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尼阿波利矿业集团与圣保罗5m公司、明尼苏达能源集团以及波多尔京能源集团和富国银行俱都是与奥本-托马丁新能源公司有着巨大关系的山姆国名企。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可想而知,他们必都是受到奥本-托马丁集团鼓动的前锋。

    经过数日的交涉,不想卡拉哈迪依旧态度强势,不但没有放人的迹象,并且提出要追究责任。

    而很显然,卡拉哈迪之所以如此强势的态度,是与交涉方的代表团所提的要求有着巨大原因的。山姆国请来了著名的律师团,这个律师团专打国际争纷的经济案件。罗伯特是山姆国金剑律师团的首席大律师,今年四十五岁,正是他律师事业的高峰时期。

    平时总喜欢穿一身利落的高档西装,带着金边眼镜,留着精致的小胡须。满面严肃,即便是与他最熟悉的人在一起,也不苟言笑。看起来就是一个高端的法律工作者,并且在西方法律界享誉盛名,打过的国际经济案件数不胜数,大都因为他的引经据典,言辞牟利获胜。

    罗伯特最擅长的就是找出对方的漏洞,在法庭上将对手一击而溃。他毕业于芝加哥法学院,在三十岁成名,以世达国际仲裁案闻名于世。

    并且最熟悉国际仲裁法,国际法的政策。以及国际贸易、反垄断法、反倾销法,国际投资以及国际金融法。

    他在四十岁的时候就走到了事业的巅峰,带领着他的律师团队征战世界各地,被行内乃及业界人士评为最佳金融业务律师团,最佳大型股上市业务律师团,最佳国际金融衍生业务律师团。

    在一个明媚的早晨,罗伯特依旧像往常一样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在秘书劳伦刚刚为他送上了一杯手磨咖啡之后,律师事务所就迎来了一个最尊贵的客人。

    来人是山姆国尼阿波利矿业集团的法务部代表,也是罗伯特先生在芝加哥的老同学埃尔斯。埃尔斯是尼阿波利矿业集团的法务部首席律师,这家伙主要从事能源和自然资源方面的案子。但他的名气以及对国际经济投资这一块完全不如罗伯特,所以让他不得不亲自来找自己的老同学。

    双方见面气氛非常的融洽,埃尔斯开门见山直接提出了集团要聘请罗伯特的意向。

    “你是说你们的矿业集团在卡拉哈迪那个地方遇到了麻烦?他们竟然以危险与恐怖集会的名义逮捕了你们在卡拉哈迪的首席执行官?

    nonono,埃尔斯,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因为这样的理由根本就不成立,一击必破!”

    “罗伯特,我非常明白这个理由的不成立,但卡拉哈迪是一个被联纵国承认的政府,并且那些家伙们的确是违反了卡拉哈迪的法律,所以只能是和他们打官司!”

    “违反了法律?埃尔斯,你是一位很不成功的律师,因为在法院还没有给你的雇主定罪的时候,你自己已经认为他们是违法的人了。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法律一言。法律,在我认为,完全是权利者约束弱者的一种手段而已。所以,你之所以没有成为一名让人佩服的大律师,那完全是因为你不是法律的制定者。

    而在我看来,想要打赢官司,最好的一条途径那就是改变一切,甚至包括权力者们自以为是的法律条款。一个著名的案件,推动法律的变更与改革,那才是一名人法合一的高级律师。”罗伯特非常严肃的看着埃尔斯,此刻的他端着精致的手磨咖啡一边喝着,一边出口成章的教训着他的这位同学。现场的会晤就好比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学讲师,正在训斥自己的学生。

    “罗伯特,我明白了,正所谓你是法学界的精英,你让我看到了法学界的未来。可是要知道,我们公司的随员们的确是冲击了卡拉哈迪的能源与建设行署,并且他们对行署内的一名女官员做出了禽兽般的行为,并且差一点酿成事实。”

    “哦,你是说前段时间被传的沸沸扬扬的女干案子吗?还是你们矿业集团去女干一名国家能源与建设部门的主任。哈哈哈,的确是有意思,在那个荒芜的弹丸之地。可是埃尔斯,你认为这是重点吗?”严肃的目光瞅向了埃尔斯,并且带着无比戏虐的神情。

    “罗伯特,这的确是引发事情的原因,并且随员们已经被羁押,在卡拉哈迪接受了非常残忍的报复,而根据可靠的消息说,他们很有可能被处以极刑。当然,卡拉哈迪方面可不仅仅认为他们是强女干,而是认为他们人为的制造恐怖与骚乱,罪名是危害社会罪。”

    “放屁埃尔斯,据我所知那是一个非常糟乱的地方,是博茨瓦纳-侯赛因创造了那个国家,一开始那里只是一群完全不开化的土著,甚至不会有什么人懂得什么所谓的法律。

    他们那里的女人就像狗一样的随便,只要大街上看上眼的,就会随便被拖进小树林或者是山坡上随意而为。对待这样的民族,你认为适合使用这种法律吗?

    她们的姓生活乱的一团糟,那里艾滋病横行,姓病蔓延,简直可以说,是一个人类最低级的荒蛮世界。埃尔斯,并且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一条不成文的法律,但是却在那个地方非常的适用,那就是在那个地方,千万年来,已经深入到了每一个人内心中的行为准则。

    埃尔斯,有时候你要知道,行为准则,就是法律!他们都是信仰着严格教义的阿拉伯人和中东人。而你想想,对于阿拉伯人和中东人,他们如果遇到了这种事情,会怎么处理呢?”

    “我的天那,你简直就是我们法务界的神话罗伯特,这官司必须要您来接手,我相信您精致的团队,一定能够帮着我的老板打赢这场官司,不仅如此罗伯特,正如您所说的,一个高明的律师,那就是法律的制定者!

    而在我看来,您就应该是卡拉哈迪法律的指定人!这一点,您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埃尔斯肃然起敬,面对罗伯特,仅仅是几句话,就让埃尔斯看到了未来。这家伙当即排板,亲自代表他的老板,以巨大而又非常昂贵的价钱,当场就聘请了罗伯特为他们这次案件的主打律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