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父亲,不,您不要激动我的父亲,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有能力处理好这一切的,你相信我,我这就去约见威尔逊那个家伙,还有,实在不行我会直接去找总统先生!”

    “不,你不应该是约见他德普,你,你你你,你到现在还没有看清形式吗我的孩子?那个混蛋,我们的对手很有能力,是我低估了他,绝对性的低估了他!

    而这次行动,很可能威尔逊那个家伙已经被他收买了,可恶的混蛋,要知道就连雷蒙那个家伙都收到了到了军法处接受调查的传票,要知道他可是我们家族在军方重点培养的力量,他是我们第五舰队的上将军!

    而威尔逊,我不想在下一届继续支持他的任选德普,你要记住,这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饿狼!”

    “可是父亲,我们在政界的部署,我可我相信威尔逊那个家伙,他是绝对不会被一个亚裔人给收买的,父亲,您?再说雷蒙也只是配合调查,而他的政治生命还没有结束不是吗!”

    “住嘴德普,难道你不相信我了吗,你的一切还没有成熟,我们托马丁家族还有很多秘密是暂时不能够告诉你的,因为你根本就掌控不了!算啦,扶我起来,我不要躺在这里,你帮我约见哈根达斯总统先生,我需要见到他!”

    “不,父亲,您的身体,您这样的情况之下怎么还能够工作,父亲,您应该好好的休养!”德普耐心的劝着,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很固执,但是现在可不应该是固执的时候,要知道他可是刚刚做了开颅手术的啊。

    “混蛋,我的身体根本就没事,德普,你是连我想要插手工作的权利也不给我了吗,我还没有把托马丁家族的一切都交给你,还没有!啊”

    “爸爸!不,医生,霍尔德,霍尔德!”

    “奥卖糕的,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说过,你不应该让他情绪激动!杰西卡,菲莉,快,我们需要马上再次的手术,马上!快!”

    老教授根本就在门外一直没走,而精干的专家组成员也一直都守护在另外一间房间内。奥本-托马丁的病情其实非常的糟糕,这个老家伙作恶太多,用脑过度,其实他没有成为植物人或者是痴呆,现在还能醒过来,那简直都是一个奇迹。

    但是这些老专家不会说,因为他面对德普的时候根本就不敢说。

    哗啦啦一群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是医务专家组的成员,并且还有在外面等待着的普斯奥和亨特。

    “不,我的爷爷,你怎么会这样,不是好好的吗!是你,就是你,你激起了爷爷的愤怒,我的叔叔,难道你不知道现在不应该和爷爷谈其他的事情吗!”亨特竟然一改往常的唯唯诺诺的模样,竟然敢直接指责自己的五叔。

    “混蛋亨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不能这样说我的父亲,你这个混蛋!”奥斯普第一时间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堂弟。

    莫名其妙,这简直是莫名其妙。

    “不要吵了,安静,现在这里需要安静!德普先生,您需要在再次的手术单上签字,先生要快!”霍尔德教授的助理杰西卡焦急的拿过一个手术单,他是硬着头皮递到了德普的手中。

    “混蛋,签字,这些东西不应该出现在奥本-托马丁家族。签字,那是你们糊弄平民的东西。你们必须治好我的父亲,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德普抓过手术单直接撕毁,并且愤怒的指着杰西卡的鼻子大骂。甚至他脑子里突然显现出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如果自己的父亲出现了意外的话,他肯定不会放过眼前的这些家伙们。

    什么狗屁的专家学者,教授们,都给我通通的去死吧!

    杰西卡很紧张,他站在当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是立刻就被菲莉拉到了一边:“马上进手术室杰西卡,霍尔德教授需要你!”

    “可是家属还没有签字菲莉,这不符合程序!”

    “,杰西卡,来不及了,我相信我们的手术并不是为了一个签字。是吗,杰西卡!是吗,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杰西卡!”

    杰西卡恐怖的看着菲莉的眼睛,甚至他在这一刻间已经明白了,像他们这样身处特殊的大家族,成为了他们家族的保健医生,其实无论他们成功也好,或者是失败也罢,自己的生命,说白了时刻都在人家的掌控之中。

    是的,既然这样,那还谈什么手术单的签字规避风险,这对这个专家组的所有成员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成功了是他们的义务和责任,失败了,那就是他们必须要承担的!

    所有的后果,都是他们应该承担的!

    手术室的灯亮了起来,看在德普的眼中特别的刺眼,那绿色的幽光,仿佛来自地域的眼睛,让他感到很邪恶,就仿佛魔鬼来收割生命的光芒

    此刻手术室的外面已经聚集了一群人,他们都是奥本-托马丁家族最有发言权的人物。但是此刻谁也不敢说话,只是静静的守护在手术室的外面,他们都在静静地等待着一个结果,甚至连吸食海洛因的德弗也赶了过来。

    此刻他打扮的很精神,换了衬衫,身上早就不见了被亨特抛洒的酒渍。就连精气神都不是那么的颓废了,竟然看起来让人感觉除了那么一点瘦瘦的,与他身份很不相符的廋干模样之外,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眼神中冒出来那么一点对自己父亲手术的担心。

    是的,所有的人都在担心,甚至他们已经知道了原因,原因就是因为德普的到来。本来老爷子已经被抢救过来了,但是就是这个混蛋,又刺激了老爷子,致使老爷子的脑血管再次的破裂,而不得已不再次进入了手术室,再次接受这狗娘养的手术!

    可是此刻没人敢指责德普,甚至他们依次规矩的站在德普的身后,只能是规矩的,连大气都不敢出的等待着。而有的人,心里已经在想,要是老爷子这次真的抢救不过来的话,那会不会就是德普这个家伙故意的呢?

    奥卖糕的!

    很多人猛然间惊醒,甚至他们抬头,就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盯着德普的后背。这简直太恐怖了,这个家伙疯了吗?他难道会是故意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