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这帮钢铁巨兽此刻不仅仅是霸气威武的突然出现了,并且是一边向这边冲锋进行着包围的状态,一边运用机枪猛扫。

    对于暴民根本就不需要怜惜,这帮家伙凶残成性,刚才仅仅是徐右兵稍微一个照顾不到,就被他们截获了十几名还没有来得及撤离的平民,紧接着就被他们残忍的杀害了。

    所以此刻的装甲车内的士兵们是毫不留情的冲了上去,不仅仅是车顶的机枪狂扫,就连车身所有的射击孔也打开了,只要是看见露头的暴民那就是一顿乱枪。

    而后面的自行火炮更是毫无顾忌,一发发炮弹打出去就跟丢地瓜的一般,毫不留情的炸在了蝮蛇的大货车与皮卡上。虽然这些炮弹的杀伤力并不大,仅仅是演习用的使用聚乙烯降解物为弹头的空包弹。但是在卡车内炸毁顿时就引起了熊熊的大火。而落在皮卡上,整个小皮卡瞬间就成了一个大火球。

    仅仅是这些还不够,装甲车已经冲过去了,厚重的装甲冲进人群,在溃不成军几乎乱成了一团的暴民中完全不减速度的冲撞着。因为这帮家伙只顾着乱跑,根本就忘记了投降。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懂得投降。

    而装甲车内的士兵和驾驶员可不这么看,麻痹的,明明看到哥来了,还不赶紧举起手来投降,竟然还敢拿枪对着装甲车开枪,那就别怪哥哥们不和你们客气了。

    轰隆隆威廉这家伙本身就是一个军火走私商,更是控制着欧洲地下世界所有的军火走私途经。而对于非洲地区武器的走私在威廉来说,这地方就是自家的市场。

    所以下场可想而知,装备着厚厚军用装甲的装甲车碾压过去,瞬间就把一伙暴民们给碾成了肉酱。而那哭爹喊娘的,撒丫子就跑的,甚至是蒙头转向的,一不小心碰到装甲车厚厚甲板上的暴民们,直接脑破人亡。

    我靠,特殊加装的防弹钢板,子弹根本就打不穿,反而是这帮人射向了装甲车的子弹瞬间回弹。弹头已经被撞击成了蘑菇型的样子,再被反弹打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下场可想而知,立刻就在身体里翻滚,旋转,那造成的空腔,直接能有拳头大。

    轰轰轰,后面大马力的发动机,仅仅是声音就震得人耳发聋。自行火炮碾压过来,小皮卡瞬间就被碾压成渣,还敢逞威,直接下辈子吧!

    蝮蛇焦急无奈,第一时间竟然挤到了一个大卡车的驾驶楼内。他一伸手就将卡车的驾驶员给扯了下来,紧随着就是一枪,一脚踢下了卡车。

    此刻势态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得了的了,步兵和机械化装甲兵团抗衡,那纯粹找死,更何况他还没有任何可以用来将这些装甲车和自行火炮炸掉的足够炸药包。

    甚至连枪榴弹都没有配备。

    娘的,不是说皇城内空虚吗,离皇城最近的守备部队也在一百公里之外,想要来援,那也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

    可现在,难道这些战车,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吗?

    “混蛋!”蝮蛇不足的咒骂着,一打方向货车一个摆尾就向一条小巷内驶去。前方就是出路,蝮蛇早已把皇城内的地图印在了自己的心里面,所以对道路非常的熟悉。

    可不想,就在他自以为是,甚至是沾沾自喜,认为在如此状况下,只有自己能够逃出去的时候,却不想卡车的侧身突然就被一辆重型自行火炮塌了。

    巨大的炮筒子直接刺穿了货车的车厢,甚至是炮塔还在旋转。

    “卧槽!”

    真在旋转防,重达千斤的炮塔转起来就像是起重机一般的,突然就将这辆货车给原地吊了起来,紧接着轰隆就是一声巨响。一枚榴弹炮自炮塔滑出,就像一个炸雷般的在车厢内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烟尘,热浪,气流。排山倒海般的扑进了驾驶室的后挡风,刹那间后挡风的玻璃顿时就被炸飞,噼里啪啦的砸在了前挡风上,很不幸的,就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的。爆裂开来的钢化玻璃兜头盖脸的向蝮蛇射来,劲道如同碎石,砸在头上脸上,瞬间就是满头开花满脸血。

    可就这样,这辆自行火炮的速度却是依旧不减,而更是加大了油门将炮塔竖了起来,而这辆货车直接就被自行火炮挑了起来。此刻的威廉坐在这已经不成形了的大货车上,下面的车轮还在飞速的转动着,而整个车身已经离地,就像是被一辆巨型的叉车给挑了起来的一般,任凭他再有能力,也根本就是无路可逃。

    而强忍着满头满脸的鲜血,向后一看,蝮蛇顿时傻眼了。妈呀,自行火炮上面的射击位已经全部打开,全副武装的第一射手和第二射手正架设着机枪对着驾驶室,那模样只要是自己敢推开车门逃跑的话,立刻就会被突突成筛子网。

    “失算了!”蝮蛇小声的嘀咕着,突然他举起了双手,就在驾驶楼内,大声的叫嚷着!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只是一名司机,他们强势的抢了我的车,我只是一个平民啊!”

    轰隆一声,喊话很好用,因为这些卡车确实是反抗氏族的酋长让人上街抢来的。而此刻战争好像已经结束了,地面上乌压压的全是尸体,状况惨不忍睹,基本上根本就不是被抢打的,多数竟然全都是被装甲车碾死的。

    只看了一眼,任凭对多么赃乱恶劣乃至腥臭的环境都不会有任何感觉的蝮蛇,也禁不住胃里一阵翻滚,他几乎要吐了。这满大街的血腥和腥臭之气,简直要比他的蛇窝还要可怕,特别是血腥之气,闻之欲呕。

    “我是平民,我真的是平民,放我下来,我投降,我是被逼迫的,我根本就是被他们劫持的啊!”

    哇

    的一声,蝮蛇还是忍不住吐了,就在打开车门的一刹那间,他看到了那名已经半个脑袋被装甲车碾成了肉泥得的氏族酋长。

    艹!

    一阵狂吐,蝮蛇胃内舒服了一点,不过人更是暗自庆幸,好家伙,酋长死了更好,那就没人认识自己了。而现场看看,这场攻占皇城的战争,自己这边带领的千余人到现在,剩下的还不到百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