尽的凶狠杀意。他甚至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哪怕就是这件事搅得天翻地覆,最后连带起岛国,连带起annie雇佣兵团,甚至连带起拜迪斯的达咪西或者是华夏国一起狂乱那又如何。

    一个博茨瓦纳-徐的死亡,难道会让所有的人疯狂吗,那样更好,我德普就陪着你们走一遭,打一场轰轰烈烈的国际战争。

    他相信自己身上一直流淌着的都是托马丁家族不屈不挠的血液,他甚至在一刹那间下定了决心。他会像自己的父亲一样,亲自踏上那片土地,为了振奋托马丁家族的更加强大,他现在可以抛却一切。

    “我同意!”德普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他抬着头,倔强的抬着,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名刚刚打了败仗回家后又获得了父亲支持的孩子,他的眼带着刻骨铭心的痛,那是因为托马丁家族不得不付出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代价。

    甚至还要更多,因为还要买凶!

    但是此刻的德普没有办法,他需要报仇,需要替自己的父亲出这一口恶气。但是凭借目前自己的实力简直是太弱了,甚至于他都无法掌控托马丁集团。所以联盟与借助现场这四个人身后的所有力量,那才是目前德普不得不做的事情。

    “不,德普,你不能这么做,我不同意,你不能代表托马丁家族,你不能做这个决定!”没想到一直坐在外围例席会议但是并没有发言权的德佛突然出声,这位瘾君子要阻止自己弟弟可怕的决定。他隐隐的感觉,这个决定的作出,就是托马丁家族走向衰落甚至是死亡的开始。一种无端的惧怕突然涌上了心头,让德佛不得不站起来,强势的阻拦。

    “坐下德佛,我的哥哥,你只是家族董事会的一员,可是现在我们托马丁家族已经于罗斯才尔德家族与眼前的位老朋友成为了联盟。这件事情你并没有发言权,不仅如此,你,还有你,还有你们,我最亲的亲人们,为了家族的利益,请你们走出这间屋子以后就守口如瓶。

    要知道我们的父亲就是为了要对付博茨瓦纳-徐才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要给我的父亲报仇!

    但有一点,我的哥哥叔叔以及伯伯们,我在此承诺,你们持有家族的股份份额绝对不会变。如果你们还相信我德普的话,那就请将你们里的这份股份依旧交给我来打理,我会为你们赚取更多的钱!”

    德普很无奈,他需要稳住自己这帮亲戚们。要知道如果他们集体不同意的话,那么自己将会在这五个人的联盟,成为话语权最少的一位。要知道,此刻除却了自家亲戚们所占的股份之外,自己里面持有的托马丁家族的股份,只有百分之二十五,那样的话,他就和梅耶依琳所占有的一样多。

    德佛终究是张了张嘴,他没有再次作出反对的模样。因为在此刻他已经想到了自己弟弟的处境。德佛虽然是个瘾君子,但他不是个傻子。而现场的状况看得非常的清楚,那就是到如今托马丁家族自己的成员们,所占据的托马丁家族的股份反而是最少的,稍不留神,很可能这个家族现在就会易主。

    猛然间惊醒,德佛挥袖而去:“你们要研究就研究罢了,我们是不想参与的,就当我们没有听到过。但是股份全在你的,我们是要和你和董事会要利润的。我们走,这样的会议不列席也罢,省的在这碍人眼!”

    哗啦啦,列席在外围的几名家族核心人物顿时站了起来,他们谁也不是傻子。托马丁家族这等于招惹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而招惹了这样的强者,势必最后的结果就是不死不休。

    而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这些人的下场可想而知,所以此刻离开,早为自己的将来做规划,还为时不晚。

    而就在此刻的卡拉哈迪,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朝露上映射着早霞的光芒,璀璨夺目。一只不知名的飞鸟被陈晓雅惊得乍翅而起,转眼飞向了高空。

    远处博茨瓦纳皇宫静静地坐落在这个新兴的城市之内,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和谐与美好。

    而近处,烟海置业新能源集团驻卡拉哈迪总部的办公大楼建设的美轮美奂,异域风情阿拉伯特色化的办公大楼,到现在还让陈晓雅很不适应。

    不过很美好的是,她站立在椭圆形巨大的观景阳台向外看去,正可见宽大无比的比利尔德河。这条河委婉绵延,一眼望不到尽头。他宽大无比,就像海湾一般的宁静,给陈小雅莫名恍惚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她此刻依然置身于华夏国的烟海市,站在自己海天置业十八楼的玻璃窗内。而窗外,正是浩瀚的大海与徐徐的海风。

    “还记得吗?这样的景色?”陈晓雅抬头,看着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的徐右兵。昨晚他亲自送几位女人回来,就留在了这里,并没有回去。虽然他没有进任何人的房间,但是半夜小艺房间内传出的悉悉索索声,还是让陈晓雅辗转反侧,几乎一夜难眠。

    这个王八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