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德普已经掌握了奥本-托马丁家族,而托马丁家族早晚都是这个家伙的。其实奥本已经放弃了大部分的权利,他对德普很放心,所以说德普根本就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突然气死奥本啊!

    要知道这可是他的父亲!

    可转而,很多人的脑中又出现了另外一种假设,那就是强势的德普其实完全继承了他的父亲奥本的性格。而奥本只是把托马丁家族的事物交给了他处理,但是有关一些财权乃至托马丁家族背后的隐秘势力,其实奥本还没有完全的交出去啊。

    难道说这个家伙忍不住了,是要趁病夺权?

    这也太恐怖了!

    要知道奥本托马丁家族的权利惊天,在全世界都是一个恐怖的存在,甚至隐隐有传说,其实奥本-托马丁家族与外面的其他的恐怖势力联合,私下里控制着很多小国家的命脉。

    甚至自己这个家族已经强大到了,完全的可以左右山姆国首要领导者的竞选问题,只要托马丁家族愿意,那么下一任的总统或者是首相大人的胜出,那完全都是奥本-托马丁家族说了算。

    巨大的金钱支持,强势的深厚背景,甚至庞大的集团实力组成,让奥本-托马丁家族一直都凌驾在任何权力之上。

    托马丁家族掌控着西非乃至非洲大部分的油气资源,不仅仅是这些,甚至还有澳洲,北美洲,乃至欧洲的一些恐怖的资源。他们在山姆国就是一个超级的存在。也可以说,山姆国,其实就是奥本-托马丁家族的后花园。

    很多人在心中想着,但是他们却不敢随意的说出来,只能是眼神中透漏着无限的担忧,如果老爷子真的抢救不过来了,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甚至他们感觉,这甚至是对山姆国的一大损失。

    嗡嗡嗡

    外面直升机呼啸,很显然又有人得到了消息紧急的赶来。德普甚至没有回头,虽然他知道自己身后站着一群人,这些人没有一个向外通风报信的,连电话都没有打一个。但是他知道,把消息泄露出去的,就在这些人中间。

    但是此刻他不能发怒,甚至他不敢发怒,因为后面站着的,不仅仅有他的同辈,还有他的长辈。而要是自己的父亲此刻抢救不回来,那整个家族乃至整个山姆国都要动荡。各大利益都会跳出来,那时候托马丁家族面对的困难根本就无法想象。

    各大利益都会重新洗牌,甚至托马丁家族不可避免的,要面对一次分裂,大分裂。

    哗啦啦。别墅大门被人推开,首先进来的竟然是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这帮家伙们到是很规矩,进门后就规矩的站在墙角各处,后面,焦急的走进来一群人,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威尔逊将军。

    “是将军!”德普暮然转身,神态严肃。

    “德普,发生了什么?”

    “将军,父亲再次脑溢血,正在抢救!”

    “噢,可恶的疾病!真是糟糕透了!”

    呼啦,大门又被推开,雷蒙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继而在不长时间内,也只有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

    此时,在这里已经站满了人。可让德普无比惊讶的竟然是,来的这些家伙们,竟然没有一个身份低于托马丁家族的存在,他们竟然是山姆国著名的对外经贸集团的总裁安东尼,其实他恐怖的身后背景就是这个全世界最大的军火走私商。还有山姆国著名的金融家佩里朴-索罗斯,他掌握着山姆国恐怖的五大基金,其中就包括对冲式的量子基金。

    甚至还有享誉全欧洲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继承人梅耶依琳小姐。据说这个女人相当的可怕,虽然她只有不到三十岁的年纪,但却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第四代中最恐怖的存在,她的一切决定完全被她的爷爷采纳,甚至她完全可以左右这个世界国际战争的走向。

    滴——

    的一声,就在德普还想要与这位九零后的女孩打个招呼的时候,不想此刻手术室的大门应声而开。

    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恐怖的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霍尔德教授和他的助手们终于是走了出来。

    “怎么样?我父亲醒过来了吗霍尔德教授,你告诉我,他究竟怎么样了!”

    沉默,良久的沉默,霍尔德教授无视了德普的焦急和一群人的急迫与愤怒的眼神,老教授最终抬起了头,向大家看了看,这才无奈的宣布:

    “手术,很不理想!”

    “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庸医,不学无术的家伙!”亨特第一个冲上去,一把掐住了老教授的脖子,他下手一点都不留情,甚至想要直接就这样将老教授掐死!

    “你放开我的导师,你这个混蛋!手术不成功和我的导师又没有关系,你要知道,第一次手术是很完美的!”杰西卡冲了上去,他一把就抱住了亨特,他甚至想要和这家伙拼命。

    “不,杰西卡,不,你不能动手!”菲莉焦急的在背后紧紧地拽着杰西卡的手臂,可惜她没能拉住!

    “都给我住手,那就是说,那就是说我的父亲,他!”

    “不,你的父亲还没有死德普,现在他只是睡着了。如果按照医学的观点来说,应该叫做深度睡眠,因为即便是我们为他清理了脑内的淤血,但很可惜的是,脑神经先前受到了再次的压迫,很可能受损严重,他需要自行的恢复!”

    “睡着了,这是什么意思,那你告诉我,究竟要多久能够醒来!”德普竟然失去了往昔的风度,他情不自禁的大声喊了起来。

    “要我看,最早三天,如果超出了一个星期的话,那就!”

    “就什么?”

    “就可以宣布,脑死亡!”

    “你混蛋!霍尔德,我的父亲现在还有呼吸,还有心跳,你竟然说脑死亡,你”

    “不,德普,我已经尽力了,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诊断结果和手术结果的话,你们还可以请最好的医生。”

    “最好的医生?现在就算是全美国,乃至全欧洲医学界公认的医生都站在我们的面前,霍尔德教授,难道你的团队不是最好的吗?要知道你可是全世界公认的脑神经科医学博士!”

    “可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呜呜呜,竟然有人在此刻,突然忍不住的放声大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