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寻求国际支持,不是徐右兵目前唯一的办法,但这一步迟早要走。卡拉哈迪现在的状况非常的糟糕,就如摆在明面上的蛋糕,人人都想来吃一口。

    而属于自己的蛋糕,并且是已经到嘴了了的蛋糕,兵哥怎么可能让给别人。

    但一个很浅显的道理就是,这个蛋糕太大了,一个人肯定吃不下,那么必须要邀请朋友过来一起吃。

    就像是过生日,那么大的一块生日蛋糕摆在桌子上,一个人吃不仅仅吃不完,还有可能吃撑了,吃出毛病来。不仅仅如此,重要的问题是,人不能没有朋友,难道你的生日要自己独自一个人进行庆祝吗。

    那样的下场是很可悲的。

    同样,引申开来,没有朋友的人生,或者说,独自一人庆祝的生日,势必是令人悲催的。

    与柏拉图斯谈了很久,足足能有二十分钟,兵哥放下了电话。谈的不是很理想,当然,兵哥也不认为自己一提这样的要求,人家就应该立刻答应。只是一面之缘,此前并没有任何交集。再说卡拉哈迪的国际身份实在是低微,唯一能够吸引全球注意力的一次,还是那次面对全球的招商会议。

    轻轻地放下了电话,兵哥起身向办公室的内室走去。卡拉哈迪的皇宫,是博茨瓦纳-侯赛因时期兴建的,建筑具有明显的中东伊斯兰风格教派的特点。到处都是金碧辉煌,采用了大量的金色和乳白色,以及奢华昂贵的建筑材料。

    这里面不凡采用了大量的黄金饰品作为主色调。其墙上的主要装饰物件,以及很多桌椅门把手、以及水龙头等等,都是实金的。

    如此奢华至极,兵哥相信博茨瓦纳-侯赛因也是个穷其一生,努力追求致臻的人生的潇洒儿郎。

    兵哥所用的办公室正是博茨瓦纳-侯赛因生前所用的主办公室。也就是说,这里是国王办公的地方,本应该属于瓦纳办公的场所。但是瓦纳坚决不在这里办公,她说什么也要让徐右兵在这里办公。她的理由很简单,这间办公室是她父皇的,她只要进来就会想念自己的父皇。

    而徐右兵所需要的办公地方又必须是最好的,因为他肩负着振兴卡拉哈迪的一切。包括政治、经济、文化、以及民生。

    所以竟然对调了个,本应该属于国王办公的地方现在却成了首相的办公室,而本来属于卡拉哈迪政教大臣办公的地方,现在却换成了国王的办公室。

    从巨大的国王办公室走向内室,其实那是一个另侧的通道。打开,从内室隐藏的隐门直接走下灯火辉煌的地下掩体,瓦纳就躲在这里。此刻危机已经解除,兵哥有必要亲自把瓦纳接上来。

    一路走来,侍卫们尽职尽责,忠心耿耿。这些贴身侍卫都是跟随着老国王陛下多年了的近卫,是经过层层挑选,精心培养出来的死卫。他们只听从女王陛下的号召,甚至有时候连徐右兵的命令也不会执行。因为兵哥曾经试着侧面的做过一次实验,而实验的结果侧面的反映出了这帮家伙们忠心耿耿的事实。

    瓦纳身边有这些尽职的死卫让兵哥很欣慰,这百十来个人只有一个信仰,他们的信仰就是要倾其一生,誓死保卫博茨瓦纳的继承人,不惜一切代价,人在主子在。

    “战斗取得了胜利,危险解除,进去通报女王陛下,我们现在可以上去了!”兵哥很有礼貌的对着守卫在地宫正入口的两名侍卫说道。

    “是,首相大人!女皇陛下正在等待通知,不过敬爱的首相大人,您可以直接进去接我们的女皇陛下回到王宫!”

    “好的!”兵哥微微一笑,直接进入地宫。

    这帮家伙们对兵哥是非常尊敬的,其实兵哥有所不知的是,虽然他们忠心耿耿的守护着女皇陛下,但是百十来名最忠诚的勇士们却是最明白事理的。因为他们的主要责任就是保护女王陛下,而在这件事情上,很显然兵哥要比他们做得更好。

    很多次,已经记不清能有多少次了,是徐右兵亲自以身作则,以生命为代价换取了博茨瓦纳女皇的安全。很多次,是徐右兵完全不计一切代价,勇斗敌人,不仅仅保护了皇城,还保护了女皇陛下和他们的生命。

    说起来,徐右兵只凭借一个人,做了他们一百多个人所做不了的事物。而很显然,如果没有徐右兵的话,相信博茨瓦纳皇宫早已沦陷,而卡拉哈迪王朝早就不复存在了。

    守卫在女皇陛下身边的最高近卫首长就是老国王陛下的侍卫长塔下,这是一个团队,还包括私人医生阿米尔、厨师长伽尔、以及生活秘书兼任皇室管家阿布拉汉姆。而最让女王陛下信任的,老财政部长的女儿西西里库亚和情同姐妹的侍女伊思-安吉拉。

    所以一听到说话声,这几个忠心耿耿的皇家内臣们是立刻打开了大门,急忙迎在了门口。

    “首相大人,你又打败了叛军吗?我们终于是安全了。神明的主啊,首相大人,您一定就是真主安拉派来拯救我们博茨瓦纳的使者,我们卡拉哈迪最伟大的安拉!”说完众人立刻匍匐在地,对着徐右兵顶礼膜拜,不仅如此,就连先前站在大门外衷心守护的侍卫们也是急忙对着兵哥的背影立刻跪倒,口诵gunm经,大礼的膜拜。

    “我可不是安拉!您们快起来,我只是你们的首相大人,这个可不能胡乱拜!”兵哥一时间尴尬至极,这样的状况发生了已经不止一次了,兵哥真的感到难为之际。但是他在这帮内臣们心中的地位早已超然,更不是他几句话就能够阻止的。

    要知道在这帮人的心目中,国王是最大的。而徐右兵不仅仅在万般危险的状况下帮他们运回了老国王博茨瓦纳-侯赛因的遗体,还不知道多少次拯救博茨瓦纳王朝与危难之中。而按照他们所信仰的教义来说,兵哥又收服了自己的女皇大人,那早已是最崇敬的存在了。

    所以虽然名义上他们都是女皇陛下的内臣,但实际上他们对待徐右兵的态度,早已经不知不觉中,和女皇陛下等同了。甚至是超出了女皇陛下,而达到了和卡拉哈迪王潮的创始人博茨瓦纳-侯赛因一样的高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