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呵,这就是你们的依仗?你们的后手。鼓动其他国家出来反对我们对你们的打击,你以为这就能够阻止我们兵哥的愤怒吗?

    不自量力!”

    华雨哈哈大笑,他太了解徐右兵了,如果奥本-托马丁做的是这种打算的话,那情况只会更糟。

    因为徐右兵绝不是个一般的家伙,这个可恶的家伙只会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如果有人胆敢站在他的脖子上拉屎,那么他一定会还不等那家伙站上去的时候就把那个家伙的脑袋拧下来当夜壶。

    而果不其然,就在电脑画面上各大安保兵团虎视眈眈的对垒之际,突然就见天空中密密麻麻的出现了上千架大黄蜂。这可是挂载着aim-9l响尾蛇空对空导弹、aim-7麻雀导弹与恐怖的幼畜空对地导弹的实弹战斗机。

    恐怕兵哥一怒之下命令开火,瞬间就会灭了十几个安保兵团,与世界为敌!

    而就在华雨还在想这些战斗机会不会开火的瞬间,就见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战机已经展开了阶梯型的打击。

    顷刻间无数的空对地导弹迅速发射,就如同九天之上降下来一场火雨,刹那间塔伊利尔市郊区便陷入了一片荒芜。

    那里腾起了层层叠叠的蘑菇云,蘑菇云瞬间扩大,扩散,掩盖了一切。无垠的烟尘和浓烟,笼罩了整个卡拉哈迪,博茨瓦纳再次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国际上震惊了!

    通过卫星实时观看战况的奥本-托马丁竟然一口老血吐在了自己的酒杯中,他刚想矜持的故作没事的样子将酒杯放下,不想再次一口老血喷出,正好喷了个对面与他对坐的柏拉图斯满身满脸。

    “太太太太嚣张了!他他他他,他竟敢与全世界为敌!”

    “爷爷,爷爷您怎么了,爷爷您要保重啊!”

    “咳咳,奥本,那个奥本,你,你可不能”柏拉图斯斟酌着词语,他很想劝解这个自大的老头。而在柏拉图斯看来狂妄的不仅仅是博茨瓦纳-徐右兵一人,其实更狂妄的,就是眼前的奥本-托马丁。

    现场已经乱了,不想奥本-托马丁竟然气的当场吐血。本以为以他的算计,博茨瓦纳-徐只能是委曲求全,按照他的意图走,甚至是投靠奥本,作他忠实的走狗。在非洲地区,这样的国家不少,做一条米国人的狗又如何,难道我还保护不了你吗?

    可不想,狗急了竟然疯咬,狂咬,乱咬,我尼玛完全的失策啊!

    “给我叫威尔逊,快,给我叫威尔逊!不,还有哈根达斯,叫他们来,我们要宣战,要对他宣战!”奥本疯狂的吼着,他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恶气,一个小小的,弹丸之地的小国家,竟然敢骑在自己的头顶上拉屎,他简直是活腻了。

    而此刻的柏拉图斯抽出了自己的手绢无奈的擦着满身满脸的鲜血,这口老血完全没有浪费,尼玛竟然全喷在了自己的身上。艹,你奥本太不是个东西了,你简直就是故意的!

    是的,柏拉图斯就是这样认为的,他认为第二口血,奥本明明能够转动他丑陋的就像个老树皮一样的脖子喷向别处,可是偏偏,他却正对准了自己的头脸。

    这一瞬间,柏拉图斯突然下定了决心,他一定不能让这场战争打起来,哪怕他就是个很没有能力的联众国秘书长。但,那又如何,我既然是秘书长,那就要起到秘书长的作用。柏拉图斯甚至一刹那间灵台一阵清明。山姆国操纵着联众国已经几十年了,而今天,到了我柏拉图斯这一届,我就必须的强势一回。

    要知道此刻谁也没去看电脑,他们的心思竟然全在奥本这个老家伙的身上。是啊,奥本的生死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要是这个老家伙死了,恐怕他们家族内部,首先就会来一场战争。

    但,此刻电脑的屏幕画面上突然出现了多达十几处的警告波动,细细观察竟然是卡拉哈迪境内各大安保兵团的变动。

    除了山姆国和星国,兰西国,奥国,等十几家和米国有着战略同盟国联系的安保兵团们迅速的向事发地涌动之外。现场卫星画面看的清清楚楚。

    岛国、华夏国、阿联联众国、拜迪斯、牙加国等十几个国家的安保兵团竟然直接向博茨瓦纳皇家府邸涌动,大有全力协同卡拉哈迪皇家警备军,强守皇城的架势。

    啪啪啪

    快速的点了几下世界地图,通过精确地军事卫星,看到的画面简直让柏拉图斯吐血。就在山姆国还没有做出反应的时间,岛国的皇家舰队已经出动。岛国皇氏的驱逐舰,巡洋舰,补给舰,甚至是战略舰组成的庞大编队再次向几内亚湾驶来。

    而远在万里之遥的annie皇室雇佣兵团直接派出了两膄战斗级别的航母编队,直接驶进了大西洋。于此竟然非常默契的与岛国皇家舰队形成了大西洋与印度洋的包围形式。

    柏拉图斯再傻,他也看明白了态势,这两处最有力的行动,那完全就是来支援卡拉哈迪的啊!

    可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起,托马丁-普斯奥立刻上前一把抓起了老式的古董话筒,语气很不客气地说道:

    “喂?你是哪位?有话赶紧给我说!”

    “嗷,你好这位先生,这里是山姆国五星上将威尔逊将军的办公室,我是他的秘书。很抱歉先生,将军阁下现在正在赶往白宫的路上,恐怕他今天不能去你们托马斯家族会见奥本先生。我只是按照将军大人的意思,向你们表示歉意,实在是抱歉了”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的声音特别的刺耳,因为此刻屋内实在是太静了,任谁都在屏住呼吸,静静这听着电话中的内容。而老式的古董电话机一个最不好的毛病就是通话声音非常大,只要是屋内安静,那么很多人都能够听到通话的内容。

    “这个混蛋,这个狡猾的混蛋,爷爷他!”托马丁-普斯奥非常的愤怒,竟然一把摔了奥本最喜欢的老话筒。

    一见话筒被摔,奥本没来由的就是心脏一疼,但是他强作镇静的说道:“一定是发生了更厉害的事情,一定是卡拉哈迪的局势更加的恶化了。普斯奥,你太没有礼貌了,你怎能够以这样的态度和将军的秘书通话!

    混蛋,这很没有绅士风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