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徐右兵虽然在这期间回到华夏几次,但与诸女们还是聚多离少。而此刻他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一国首相,其中虽然让自己的女人们感叹,不过谁也没有表示出惊叹。

    是啊,他的能力,以她们对他的看法,他就算做出了什么都不会让她们惊叹,因为在这些女人们的心里,他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而面对瓦纳,众女们自然早就接受了。虽然瓦纳贵为女王,但是在这帮女人们眼中根本就不是一个什么女王。小小的国家,还没有青屿省大,人口不过几百万,还不到一千万人,这要是和华夏国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天地之别。

    与其说她是为女王,但在几个女人们的暗自比较下,这也只不过是位华夏国地级市市委书记女儿般的存在。

    因为真要比起来,瓦纳给她们的感觉也只能是这样。

    韩小艺和韩小雪就不用说了,这两姐妹的父亲本来就是钱木槿,那可是华夏国封疆大吏般的人物。而陈晓雅此刻富可敌国,简直可以与瓦纳平起平坐。甚至以陈晓雅此刻集团的势力,哪怕就算离开了卡拉哈迪,那在国际上的身份也已经挤进了国际百强集团。

    虽然说这些财富都是无形的,还多是负债经济。但是恐怖的是烟海置业新能源已经在香港上市,此刻的烟海置业,原始股已经翻了几百倍,早不是当初那个局限在烟海市的烟海置业可以比拟的了。

    而这一切的功劳,都离不开烟海置业最新聘请的总会计师许西莱,他是烟海置业最新的会计总监加集团副总策划师,年薪都是百万计。

    “咦,应该还少了一些人吧!”陈晓雅轻轻地用钳子夹着一只硕大的龙虾腿,一边剥,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徐右兵。

    “哦,少了谁?”徐右兵喝了口白兰地,吃了一口爬虾肉,满足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跟你说啊,男人嘛,有了成就最应该干的就是两件事,第一件呢就是光宗耀祖,这个你还没干,第二件呢就是赶紧娶老婆,多娶老婆,这不是你们卡拉哈迪法律允许的吗?

    而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老婆,那应该是岛国女人才对啊,所以我认为少了一个!”

    噗!

    呃!

    “这个,那个”

    兵哥顿时满口苦涩,他感觉今天这个宴会是不是应该到此为止了,女人们都累了,应该早点歇歇了。

    而与卡拉哈迪首府博茨瓦纳欢乐无比的情形正好相反的是,此刻在西太平洋某个专属的小岛上,奥本-托马丁家族简直是迎来了历史上最为悲催的事情。

    奥本-托马丁先生突发脑中风被送往家族医院进行紧急的救治,到现在为止,还在抢救中

    哒卤门岛,托马丁能源家族世代居住的地方。在一座座靠近岛中央的半山别墅外有一条修建了很久的笔直大道。一架庞巴迪挑战者呼啸的在海岛上空盘旋了一周,最后稳稳地降落在了这条堪比机场跑道还要平整的平坦大道上。

    而等飞机停稳,舱门打开,一个非常儒雅的中年男子快速的走了下来,在他的身后紧紧地跟随着两名身材高挑火爆,穿着丝袜套裙,戴着黑框眼镜,一副职业秘书打扮的美艳娇娃。

    “爸爸,你怎么才来,爷爷都快要不行了,你”

    啪,啪啪啪!

    “混账东西!不得胡说!”德普-托马丁狠狠地扇了自己儿子普斯奥几个耳光之后,精干无比的目光这才看向了这个不成器的家伙。

    “你不在世纪大楼总部,来到这里干什么,普斯奥你这个混蛋,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一会我就会和你清账!”

    哼!

    德普-托马丁主宰着奥本-托马丁能源集团所有的事物,他简直可以说是日理万机。托马丁家族掌控着世界上几乎五分之一的能源,连他都到了,可以说奥本-托马丁这次的病情,很不乐观。

    此刻其他别墅中一双双眼睛紧紧地顶在这条路口上,对于德普此刻的一举一动,别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爸爸,德普回来了!他可是一年都不会出现在这里一次,看来这次爷爷的病真的很危险了!那是不是你应该早做打算了我的爸爸!”一名满脸阴险的家伙转回了头,他很无奈的看了一眼到此刻还依旧窝在沙发里的父亲。他对自己父亲如此的窝囊状态非常的气愤,都是托马丁家族的精英,凭什么自己这一脉就不受爷爷的重视。

    “早做打算?亨特,我们的打算就是啥打算都没有。托马丁家族倒不了,只要有你五叔在,我相信我们托马丁能源集团还是这个世界上的霸主。而至于你的爷爷,老啰,是该歇歇了。他甚至把那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了奥普斯,我想这应该是他年老以后最糊涂的一次决定了吧!

    只可惜这个家伙真是不成器,枉费了你爷爷给他的这个机会啊!他就像烂泥一般的扶不上墙,但没办法,他是非要把他扶起来。可不想这次不仅仅是想要粘到墙上都粘不住,反而把他自己给气病了!”窝在沙发里的中年男人继续往自己的嘴里面灌了一口酒,这才喘了口气继续说道。

    “其实什么东西都比不上大麻,在我的认知中这是让人最舒服的东西,有了它,我就拥有了一切,而其他的,都不如这东西!亨特,要不,你也来一口?”

    “,你这个混蛋,你永远都是托马丁家族中最没有出息的一个。你根本就不配做我的父亲!你这条死狗,你这个垃圾,我真的对你失望之际!”亨特愤怒的抓起了茶几上的酒杯,一股脑的将杯子里的酒全都泼在了他自己父亲的脑袋上,这才大骂着转身而走。

    他要去迎接自己的叔叔,迎接德普。他知道,就算自己再讨厌这个叔叔,甚至哪怕想要他立刻死去,但是他也要迎出去,因为此刻他根本就没有任何选择。

    德普一路前行,一路上遇见的人急忙驻足纷纷低声下气的和他打着招呼。但是德普只是稍稍的点头,他没有停留,直接向家族中那座完全封闭的别墅快速的走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