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仓皇中被人撵的就像个兔子,威廉一伙重来没有这么憋屈过。敌人开着卡车追了过来,车顶上架着机枪狂扫。威廉他们只能放弃了公路,分散开来跑进了荒野。

    后面枪声不断,追兵已然临近。威廉一使劲越过了一个水坑,紧接着一不小心被一处茅草绊倒,人滚出去老远。卡车打开了远光灯,在原野上照射的更远。显然人是跑不过车轮的。在这片地区,卡车在原野中驰聘没有任何障碍。

    哒哒哒哒哒

    一阵密集的子弹扫来,于凯瞬间跃起,脚下用力一蹬,伸开胳膊一把就抱住了刚想要站起来的威廉,向旁边猛地滚出去能有几十米远。

    匆忙中m16已然撒手,丢掉了不知在什么地方。没了武器更加的悲催。两人只能是从腰间摸出来手榴弹毫不犹豫的向后丢去。

    轰隆隆两声巨响,看得威廉眼珠子都瞪直了。妈的于凯这混蛋简直就是神了,手榴弹直接被这家伙丢进了敌人的驾驶室中,从侧面敞开的窗口。

    “跑,还愣着干什么!”

    前面传来了战友们的吼声,剧烈的枪声响起,跑在最前面的战友们竟然又跑了回来。他们不能够丢下威廉。

    最后的枪榴弹打了出去,轰然又炸毁了几辆卡车。追击明显的慢了下来。后面只剩下了两辆卡车。但这却更激起来敌人的愤怒。简易的rpg又朝这面打来,在夜幕下身后拖着橘红色尾翼的火焰特别的耀眼。

    一把抓起来身边战友的m82a1重狙,突突突三声枪响,失误了。但是于凯毫不退却,紧接着继续开火,命中!

    “不跑了,要死就都死在这里!兄弟们,拿起武器,拼了!”威廉钢牙咬碎。如果不想办法消灭最后这两辆卡车,很显然他们还会被敌人追上。

    伞降队员们都意识到了问题的危险,没有人再反对,直接就地卧倒。

    枪响,瞄准了轮胎,狂扫。

    于凯嘴里面咬着一根草棍,刚才匆忙中没有发挥出来最好的水平,此刻再次端起m82a1重狙,他精确地校正着方向判断着风速,死死地瞄准了卡车的轮胎。

    嗖——

    猛然扣动扳机,卡车吱呀一声怪叫,斜着就冲进了水洼,正是先前威廉摔倒的那处水洼。车上的反叛份子们瞬间就被甩了下来,被摔得七荤八素。

    “冲啊!杀啊!”队友们毫不犹豫,犹如下山猛虎一般的冲了上去,瞬间灭掉了一车残敌。

    “车是好的,还能用!换备胎!快!”于凯鬼精灵,一把拉开了驾驶室的门,朝着驾驶员就是一枪。可这一枪明显就是多余的。前挡风已然破碎,驾驶员半个身子都冲出了车外,显然已经活不了了。

    迅速找到了备胎,从工具箱拿出扳手换胎。

    十几名队员趴在最外层警戒,几百米外枪声不断,显然是另一辆卡车在追击着其他的兄弟!

    “开火,吸引敌人的注意,快!”

    哒哒哒的枪声响起,队员们漫无目的的开火,顿时就吸引了后面的追兵,给百米外的其他兄弟们减轻了压力。

    轮胎换好,威廉组织着手榴弹,命令队员们在荒草地上迅速的制作着绊雷。

    发动,卡车怒吼着冲了出去,追兵临近,却正好遇到了绊雷。十几个人被掀上了半空,卡车已经冲了出去。车顶上机枪倒转,于凯架着机枪趴在车尾,一顿狂扫。

    通过瞄准镜,可以清晰地看到百米外另一辆卡车的状况,车厢内拉了二十几个人。他们端着枪,打的自己的兄弟们就像筛子一般的倒下。

    “快,冲过去,救人!救人!”威廉嗷嗷大叫着从副驾驶的车窗内爬上了车厢,直接端起了车顶上的轻机枪对着前方的卡车就是一顿狂扫。

    枪榴弹已经打完了,如果此刻还有的话,只需要一枚枪榴弹就可以将他们炸个人仰马翻。

    嗖,一枚76mm的狙击枪子弹直接打在了车顶的前翼上,威廉迅速的被战友拉在了车下。

    “有狙击手,大家小心!”

    “我靠,在你祖宗面前玩刀。”于凯恼恨的将轻机枪递给了战友,自己端着m82a1重狙将枪管漏出了头。

    嗖嗖嗖127mm的狙击弹直接射向了驾驶室,三枪三中,反叛军的卡车顿时失去了控制,一头扎进了草丛中再也不动了。

    嗖嗖嗖,快速的跳下了卡车,于凯猫着腰端着重狙继续点射,下车的反抗军一个不留,全被击倒。

    车上的敌军顿时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急忙从卡车的另一端跳下,可显然已经晚了。再次两枪射出,一枪正中油箱,另一枪直接砸在底盘上,火花迸射。只可惜预想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卡车竟然没有爆炸。很显然,那是柴油车。

    不过威廉已经带人冲了上去,战友们迅速跳下了卡车,寻敌全歼。

    迅速汇合,清点人数,竟然损失过半。威廉心痛不已,甚至非常恼火。他有些后悔自己的逞能,非要带队伞降突袭。他再次明白了自己和徐右兵之间的差距。如果这次是兵哥带队的话,威廉相信兵哥绝对能够带着这帮精英们全身而退。

    但是消灭了这一车人,后面的追兵们依然不想放弃。他们在后面穷追猛咬。显然自己屠了他们的村庄让他们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而这一车死的都是身着沙漠迷彩的安保队员们,因为他们的脖子上都挂着铭牌。

    摘下了他们的牌子,拍照发回了后方,队员们火速登车,直接向公路驶去。

    威廉不想和这帮家伙们纠缠,这帮反抗者就是疯狗,打不完的疯狗。如果自己猜的不错的话,威廉相信安德利已经得手,如果卡车全速的追击,很可能与安德利汇合。

    队员们全都挤进了后车厢,于凯继续留在车尾部。他旁边就是两名机枪手,他端着m82a1重狙通过瞄准仪时刻警惕着追兵的状况。可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显然敌人只有这几辆卡车,在加大了车速之后,迅速的摆脱了他们。

    所有人都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这场仗打的有点憋屈。不过总算是突出了重围。作为伞兵,被包围没有什么怨言,要怨恨的话只能怨恨这辈子命不好,做了杀手,而后又做了伞降突击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