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乱了,有人一哭,此刻这座无比豪华的别墅内顿时就乱了。

    而好像亨特就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的一般,这家伙转而放开了霍尔德教授,竟然一下子就朝自己的叔叔德普冲了过去。

    “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是你害死了爷爷,是你,就是你。刚才爷爷还好好地,是你故意刺激他,让他再次引发了脑溢血!”

    “亨特,你这个混蛋,你要干什么,他可是你的叔叔!”莫名的德佛竟然很生气的开口,第一次以一个无比强势的态度要阻止他的儿子,并且恼怒的训斥起来。这个瘾君子竟然向前一步,一把抓起来自己儿子的脖颈,直接要向外丢去!

    “你放开我,放开我,没有谁珍惜我的爷爷,你你,还有你,你们都是愚蠢的,只知道金钱和权利,而有谁真正的在乎我的爷爷!”亨特疯了。他指着自己的长辈们,甚至包括自己的父亲。他就这样很没有礼貌的,一个个毫不留情的大骂着。

    “放肆,你很没有礼貌,你这个可恶的混蛋!”啪的一巴掌,德佛很不客气的扇在了亨特的脸上,只一巴掌,就把这个儿子打蒙了。

    “你敢打我,德佛?”

    “打你,是教育你,我以前对你的放纵,或许我本身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父亲,但我依旧是你的父亲!”

    “不,你敢打我,你敢!”

    “将他轰出去!”德佛突然很强势的下达了命令。这位原本的家族继承人还是有着自己的威势的,即便他是个瘾君子,但是他在家族中的地位依旧没变。像这样的家庭,吸毒对他们来说也只是感到好奇尝试一下,想要戒毒是很容易的。所以没人真就把德佛看成是一个真正的瘾君子。

    所以当这位前家族的继承者一声令下,立刻就站出来了几位帮扶者,很快的就将亨特赶出了别墅。

    “德普,我认为我们应该开一个家庭会议,不是吗?”德佛转身看着德普。

    “会议?这不是你应该主张的我的哥哥,不过我首先应该招待的是我们家族的客人们!”德普完全没有把自己哥哥的突然强势看在眼里,他甚至只是稍微的向霍尔德教授表示了感谢,希望他一定要尽到他最大的努力抢救自己的父亲。

    继而就招呼着威尔逊以及一干神秘的来访者向家族会议室走去。而至于其他的亲戚朋友们,此刻的德普已经自动的忽略了,在德普看来,这些人还不足以撼动此刻他在托马丁家族中领导者的地位。

    家族会议室,不仅仅有德普这个主持者,还邀请了托马丁家族一些其他人的参与。其中就有身为瘾君子的德佛。还有德普的几位叔叔与兄弟。但是这些人只是例席会议,他们来并没有发言权。德普想要将这次会议透明化,因为他隐隐的感觉到了,今天来托马丁家族的这些人,目的都很不简单。

    会议进行,由德普主持,首先他自行忏悔,忏悔他不应该和自己的父亲讨论一些事情,激起了父亲病情的再次反复。但是病房内有摄像,大家观看了摄像,很显然问题并不是德普引起来的,而是托马丁自己的不能控制。

    虽然德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并不是主要的责任。

    “好了,今天这个会议由德普主持,但是由我来解释!会议很简单,那就是托马丁家族!

    大家都知道,这是个庞大的家族,是由奥本-托马丁和他的父亲一起建造起来的能源王国。可是大家也都知道,在座的人都是这个家族股份的持有人,实际上,托马丁家族只占能源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

    哗啦,众者哗然。托马丁家族的人膛目结舌。本以为托马丁家族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家族集团,没有想到的是,自家其实才占据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

    “不,威尔逊将军,我想百分之五十一那是以前,就在上个月,老托马丁奥本爷爷已经将他个人持有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转让给了我,这是股权转让证明,还有公正与公证人的材料,您请看!”

    巨大的爆料,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转让,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没有通过董事会,就这么私下里转出去了,并且持有人还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姑娘。

    巨大的震惊简直能让托马丁家族的人吐血,而更大的震惊还在后面,威尔逊接过这份股权转让协议,竟然郑重的点头,承认了它的合法性。

    “不,这是不合法的,完全是违背法律的转让,我托马丁家族有异议,因为现在是我代表着托马丁家族!”德普顿时脸色苍白的做出阻止。

    其实他的最大依仗就是威尔逊,但是不想威尔逊此刻好像并没有在帮助托马丁家族,因为仅仅是这份股权的转让协议,就让德普很疑惑。转让是为了什么,金钱,还是投资?难道自己的父亲突然需要使用一大笔钱?或者说,这笔钱已经大到了他需要转让出家族股份的程度?

    “不,你不能代表!”坐在会议桌对面的佩里朴-索罗斯突然开口,他甚至是看也不看德普一眼,继续的皱眉说道:“其实你就算是代表,那也只是表面上的,甚至现在你手中的股份,还没有我们这些人的多!

    德普,要知道这份股权的转让,我们在座的人,私下里你的爷爷都曾经商量过!”

    “啊,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那是因为战争,那是因为资源,守成,托马丁家族就会止步不前,要知道你们托马丁家族只是站在前面的一个代表,而所有的利益,都是在座的大家的!

    奥本是英明的,他开辟了战争!而战争的消耗是巨大的,所以才有了股权转让的融资。”佩里朴-索罗斯摇着头,他有些无奈,充当着这个解释的人。

    “是要对付那个小子吗,可既然他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为什么这钱需要我们托马丁家族一家来付!”

    “不,是大家的,不仅仅是你们家族,我们每个人手中的股份都拿出去了一部分,因为要筹措资金。也许你的父亲和你说过德普,我们损失了二十多架战斗机,甚至还有一艘航母,而这个,终究是需要有人买单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