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们,你要干什么,博茨瓦纳-徐,你这是完全违反国际条约的,我抗议,我们要抗议。你这是撕毁合同,你这是要对我们山姆国宣战,你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哼,死到临头了还像疯狗一样的大喊大叫。对不起,抗议驳回!把他们给我押下去,关起来,不过给他们一台电脑,一定要让他们看到,看到我是怎么灭这帮无耻的混蛋的!”

    傻子!

    不!

    这家伙一定是个疯子!

    不!

    此刻在山姆国这五大财团的总裁们眼里看来,徐右兵这家伙已经疯子,像个傻子一般的疯了。

    “他是疯了吗!”

    “是的,他是已经发疯了。他就像笨*一样的,一定会为他疯狂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这是个疯子,十足的疯子!”

    啪的一声脆响,华雨直接一巴掌呼在了高大的戴维斯后脑上:“闭上你的猪嘴,你这头蠢驴,你以为谁都会惧怕你们山姆国吗?你以为谁都不敢招惹你们吗?”

    “你你你,混蛋!小子,你敢打我,你会后悔的!”

    啪啪啪!

    “艹你娘的,打你是轻的,老子还想活刮了你,刮了你知道不,就是拿刀活活的一点一点的剥了你的皮!”

    又是一连三巴掌下来,华雨可不给戴维斯任何面子,他管你什么尼阿波利矿业集团的总裁还是什么能源公司的大佬的。在他的眼中,只有兵哥。兵哥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更不允许任何人胆敢质疑或是违反兵哥的决定!

    哼哼,不老实,哥就教会你怎么样给我变老实点!

    啪啪啪

    又是三巴掌,连续的大巴掌直接打掉了所有人的尊严,带来的突然是满满的忌惮。

    简直是秀才遇到了兵啊,和谁讲理去。

    “那啥,我刚才没说话啊!”

    啪啪啪!

    又是三巴掌!

    “卧槽尼玛的,谁让你说话了,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刚才打你是因为你默认了,不说话你就是默认你自己错了!现在你还敢说话就是反抗,就是不老实,就该打!”

    呃!

    戴维斯直接晕了,因为无尽的屈辱,还有无尽的窝心与冤屈。一名大佬啊,在山姆国风光无尽的大佬啊!能够直接与总统先生对话的大佬啊!就这样憋屈的连反驳一下都不行,更不要说还想反抗了。

    “戴维斯总裁,戴维斯!小子,你混蛋,你不能侮辱戴维斯,他可是我们山姆国能源界的十大总裁之一,那可是能够直接与我们总统先生”

    啪啪啪

    “尼玛的总统先生,和老子有个吊毛的关系!你再唧唧,看我不削死你!都给老子坐下,规矩点,把他们都给老子铐起来,脚镣手铐都给老子我戴上。电脑搬过来,让他们看,瞪着眼给老子看!”

    呼!

    直接从旁边端过来一杯茶水,华雨是看也不看,呼啦一下就泼在了戴维斯的脸上。就听‘哇’的一声惨叫,戴维斯一个高就蹦了起来。

    这可是滚热的茶水啊,在这间临时的羁押室内,地勤工作的小屋内,几名地勤刚沏的热茶。

    “哎呀呀,我的妈呀!”

    “他说什么?他在叫什么?什么蚂蚱?”

    “不,首长,他在说mother。就是妈妈的意思!”一名地勤急忙对华雨紧张的解释着,因为只看军衔,这名凶神恶煞的家伙竟然是个少校。哎妈呀,少校啊,多恐怖的存在!

    “啥,他在叫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尼玛的,米国鬼子也有妈啊,我踏马的还以为他们就是从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呢。原来还是有妈生有爹教育的玩意!”

    “不,首长,他们有妈妈,不过他们的妈妈一般都很少教育他们,他们的爸爸也很少教育他们,听说在米国,教育主要依靠社会为主,毕竟人家宣称是全球最好的能够接受教育的国度吗。

    还有,这位首长,他可不是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因为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那是孙爷爷,孙行者!你可不能侮辱了我们华夏的猴子,他们啊,连猴子都不如,要我说,最多就是个充话费送的!”

    噗嗤!

    这个地勤很幽默,一句话竟然逗笑了所有的人。

    “不要认为我们听不懂华夏语,你们竟然都是华夏人!可恶的华夏猴子!你们才是充话费送的,你们这些低劣的民族,低等的生物,你们放开我,否则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们的!”戴维斯疯了,徐右兵没疯,华雨没疯,我们可爱的大唐二土也没疯,反而是这个米国佬是彻底的被华雨一伙折磨疯了!

    “华夏人,华夏人怎么了。不仅仅是华夏,你睁开眼睛看看吧!”

    此刻,令人震惊的是,就在驻守在塔伊利尔市的山姆国安保兵团们对东郊公路上的卡车发射了炮射导弹的同时,突然就见几百枚精确制导的火箭炮轰然而至。数十枚直接拦住了正在空中飞行的炮射导弹,其他的径直射向了山姆国的安保阵地。

    轰隆隆不住的爆炸声连绵起伏,随后还没等这茬火箭弹完全的爆炸完毕,紧接着第二波,第三波又在半空中依次赶到。

    “我的安保兵团,尔等怎敢对我实施军事打击,尔等”

    噗,一口鲜血再也没能憋住,戴维斯这次是真的晕了过去!

    “泼醒他!用热水!”

    “报告首长,热水还没开!”

    “烧开了!”

    “是,首长!半开的行不!”

    “行!”

    哗啦!

    这次不是用茶杯,而是直接用电热壶。一电热壶半开的热水兜头浇下,温度能有六七十度左右,就听一声凄厉的惨叫,简直不亚于骟猪。

    “你们惨无人道我要,控告你们!”戴维斯悠悠的转醒,可是眼神已经变得凌乱,早没了先前的精气神。一个让人敬仰,并且声震全球能源界的大佬,不想只几个回合,就被华雨收拾的简直没了一丝人气。

    “人道?就你丫的还想人道?喂,醒醒来,你睁开眼睛看看,你的安保兵团,还有你想打击的运输车队!小子,你目标能不能远大一点,能不能胆大一点。你就算动手,你也别竟挑软柿子捏呀。

    你看你欺负几个押车的干什么。一百多个押车的战士啊,就这样被你们杀了。告诉你,现在老子就要为他们报仇,跟你讨个说法。看到了没有,兵哥炸毁了你们的安保兵团,下一个就是你们的五家矿业集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