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拼了?拼毛线,呵呵!”徐右兵非常不屑的点了支烟,随后回头轻蔑的一笑,看的这帮家伙莫名其妙。都火烧眉毛了,按理说身为带队的长官,就是不做点战前动员的思想工作,那也不能打击士气不是。

    好吗,我们要奋勇而战,你倒不愿意了,这是为哪般?

    可就在十几名安保人员们正莫名其妙的时候,突然就见皇城周边四处突然升起了十几颗照明弹。

    一枚枚照明弹刹那间升空而起,红的蓝的特别的耀眼。而紧随着照明弹的升空,后面立刻跟随着无数的枪弹声与厮杀声。

    “是我们的人?烟海置业的安保大队!”

    “呵呵,正是,冲,做事要用用脑袋!”

    兵哥一支烟抽完,狠狠地将烟头碾灭在了一旁的墙壁上,继而端起了自己手中的突击步枪,这才大吼一声:

    “兄弟们,上!不能等他们都打完了我们再冲出去,那样连汤都没了!”

    “杀呀!”

    哗啦啦

    援兵赶到,顿时士气大振。此刻一直被反抗氏族们堵在城内压着打的勇士们此刻可算是英勇起来。麻痹的,做缩头乌龟的感觉太压抑了,男子汉就应该一往无前的冲上去,在血里与火里面见真章。

    而此刻在烟海市的国安局内,韩小雪终于是弄明白了一切。这名悍匪叫维普顿,是一个被诸国多次通缉的要犯。并且也是在国际上挂了号的人物。

    无怪他什么也不怕,甚至感觉早已无所谓了的模样。原来他早已知道,只要他被抓住了,下场一定是很可怜的。

    那么招与不招其实对维普顿已经无所谓了。因为不仅仅是华夏,就连他自己的祖国也在对他四处通缉。所以可想而知,这家伙在最后的关头,非要求韩小雪来了他才会招供的说法,完全就是他自己纯粹无赖的要求。

    韩小雪弄明白了,双眼无比蔑视的盯着这个家伙。但是却想不到,此刻的维普顿竟然很真诚的说道:

    “你是不是认为我在愚弄你,不,其实我是被你迷惑住了。你太美了,简直就是女神般天使的存在。而在我维普顿的人生中,从没有遇到过像你这么拼命而又美丽的女神。我对你招供,是因为我敬佩你!

    还有,你以为他们真的就能从我的嘴里面问出点什么来吗?简直就是做梦!”

    哈哈哈

    维普顿疯狂的大笑,紧接着这家伙很不屑的突然一下咬碎了自己的一颗牙齿,就在国安八处的处长伍思凯大吼一声阻止他的时候,却见维普顿是看也不看的,紧接着将这颗人工制作的假牙给吐在了他前面的小桌子上。

    滴溜溜,碎牙一分三瓣,里面藏着一颗红色的小药丸。

    旁边审讯室的门突然一把被人推开,紧接着风一般的冲进来两名预审员,他们箭一般的抓住了这颗红色的药丸。

    “紧张什么,你们的头呢,叫他来,我等着!”

    伍思凯紧随在后,一听这话顿时知道自己上套了。麻痹的,这小子完全就是在玩自己。

    “你找我?我来了!”

    “好!来的正好。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就在隔壁,像这样的审讯室我见识的多了,恐怕你们这掩饰的看是很不错的隐蔽材料,还是从我们山姆国进口的吧!

    得了,你想知道的我都说了,现在就应该是你承兑承诺的时候了。伍处长,怎么样,你应该还我的自由了吧!”

    “自由?哈哈哈哈,恐怕你想多了!维普顿,我可没说会还给你自由!”伍思凯镇定自若,他确实没说要放了这家伙,但是不把他交出去,或者是不执行死刑还是可以的。

    可这样的人,如果不杀了的话,说实话,伍思凯自己的良心都过不去。所以他现在非常厌恶这家伙的态度,并且为他嚣张的模样感到可悲。

    “那你还是想囚禁我了?或者是杀了我?与其被你们囚禁,我情愿被你们杀了。像我这样的人,被你们抓起来,关在单独的囚室里,其实是生不如死。”维普顿死死的盯着伍思凯,死他并不怕,相反还有点隐隐的期待。

    在西方的地下世界中一直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那就是一定不能涉足华夏,轻易不要踏足那个地方。因为,那里是地狱。他们虽然执行着世界对待囚徒的人道主义,但是在其他方面,这个国度的监狱,完全会把一个人折磨成疯子。

    “呵呵呵,维普顿,你很聪明,但是你成功了。正如你所料的,我将会履行我的诺言,绝不会杀了你。对于你的罪行,我们会组织与罗列,然后提请法官对你进行审判。但我们会向法官求情,请他免除你的死刑。而后,至于是不是终生监禁,或者是其他,那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带走!”伍思凯一挥手。两名预审员立刻上前,押起维普顿就要向外走。可就在这时,维普顿突然大声的呼叫:

    “不,我不希望是被免除死刑,不希望仅仅是这么的简单。我更不希望坐牢,因为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但是我想我的下半生生能够回到德克萨斯州,能够与我相爱的人在一起!”

    “维普顿,你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了,这里是华夏,没有条件可讲!”伍思凯再次恼怒的看了一眼这个家伙,说实话,他真的已经是个废人了。瞎了一只眼,瘸了一条腿。此刻的他再也不是一个谈起来让人惧怕的悍匪了,更做不成一个杀手。

    “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交代,伍处长,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帮我治好我的腿,我的眼睛这个,我说的只是治好而已,要恢复到原样那是不可能了。还有,我希望你们能给我另一张脸,让我可以安然的回到加州!”

    考虑,伍思凯并不着急。对于维普顿,只要伍处长想让他招供的话,那还有着另外很多种方法。但是这些方法究竟会不会凑效,一时间伍处长很不好把握。所以他在思考,他不能因为这家伙的随意一个要求,就随意的答应他。

    “伍处长,我知道你有这个权利,而这位女士,美丽的女士,你们已经不能再进行考虑了,因为我将说出来的问题很重要,很紧迫,它正和你的男人有关。换不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